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Zhu2002

Un bal

發布於

是否每個夜晚

都不需思考來日穿什麼衣服

是否每個清晨

都能從容地褪下昨夜的睡袍

從心臟裡響起

熟悉的聲響

是費里尼說過

提琴的比喻

假如能有一種漫長的舞步

切切雜雜地在光滑的地面挪動

把燈影變成滑稽的兒戲

我也能把那份圓潤的優雅

小心翼翼地貼在安眠時的鼻翼

把睡夢當作音樂與舞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