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an

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

我被网友骂醒了,其实我也挺让人恶心的,不过我改了


Photo by James Coleman on Unsplash


也许我缺乏作斗士的资质。前几天看了“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后来又批评了一篇“一位高中生给方方的信”,后来又批评了一篇“美国高官在疫情发国难财”。虽然批评的时候特别痛快,但是批评完了以后觉得胸中闷气已经抒发出来,空落落的。然后在“MATTERS”上被网友批评了。

有的网友说:“高中生不含沙射影,直接学你这样以恶心开篇,你还是会写东西会骂啊。另,某些人‘搞含沙射影这套’会让你觉得深得你心,高中生就是‘搞含沙射影这套真是挺低级的’,“没关注过这个方方,看了你的文章,无聊去翻出这封信看了,还看了方方的回应,其实方方的回应也挺恶心的……”。虽然不多,但是足以让我像淋了一场冷冷的冰雨。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对手的刀枪,死缠烂打、不死不休。然而我不是,我开始反思。我想到了《了不起的盖茨比》开篇句: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虽然对这句话的解读很多,但是就现在的我来讲,就是说不论我是高尚是低贱、是富有是贫穷、是博学是寡闻,都是我自己认为的。别人的观点是正确的是错误、是有趣是无聊、是深刻是浅薄,也是“我”认为的。然而,我没有权力以自己认为对的东西去批评别人。任何人都没有。任何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生长于独一无二的环境中,长成独一无二的个人,形成独一无二的思想。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岂止是一百,两个就会吵得翻天覆地。以这个念头回看我写的东西,确实有些无聊,无异于对牛弹琴、鸡同鸭讲。辩来辩去辩不出个所以然,徒然浪费网络空间。

我就像一个脱离了肉体的灵魂,在天上飘飘荡荡,看着我的身体忙忙碌碌、蝇营狗苟,支持一部分人,反对另一部分人,声嘶力竭摇旗呐喊,冲锋陷阵勇往无前。一部分人血埋沙场,一部分人志得意满。争斗的双方无不自认为掌握真理,可是打来打去,都落的伤痕累累。当国仇变为家恨,所有民族大义到了最后都只不过是私仇而已。世间本无对错,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对的,被打倒的永远是错的。

想到了这一点,我如醍醐灌顶、饱饮琼浆、浑身通透、气定神闲。立即跑到网上,真心的向批评我的网友回复:“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我多次认真看了这篇文章,突然觉得我写的和高中生写的本质上没什么差别。如果两个人吵架,那么谁也不会比谁高多少。真有高下差别的,其实也吵不起来。”

虽然不吵架了,但是终究还要生活在人群之中。如何面对形形色色的观点,如果保持清醒不迷茫,是在看清楚了各种思想本质以后急需面对的问题。是非对错黑白永远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如果有人强迫你认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个人绝对是流氓。

保持独立思考。不论是各种主义、思想、理论,还是路线、政策、方法,不过是摆在桌上的玩具而已,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喜欢的就多看两眼,不喜欢就放到一旁。就像看斗鸡一样,喜欢哪只鸡都可以,但是下场去斗,就没必要了。世界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保持善良。人性的光辉在于善良。善良的核心是为别人。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帮助了一个人,胜过开十几万人的大会自吹自擂。

相信上帝是绝对真理。人类为了解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发明了法律。法律是人定的,法律能被人修改、能被人废除、也能被人践踏。上帝的律法是神定的,任何人不能修改。相信的神,就会在迷茫的人群中找到真理、道路、生命,点亮脚前的灯、看见路上的光。被人误解,去看看《圣经》,误解你的人不过是被他自己的思想禁锢住。被人攻击,去看看《圣经》,攻击你的人不过是冥顽不灵。读了《圣经》,就看穿了人间。读了《圣经》,就觉得天下无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