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弘

大学生,社会观察者,随笔者一名

【心路游記】菠蘿包

一直以來,很想將自己記憶中的事情記錄下來,能夠在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後能夠回味一番,也和當下這一個悲慘的世界作一個對比。常常說不能沉浸回味在過去的榮光了,這點確實不錯,正因如此,我們需要捍衛我們記憶中最美好的時光,若不記錄,若干年後就無人記起原來我們也曾經生活在一個無憂無慮的空間裏……

今日回想過去的一些日子,就猶如發了一場大夢。

老人們常說,人生本就是一場大夢,如夢如幻,夢在心中,幻在其中。往往我們會對以前的一些事物感到有觸動,大概也是一種對現今生活不滿的一種發洩和轉移。

在這兩年的時間裡,由大學畢業到現今的自由工作,我反而多了時間去反思以前所做的一些事情以及兒時的回憶。我常覺得,人不能夠忘本,尤其是你現今的一切都是依賴於過去對於現在的一種希望和奮鬥,才成就今天的你。若果忘了本,就好比一隻沒有心的狗,只懂狂吠,而不懂感恩。

下午久違地嘗了一下菠蘿包這種美食。在這段日子了,戒食碳水已經成為了我生活的常態,為了讓自己保持一個健康的狀態去面對接下來未知的挑戰,在飲食上和運動上我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不能帶著一個好的身體去期待更長久的天空。

菠蘿包在我的印象中並不深刻,是一種香港地美食,形似菠蘿得此名稱。麵包胚外面塗上一層蛋液,撒上一些砂糖,放入烤箱進行一定時間地烘焙,就能得此美食。

香港人下午茶三寶,奶茶、蛋撻以及菠蘿包。幾年前經常來往香港和廣州地時候,我都會找一些餅家地菠蘿包來進行對比,順帶滿足以下自己地口胃以及口味。

結束週四的課程,背上一個黑色地背包,趕出天河,買了一張飛,大概九十幾蚊,然後便等待直通巴回香港。在等待的這段時間,我很喜歡在天河附近搜索下有什麼好食的,奈何找了很久就只有翠華地鳳梨包是能夠入我眼中的。

菠蘿包往往新鮮出爐之後,帶著一股奶香般的仙氣仍繞著每一位饕餮之客的身邊,放在紙袋中仍能感受到出爐之後酥皮膨脹的哢擦聲,這是我覺得最好聽的聲音之一。未碰觸嘴巴已經讓我的胃大展身手了。

在正佳和天環旁邊的一條路上便是等車的地方,我會一邊食包一邊等車,隨身還買了一杯廉價的奶茶,用奶茶粉以及大量的砂糖勾兌而成的工業快速品,以致於口中品嘗過後仍餘留著陣陣酸味,幸好並沒有難以下嚥的感覺,總算能夠撐到車來。

包的口感與香港的有少少不同,包的口感亦是帶點酸味,但勝在入口的酥皮感覺十分過癮,好比你第一次品嘗爆珠魚籽的感覺,酥脆得來生怕酥皮跌落而無法細心地將每一塊都盡數放進口中。在不斷地咀嚼中享受著蛋香與奶香帶來的享受。大概六七口地功夫,便把它盡收肚底。

綠色地大巴開來,前門打開我便沖上車找尋我的座位。車上空調很冷,在大熱天裡顯得格外不搭,車廂裡面是那種香港汽車獨特的氣味,混合了皮革味、消毒水的味道以及汽油和尿素的氣味。座位很軟,放下包袱後,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以及電量,尚好還早,能夠撐到禁區。我便喝了口水,躺在座上放空腦袋。

穿過了廣州的繁華街道,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如同細針一般見縫穿插,拿著電話的,拿著手提包的,拿著奶茶的,拿著串串的,都聚集於大街上的每一個位置上。年輕人很多,也很精神,大家打扮得各式各樣,帥氣的面孔看不到一滴汗水,精緻的妝容上展露著硬氣的眼光,就猶如她們就是這片城市未來的主事者,在歡笑中計畫著如何度過今天剩餘的時光。

