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Fu

菜鸡咸鱼。

网络女权运动真的能如预想那样推动现实女权发展吗?

發布於

  我曾经是网络女权运动坚定的拥护者,并且坚信女性在网络上尽情抒发自己的观点,抗议所受的不公平待遇,大胆讲述个人的遭遇,有助于女权运动在国内的传播,引起旁观的其他女性的共鸣,从而完成我认为的对女性的女权启发。

  现在我仍然持以上观点,却不得不对网络女权运动感到忧虑。

  在阅读《娱乐至死》的过程中,我就隐隐感觉到,从报纸到电视到网络,虚拟世界的独立性在一步步加强。报纸时代,人们可以发行刊物(主流或非主流的),表达观点、彼此争论,报纸作为一种思想观念的载体,相比于人与人面对面交谈的现实生活,它仍然是人们生活的附庸,仅仅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你可以从报纸上窥见只言片语,也可以不看报纸,这不会产生多么重要的影响。

  进入电视时代,人们观看电视剧、真人秀、综艺节目等等多种多样的电视节目,看到与他们的现实生活关联很微弱的“另一个世界”,从这时开始,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内容,逐渐可以从电视中获得,尽管那并不是自己的生活,但不妨碍观众们体验、投入,人们用来观看电视的时间,就是他们自己的时间,这些投入的时间是他们生活的构成。

  而到了电脑手机的互联网时代,虚拟世界的独立性和真实感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人们可以一天什么都不做,只是躺在床上盯着手机,观看所有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他们可以从手机电脑中获得生活的一切。又譬如游戏直播、唱跳直播乃至写作业的直播,观看这些直播,就像在现实中看朋友玩游戏、唱歌跳舞、写作业,虚拟世界不负其名,已经成为一个大体上完整的世界了。

  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完成大部分原本应该在现实中完成的活动,人权运动也逐步学着从网络上推进。以女权为例,微博以大v博主作为女权活动家牵头形成以粉丝为主要参与者的团体,豆瓣以女权小组为中心形成没有意见领袖的松散团体。微博博主的持续更新,女权小组的持续发帖,都让人感受到一种声势浩大的感觉,似乎活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并非现实中没有女权活动家的实际行动,我没有见过也只是因为我孤陋寡闻,然而,与网络声音相比,现实中女权的音量小得可怜。

  如果在网络上可以因为女权使得商家解除和b站的合作,逼得b站开年就不得不进行新一轮整改,并因此上了微博的热搜,看起来如此高效,为何现实中的大部分时候,作为一名关注女权的女性的我,都未曾听闻这样规模的现实民间运动?

  女权在网络中的声音究竟多大程度地影响到了现实社会?

  这个问题令我非常困惑。女权运动,原本不是为了改善女性现实中遭受的不公平,赋予女性本应得的权利吗?女性的境况得到了怎样的提升呢?如果确实改善了,为什么女性们不断感受到的还是现实的挤压和地位的进一步下降。

  就如同如今的年轻人在看待国家发展和个人未来上出现了奇怪的分裂一样,女性在网络女权运动和现实中女性境遇的感受也出现了割裂。年轻人对国家的发展总是充满希望,延伸到自己,就变得虚无和悲观;女性在网络女权活动中感受到了尊重和成就,回到现实,依旧是密不透风且越发逼仄的“网”。

  这也是我的另一重担忧。现在的虚拟世界太完备了,它已经几乎可以和现实生活隔离开来,人们分处两个世界,做着不同的事,体验到不同的经验,过着不同的人生。

  不过这就是另一个庞大的话题了。

   我原本也是个人主义的拥趸,赞成女性应当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这点如今也并没有发生变化。只是,现在我不得不对女性大量在虚拟世界讲述自身的故事做出进一步思考。

  女性们不断在网络上讲述自己的故事,不断与其他女性产生共鸣,获得被理解的快乐,她们完成了交流互通,然后呢?结束了。个体化的叙述在网络中绽放又消失,每一天每一天都有不同的人出来分享,一个一个孤立的个体像接力一样讲述,故事都被讲过,同样的遭遇又不断地发生。似乎这个故事的命运就仅仅是被人看到?

  鼓励女性发声的意义不应该仅限于此。我们原本寄希望于将被视为微不足道的个体的声音凝聚成巨大的声量,利用集体的力量去推动改变的发生。但是,在人们看来,这个过程似乎会自发完成,不用担心,一旦讲故事的人多了集体就自然而然形成了。

  但我们并没有看到这样的集体出现。这说明,即使有众多的女孩参与,如何将若干的个体转变为集体,仍然需要某种方法、途径,这一步不能够被跳过。

  譬如性侵,如今最好的成果也只是推动教育部门建立教师性犯罪黑名单。校园性侵处理,企业性侵举报,近乎一无所获。相当一部分性侵犯都是由熟人完成的,那么,社会对熟人性侵有足够重视了吗,是否推进了对儿童的性保护?很遗憾,依然没有看到像b站在网络中道歉这样规模的现实成果。

  既然说到这里,又不得不提到民间团体的缺失,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去网络中搜索有哪些公益机构成立了女童捐助项目,的确也能见到不少。但是,容我继续问一句,本地呢?有没有听说或者参与过本地的女权或者童权活动?宣传?在公园或者广场接到防艾滋远离毒品的宣传手册和海报,总是有的。但有没有女性互助小组?

  没有,只有豆瓣有类似的小组,且大部分仅限于网络交流。

  有些高校去年出现了免费卫生巾援助项目,大多属学生自发参与。这是民间互助,但不能够成为成规模的、稳定的民间团体或者组织,活动依然是不可长期持续的。

  确实,在我们的国家()领导一切,生活中的各个方面,()的触手必能及,一切只需团结在()的羽翼下,以原子化的个体单独生活就足够了。

  ()确实是这样认为的。更多的不能再说了。

  人们把活动都挪到网络中,对它来说还有个好处是监管成本下降。监管现实中的人,需要人力,需要安排,需要组织,不能让人们形成团体,必须要将集体的萌芽杀死在初期,而监管网络中的人,形成团体也没关系,因为有关键词触发就足够了。如果不够,就炸掉她们的意见领袖,封锁她们虚拟集会使用的网站,让她们的言论公开不可见。

  技术手段不断升级,这并不算困难。就连利用数据分析找到她们现实中的本人,也并不那么困难。杀鸡儆猴比起大规模镇压,也没有什么难度。

  最后的最后,是我最担心的一点,虚拟世界已经可以和现实生活“脱钩”,人们在虚拟世界中参与活动,表达看法,宣泄激情,宣泄过后,时间和精力都得到了消耗,可以心满意足地去睡觉了。在她们看来,她们已经实际参与了女权行动,她们已经为女权大声疾呼,已经做出了成规模的抗议,并且取得了肉眼可见的成绩,那就已经足够了。

  毕竟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

  所以,假如我更阴谋论一些,当现实的控制越发严苛,网络的监管越发隐蔽,而被划出的那个安全区,提供给人群一个可以肆意挥洒的活动空间,让人们安全又尽情地享受集会的快乐,仔细想来,似乎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至于现实生活会如何被剥夺,谁在乎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