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阿伯

編劇資歷九年,影視幕後資歷十三年,於此之前漂泊零工、粗工、司機、廚房等地。於此之後,庶幾

你有聽過安立......奎嗎?

我在興隆二期社會住宅有一份兼職工作,簡單來說就是用三到六年的報導來交換不用抽籤就可以住在這裡。上周末的報導是新移民美食,行程結束之後和主辦活動的鄰居一起路過了離我們家很近的少龍道宮;所謂的附近,大概就是多數人從家裏到第一間便利商店那種距離。站在看起來像整個社區的豪華住宅前,我們討論這其實只是一個人獨佔的所有物,裡面數百位侍奉他的信眾負責打掃、膜拜、各種層面的生產,再獻出各種層面的產出,供少龍教主各種層面的享用。

聊到邪教,鄰居把話題轉到自己正受直銷所苦:他最好的姊妹一腳踏入之後從此對他們多年來的共同話題失去興趣,開口閉口都是組織和商品、理想和未來,讓我想到某政黨......沒有啦,我打字的時候才突然想到,當下沒有。鄰居問我,有沒有聽說過什麼方法可以拯救他這段人生絕對不想失去的友誼?

姑且不論我的人生中絕對不想失去的友誼失去了七成你根本問錯人,直銷在我的人生中佔了蠻大一篇篇幅:我爸媽全心付出認真做過的事業隨便算也超過五家、高中同學上大學之後把我叫去聽分享會、感情很好的學長不只做到高層還是巡迴講師;幾個月前,某個做調查認識的獵人之子志願役軍官也退伍開始經營花東理想國。

基於對他們的感情導致我不可能將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一刀切就說人家是邪教,我爸媽從來沒有因為他們的工作而減少對三個孩子的照顧,直銷只是沒讓他們賺到過想像中的財富;高中同學在我去分享會呼呼大睡之後被上線瞧不起而大失敗但他現在是什麼臺灣資料三小公司的董事長;學長和軍官做他們自己的,也沒有以任何模式強求過我什麼。

我告訴鄰居,你的好姊妹只是去了另一個世界,阿彌陀佛我不是那個意思,那就像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你在熱戀然後我還是處男、你在準備碩士論文我在天堂跟血盟攻城、你畢業上班兩年職場艱險我還在延畢、你結婚生了小孩時間被雜務填滿失去了身為一個人的個體身分而我竟然還是處男等等,人生中有很多其他的狀態會把本來關係緊密的人瞬間扔進不同世界裡,我們為了各自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就是要順應環境,就是要學習不同的知識語言,那並不代表我們會忘記彼此是誰,情感還是在,只是我對你好的方式從分享一家好吃的甜點店,變成分享這罐精萃無暇無色素無香料無印無標籤無可取代淨透天然能量飲,可內服可外用,如果你用完覺得不錯,認同請分享。

扯了這麼多,不好意思,我根本不知道怎麼挽救你的友誼,我只是覺得情感是不會變的,可能會生疏一點,可能會難懂一點,反正也沒有人可以真的拯救另一個人,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如果有一天他的直銷世界崩解了,記得伸出手接他回來。如果他在那個世界大富大貴,記得跟他借錢,或是告訴他,你這麼賺,我們相處的時候就別推了,來聊別的吧。

話題從直銷退回到邪教,這本質上像是走味的過度分享,同時也好發於我剛去學瑜珈的初期。光是被啤酒肚擋住剪不到腳趾甲快五年,上課一兩個月就剪得到這件事被我加油添醋到處講,其實就蠻邪銷的不是嗎?上了一年半,我在教室裡與不特定多數同學相比,程度永遠排在倒數,豈不像是沒發大財也沒享用到產出,還到處拉下線的底層韭菜?

比較喜歡當韭黃的我每次上完夜間肌力課都會深受心跳與腎上腺太過興奮而淺眠所苦,但周三瑜珈課通常可以送我一夜深層睡眠,平時會打擾我的煩惱躁鬱太冷太熱劇本靈感連線手遊漫畫app被子沒蓋好枕頭歪一邊窗外飆車族很吵之類的雜緒都瞬間消失,我是收入不太夠啦,不然一個禮拜上到兩堂課應該對人生幫助更大。

深層睡眠之外,夢裡面的我打開手機,看到同學群組裡面 Pegasus Kuan 密報她在輔大對面萊爾富看到雞排妹在拍戲,顯然很近的我瞬間趕到,雞排妹頂著一頭蠻醜的髮型在演學生,我很想跟她合照但是曾經是劇組人員的專業阻礙了我身為白目民眾的自由思想,雞排妹下戲之後轉身進儲藏室換掉制服,這是我本人做的夢,為什麼還要有儲藏室這種多餘的設計?雞排妹上了保姆車揚長而去,通報我的那位同學跨上一台紅色微鏽帥氣150c.c.車齡46年的打檔車也揚長而去,徒留我想起午休要結束了,午餐還沒吃。對面有台發財車,兩個外勞排隊等著買沙威瑪,我心想:這真是符合我身分地位的午餐選擇呀,過了馬路,發現沙威瑪的背後,油鍋滋滋作響,被回鍋油炸成深棕色的雞排正起鍋,我深思著要選哪一個還是都買,鬧鐘響了,上午七點三十分,整個天空都是戰鬥機的轟鳴。

怎麼樣?上瑜珈很好吧?歡迎自己找地方體驗,不要來問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