相比之下,我好比一個小偷,偷走了他們的悲傷與不快,全數放在了我的眼眸裡,看不到一絲的光明,陪著我的只有一件風衣以及一個黑色的背包,對我來說,簡單地來簡單地走,是最令我舒適的。

華南快速沿線的風光不錯,珠三角地工業群大多能夠在此一一展露。車窗外高速移動的畫面,一輪黃昏的落日照射在我的臉上,那溫度,就如剛剛進入烤爐裡的菠蘿包,帶著一絲溫暖,投身這一個能夠改頭換面,迸發酥脆的過程中。

車子很快到了禁區,下了車,進入過境大廳,安檢之後便快步往巴士那邊走,等候回家的巴士。十來分鐘後,上了車,換了手機電話卡,給老媽發了個短信,就小酣了一會。不一會就已經到了西鐵站的樓下,轉過對面,搭乘電梯登上輕鐵地月臺,拍上八達通進站,然後等車回家。下了車之後,便是我住的屋邨裡面。十分蔭涼,不遠處還開著一盞路燈,似乎與著還沒全暗的天空點綴了一點色彩。我在想,不如也去買一個鳳梨包吧。車厘子那家還不錯,大概6點多也還有菠蘿包。

餅家位置不大,進門便是一股麵包的香氣,右手邊便是擺滿了各式包點的抽屜,白色的託盤上面擺滿不同的包點,把塑膠蓋子打開,放到最上面推進去就能用夾子把包夾到另一個圓形託盤上。雞尾包、菠蘿包、椰蓉包、腸仔包等包點,每次都讓我難以下手,但又想把它們品嘗一番。摸摸褲兜中的幾塊大餅,想想還是沒兩個菠蘿包算了。

依稀記得小時候帶外婆出香港玩的時候,經常在周邊兜轉。餓了就來這裡買個菠蘿包,買瓶維他奶,這樣便草草結束了一頓。當時還覺得為什麼吃得如此地乾癟和生硬,而且對面就有一家大家樂,為何不選擇好的位置。後來才得知,經濟不允許,所以能省一個大餅便省一個吧,畢竟沒有一股大風把花綠綠的紙吹到我們的面前,就算有,外婆也絕不會要,她就是這樣一個人。

我一邊走,一邊吃,全然沒有當年那種乾癟的感覺,和翠華的相比,這個顯然是相形見絀。酥皮已經軟了,包也不算大。但回憶中與外婆一起啃包的日子,如今卻讓我增添了更多的味道。或許是感悟多了,已經好久一段時間沒有回去看望外婆,在香港這個地方,似家非家的感覺讓我頓覺陌生。比起夜夜笙歌的歡樂,我還是會選擇和家人過好每一天,畢竟是他們賜予了我生命和生活,怎能忘本?一邊吃,一邊走,穿過屋邨的酒樓,裡面經已座無虛席,觥籌交錯的聲音響徹整個空間,熟食攤檔手起刀落的動作與聲音,報紙攤年邁奶奶收拾報紙和雜誌彎腰時的一陣低吟,坐在椅子上拿著扇子乘涼的老大叔,都指示著我要加快腳步了。

菠蘿包吃完,便到了家樓下。

天空已經完全黑掉,路燈便是指路最清晰的指引,有了東西墊肚的我,帶著種種憂愁回到了香港的家中,草草地放下東西,便倒頭大睡。結束這看似簡單卻漫長的一程遊行,在夢中,仍想著帶外婆漫遊這一片萬千的城市裡,大大小小的街景,不僅僅是菠蘿包,還有這裡多元的文化,讓她老人家也能一飽眼福。餓了,累了,那就花上幾塊大餅,買個菠蘿包,喝杯豆奶,停下來enjoy這一時刻。

那一晚,睡夢中的我與當下的我,都留下了滴滴的淚水。

寫於2022年8月7日立秋之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