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弘

大学生,社会观察者,随笔者一名

【心路游記】忘不了這避風塘!

無論是哪一種海鮮,避風塘總是我們香港人無法忘卻的一種獨有我們的口味!

在屯門都已經住了有一段時間,感受到這裏的舒適之餘,其實亦發現了很多小衆的東西。例如藍地大街的風光,市中心的人潮洶湧,青山旁的微風撲面,以及三聖灣的海鮮大雜燴。而今日想和大家分享的,就是三聖這裏的避風塘炒蟹。

口味這回事,并沒有標准的答案。你問我哪一家好食,我會覺得每一家都是等待你開啓的寶箱,裏面各不相同的風味絕對令你食指大開。避風塘意指香港漁民爲了躲避海上風浪的地方,香港海岸綫比較多,所以以海爲生的人固然占到一定比例。漁民們出海捕魚,然後上岸回家,長期的海浪不僅擊打著漁船的外殼,還使得漁民們的内心多了一股對未知海域的寒意。捕魚是不定性的,每天在海洋這個空間中都會或多或少地得到一些東西,而同時你亦要經得起這一份死冷般的寂靜。因此,每天打撈上岸的海產品,是漁民們最值得驕傲的戰利品。

避風塘做法,就是將蒜頭弄成炸蒜,加之以辣椒等辛辣刺激的調味料來將海產品置於大鍋裏用猛火翻炒,配上精髓的生熟蒜,就大功告成。每一樣海產品基本上都可以用“避風塘”這種炒法來烹飪,在舊時代的香港,漁民及漁村總會縈繞著一股海浪的味道以及這一股加工後的獨特香氣。漁民們十分之有智慧,廣東人十分講究“意頭”這東西,所以炸蒜亦被他們稱爲“金蒜”,意味著在海洋得到的這些自然饋贈,通過我們的雙手,終會變成如同金子一般的寶物,來撫慰每一位漁民出海出海孤獨的心。


夜幕初起的時候,從家中出發,搭乘輕鉄來到三聖邨。沿路都是放工一族以及趕回家的學生,臉上的疲倦早已被手上的手機熒幕吸引得死死的,彷佛連靈魂也吸進去了。下了車,便是三聖邨,往前面走,經過三聖廟,就是屯門的海岸旁,剛入夜的這裏顯得格外的熱鬧,和我獨自尋找美食似乎顯得格格不入。隨便找了一家店,就坐下等待點餐的一刻,那是我最期待的時刻。


叫了一隻藍妹,點了一碟避風塘炒蟹和加上一個蛋炒飯,今晚的晚餐就這樣解決了。老闆拿來一個闊口杯,還順帶幫我開好了啤酒,拿起,倒到了杯子裏,氣泡很夢幻地在杯子裏面上升起來。喝了一口,仿佛來時的渴意在這一刻被消滅了大半。周圍很熱鬧,路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椅子以及不同顏色的桌子,每一家海鮮大排檔都有這很絢麗的霓虹燈或者很吸引人的招牌,但大多都是噱頭罷了,最重要的還是師傅的手勢以及食材的新鮮。最好辨認的,就是坐下前的一刻,你能夠問到一股撲鼻而來的金蒜味,大概你就知道已經來對了一半。後厨裏面猶如戰場一樣,爐頭把火勢開到最猛,炭黑的鍋子早已經歷練了每天的燃燒,白烟也似乎早已習慣了從這黑色中漸漸生出,師傅一把勺子把食材和各式的調味料都放進這黑色裏面,橙中帶藍的火焰便會把這一份香氣通過戰場裏面的抽油烟機以及大廳的超大型風扇盡數吹出,聞著這獨特的海鮮與蒜的香味,真想抱著一碗米飯睡在這豐盛的食材中,杜絕一切煩人的打擾。

炒蟹端到我的面前,橙紅色的一幕實屬搶眼。冒著煙的每一個縫隙似乎都在把我的胃往刺激的國度拉進去,就好比孩子們對游樂園的新事物般吸引。夾起一塊蟹腿,外面的蟹殼已經帶滿了蒜頭的汁水和生老抽的鮮味,這種鮮味和食材本身帶有的鮮味碰撞在一起,加之蒜頭和辣椒兩種不同的辛辣感,令你的舌苔從冰啤酒的清涼瞬間一刻到達了火辣辣的境界。但是這種刺激又會使你的大腦不自主地往嘴裏不停塞米飯,米粒和蟹肉包裹在一起,香甜的米粒能夠更激發出避風塘的香辣味道,讓你停不了的手繼續地把東西往嘴裏爬。不一會兒,桌上就只剩下一堆被吸吮乾淨的蟹殼,已經空蕩蕩的飯碗和酒杯,看酒杯上面,還有那些沒有散盡的泡沫呢,就好比大戰了一場,勝利之後仍對過程念念不忘。回響在耳邊的,只有敲鍋子、點單的吆喝,夾雜著海風帶來的清涼與愜意。

飯後散了一會海邊,不同於沙灘邊,海堤上面更能清晰地聽到海浪拍打的聲音,雖然黑漆漆一片,但遠處几艘漁船的微光似乎也爲這個城市的餘暉再接續地點上最後一根煙,也猜不到這烟蒂什麽時候會蒂落煙散。這麽好的風景,一個避風的港灣,在經歷了大戰之後,就變成了擺在餐桌上任人享用的美食,人們都對他們吸吮殆盡,然後隨手遺棄,等到再次想再享用這美食的時候,不知是否能夠再次找到這一份美味,我也説不定。畢竟美食是美食,文化是文化,如果沒有這些漁民們在海岸邊開了這些維持生計的大排檔,誰又能享受這一份獨特的海洋美味呢?人都是得寸進尺的,想一就要二,吃飽了,那就回家倒頭大睡,何須再苦苦纏繞著這一碟美味,還到處宣揚,這種變質的行爲,讓美味瞬間就加上了一股銅臭的味道。

避風塘只是一種烹飪的方式,是這裏獨有衍生出的一種飲食文化。若然加之更多被稱爲創新的東西,那麽它就已經不是避風塘的方式,而是一種新的我們沒見過的東西。又或者我們已經見過,只不過品嘗之後才發現這種新的東西并不適合我們的味道,那麽我們又何須爲了所謂的經濟效益和面子問題而去强行改變我們的口味。口味無法改變的情況下,我們不是爲了大衆而去迎合大家想要的口味,而係通過我們多方面的堅持和弘揚本身的東西,防止這種口味和文化流失,才是我們應該關注的目標。

雖然辣椒和金蒜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畢竟容易上火。但至少大家記得的是以前的味道,并不是一味的守舊。推陳出新絕不是被這些人糟蹋和消滅的藉口,希望有朝一日,仍能在這海港,品嘗獨有我們的避風塘味道。


寫於二〇二二年八月十八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心路游記】菠蘿包

【心路游記】唔該,一杯鴛鴦!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