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Fu

菜鸡咸鱼。

演技

發布於

狗也会利用自己的外貌优势。

我家的这条狗,是一种十分漂亮的品种。外层稻草黄的短毛油光发亮,内层是细软的绒毛,蓬起非常圆润可爱的线条。腹部的毛雪白雪白,从下颚一直延伸到尾巴。两只尖翘的小耳朵,四条健壮的腿,再加上从人类视角看过去,永远憨态可掬的微笑脸,组合成了十分招人喜爱的相貌,让这品种的狗很快成为了网红。

他也知道我们喜爱他看似无害的微笑脸,总是十分谨慎地用上唇包住一对一寸长的尖牙,微微吐出一点舌头,蹲坐在地上仰视着人类。偶尔用他黑玻璃珠一样的眼睛充满赤诚地看着主人——处于求食而不得时。

平常若非有求于人,通常侧躺在地上,懒洋洋地睡觉。主人或者亲朋去逗两下,只是换个姿势继续睡,好似多看一眼对方都浪费。不睡觉了,就找个阴凉地方卧着,张大嘴打个足以惊吓到人的哈欠——狗嘴怎么能这么大?

只有听到主人家聊天时议论到他,才会改成趴姿,两只前爪压在头下,时不时抬眼看一眼,眉头皱起,像是受到了多大的冤屈又不能说,只好丢给对方一个欲言又止的眼神,任由对方心下忐忑、七上八下。

夏天要到了,天气要热起来了。一身绒毛的狗在冬天还能到处撒欢,一到夏天,就如同田里缺水的蛤蟆,连蹦哒几下都有气无力。吐着长长的舌头大口喘气,

“哈哈哈呼呼呼——”愈演愈烈,让人疑心这狗似乎要活活热死了。

我走过去给他打开风扇,他躺在沙发边,背后紧紧贴着墙皮,呼哧呼哧的喘气听得人心烦意乱;拿个狗玩具给他,看也不看,病弱地侧过了头。

难道真的这么热了?

担心他会中暑,我只好去卧室打开空调。“嘀”的一声,空调徐徐启动,再一看,那狗已经飞快跑过来卧在空调斜下方,正对着风口的位置。调整调整自己的姿势,长长地出一口气,把一个“终日受苦终于得救”的形象演得入木三分,也不喘了,也不虚弱了,惬意非常。

我有心作弄他一下,把卧室的空调关了,转去开了书房的空调,但两间房间相隔不远,空调启动的“嘀”声也一模一样。他躺在卧室里,纹丝不动。

一会儿,卧室里逐渐没那么凉快,他出来了。

狗有时候会把自己摆成乌龟一样的姿势。趴在地上,爪子缩在身下,微微向前伸出,人类往往会哈哈大笑,边笑边大叫“乌龟”。这姿势十分别扭,人都不喜欢,狗如何会喜欢呢?

狗是知道人喜欢罢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