JackeyLi

每天思緒掙扎在理想與現實,90 後。

留守無用?一名「和理非」的回答

發布於

「反送中」情況沒有因為林鄭月娥在電視機面前,口頭說「真誠道歉」及「即時停止」引渡條例修例工作,便處理民間對撤回引渡條例的要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更改說法,指「沒說整個事件是暴動」,也不足以平息市民對警方在6月12日以武力對待示威者的憤怒,即使無條件釋放涉嫌6月12日「遊蕩」的市民,也未能回應民間對警權過大的訴求,包括:「收回暴動定性、撤控示威者及追究警方濫權」。民間對林鄭月娥,盧偉聰的說法表示沒有誠意,更就訴求設下21號下午五點為「死線」,要求在此期限前政府需正面答應訴求。特區政府依舊保持其具極權特質管治,沒有在死線前再出來講話。


就此,在網絡上出現多個死線後的行動討論,提出過往原有的包圍政府建築物和佔領街道,也有別於過去社會運動抗爭的劇目,例如:阻塞過海隧道、大橋、增加港鐵車程時間等行動方法。有網民更提倡「不割席」、「不篤灰」、「和理非是勇武最強的後盾,勇武是和理非最鋒利的劍」。內容反映網民希望參與運動的市民,不論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和「勇武」人士能夠互相協作,不制造輿論和分化,透過團結合作獲得普羅大眾的支持和民心,使運動更得以維持下去。


「反送中」除了反對中國政府以其人治侵蝕香港法治的保障外,也是對抗中國極權主義的「一元論」式統治,即只容許國家上而下的高壓統治,不容有國家控制的外在意見和思想等。因此,「反送中」背後可牽涉港人對自由民主社會的追求。自由民主社會應具備多元式的文化、意見、政黨、藝術、宗教等等,這都是當代政治哲學家和理論家所提倡,包括:Hannah Arendt, John Rawls, Robert Dahl等。網民強調的「和理非」與「勇武」合作,不互相排斥,恰恰體現社會多元聲音,更豐富香港社會運動的多元抗爭的可能性。


但值得深思的是「和理非」必然與「勇武」是兩組不同位置異議者?「和理非」能否具「勇武」特質?「武」又是否不能得到「合理非」認同?問題不容易處理,需要每個人思考和自己對話,才能有較概括的答案。筆者自問是「和理非」,但希望透過自己文字,寫下對有關問題想法。


普遍對「和理非」固有想法,認為他們只會遊行集會,當大會(例如:民間人權陣線)宣布活動結束後,便會離開示威現場。這樣描述不完全錯,也不完全對。的確,我們眼見大部分上街遊行的市民,在遊行示威過程完結後會選擇離開,但也有市民會選擇自發繼續留守政府總部、立法會等地方,更有團體選擇以絕食進行對政府控訴。這些行為依舊保存「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但亦有比遊行集會宣告離開後更進一步行動。因此,「和理非」不局限或受制於「大台」指揮。


遊行、集會、留守沒用?評價甚麼是有用或沒用,即具有某套可量度標準或可計算的效益,但這樣很容易跌入運動參與者內互相質疑與猜忌的情況。例如:按阻止多少港鐵正常行駛作為標準,行動者便需要按可行時間內竭盡所能阻止港鐵開出。但這個行為得不到車廂內市民理解,只會引來有關行為是激進及「阻人翻工」批評。一些較為中間派市民,很容易認定運動參與者就是「激進派」,市民對運動的支持度也因此逐漸減少。


這樣說是否不應該進行遊行、集會、留守以外的行動?不是。阻礙港鐵、政府建築物,目的要癱瘓政府或社會運作的行動,確實能夠引起關注。但要受影響的市民理解行動目的,便需要一些非參與實質行動的人進入行動空間。例如,當有行動者正在阻礙港鐵運行,有不滿的市民指罵行動者,我們便不應置身事外。我們可以站在行動者立場,以動之以情游說不滿的市民。表達自己都受影響,但支持行動者。「因為政府對市民的方法實在太暴力,不可以隨意讓政府有個下台階,而且過往市民已用盡方法表達意見,是這個政府迫出進一步的行動。」這樣行動者再並非「孤單作戰」,不滿的市民也能理解行動背後的目的。行動就像銅幣一樣,有好一面,也有壞的一面,要讓好的一面表露給更多的人認識和理解。


「和理非」至關重要,是因為和理非重視每人的「道德能力」,包括:正義感、良知、同理心。相信人的正義感能夠驅使每個人在不公義情況下,以不偏私、共同追求自由平等的社會。就此,他們不採取任何激進行動,以減少對待他人的傷害,體現每個人作為平等自由人應得的對待和尊嚴。當有粗暴權力向和理非使用不必要或不合理對待,人的正義感便會驅使自己位在和理非的一邊,共同揭露權力的不正當。但正因如此,和理非也具有「勇」的特質。試問每個人能夠安在家中渡過假日,為何在炎炎夏日在街頭汗流浹背,聲嘶力竭嗌口號?「勇」的特質就是讓每個人走出安穩現況,面對一些不可確定和不可預測的境況,這可能是超出日常生活經驗*。但當選擇行動,勇便作為一種特質,對抗內心的懦弱和恐懼。


「和理非」又是否不可具有「武」?納粹黨人不斷捕捉猶太人並送上集中營準備進行處決,這班手無寸鐵的猶太人拿起所有可用的工具反抗納粹黨人,其至把對方處死,這樣會有人判斷猶太人就是錯嗎?相信武而非完全不可,要視乎實際情況。但當面臨死亡威脅,群眾以適當暴力對抗不正當武力行使,以維持性命保存,這是自求的本能。沒有人會希望市民動用任何暴力,及承受使用暴力的後果及死亡威脅。所有矛頭源於具極權特質的政


從此推論,網民所提出的行動,包括:不合作運動,包圍警察總部等,是否等同「武」?其實不是,他們都只是被歸納為198種非暴力抗爭的方法之一。因此也無需刻意區分「和理非」和「勇武」,也不應再視某些行動是有效還是無效。因為群眾走出舒適帶就是要面對一切不可預測和可確定因素。只要民眾「不割席」、「不篤灰」,共同協力面對不正當權力,民間的行動便有其逆轉性,創出新的可能。


寫於2019年6月22日凌晨 煲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