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3 篇作品累積創作 41699 

哲学为什么重要

island

哲学是一个“基地”,是一个你随时可以回撤的大本营。你如何理解一个社会现象,理解金融,经济,制度,政治,战争,这些要素,这些分支?如果没有哲学作为兼顾和统筹的话,思维始终是浅薄的,是不能拿起来用的,哲学意味着你可以不停的回撤到一个大本营,回到自己这个基地上去,在这个基地下面你可以做...

人为什么会服从?

island

不向欲望让步的唯一方法,就是坚持你的欲望到底,永不把它整合进外部的意义体系里面去。这种坚持能够使得主体性把符号系统撕开,只有这样才能成为自己的主人,才能insert something different。

非如此不可

island

真正的自由不在于已有选项够多,自由在于,你发现已有的选项皆错,你不得不创造新的选项。这种「不得不」,才是你的自由。

我们到底能不能「穿越幻想」

island

所谓「真相」,是一个「主体/你」不得不面对的、和你自己有不可否认、不可割舍、不可抵赖的重大事件。

当孩子问“我是从哪里来的”的时候,到底在问什么

island

“一些问题在问出的时候,其实已经找到了答案。要问出真正的问题,你必须回到那个没有给出前提、没有位置的原初位置,只有在这个“位置”,才会有真正穿透你的问题,引导你揭开迷雾的问题,通过追索这些问题,才能抵达真正的人生。”

让我们尽快开始老年生活吧

island

意识到老年生活没啥不好,在还有健康体魄的时候,就逐渐发掘一些老年生活的乐趣,在重复中找到宁静,在创作中感受年轻,坚固踏实的支持系统,加上半退休的慢悠悠的心理状态,如果同时还在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就是一种某种长期理想的生活雏形了。我们或许可以同时抓住青春,也可以望向终点,早日加入我们老年俱乐部。

行之于途应于心-1

island

做完了一期关于「良好生活」的播客节目。做这期节目的间隙,我也一直在重看何为良好生活这本书,今天看完了最后一页,感动的很想要哭一哭。对书里有些内容突然有了更深的理解,我几乎划线了所有陈老师写到关于”成年之后“的描述,自己31岁了,也经历了一些事情,算不上特别,但也够跳脱。

亲密之于匮乏

island

这篇文章我想先从「匮乏」聊起。叔本华在《人生的智慧》中,几乎每个章节都提到了「匮乏」这个概念。在“基本划分”中写到:匮乏来源于人的内心,对于人的幸福来说,人内在所拥有的才是关键所在。正是由于通常情况下人的内在是很匮乏的,所以大多数生活已经不再匮乏的人本质上还是会感到郁闷,这种情况...

创造之于匮乏

island

在《存在与虚无》中,萨特主张通过“自我创造”来拯救自己,通过自我创造力图摆脱规训和社会现状的制约。自我必须在创造中体现,从创造通达自由,创造赋予一个个体责任。“对无用之事的obsessions” 2020年的冬天,是让我记忆深刻的一个季节,见到了喜欢的人类,有了印象深刻的聊天,但...

no subjects

island

听播客,对一个观点印象深刻,在这儿写一下: 小众就是不为了更受欢迎而创作。创作的极致就是构建起属于自己的审美体系,一个完整的,发自内心的,经过千锤百炼的体系,重塑的魅力这么大,玩着这么独具一格的音乐却能够走到Hot1,也一定要归功于这种极高的完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