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WILL

在某个角落注视着世界的人。

三月网课 开始的记录

發布於

因为疫情的影响,教育部临时指定开始线上教育。

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

中小学主要使用“钉钉”,钉钉的软件评分已经跌破冰点,隔壁家小孩天天被大人催上网课做作业,我都嫌烦了,还好早已逃脱苦海。妹妹昨天过来叫我帮他们装WiFi上课。初三高三的学生在三月中旬先行返校上课,使用低年级的教室,保持距离1.5m以上间隔,尽量保证学生安全。无法前往学校具体查看,不知道实际实施情况是怎么样,我所在的地区疫情不严重,半个月来没有新增,小区封锁方式也改成申请出入证明,限定每户住户两个名额。(当然有方法可以绕过限制)中小学教育行业最先崩的是辅导班,大好寒假准备收学费,却遇上疫情只能喝西北风。

大学的平台多样化,如:QQ电话、腾讯会议、学习通、慕课、雨课堂、课堂派,中小学校没权利决定教学平台,大学也总绕不过这几个,据我们教授说,学校还和相关公司签署协议。小型平台根本没办法承受住数千万人同时在线,遇到上课时间第一个崩,学习通的视频教学功能完全无法使用,最后还是回到腾讯直播间。

讽刺的是之前原本就在做在线教育的平台,在疫情来时生意还是被阿里腾讯这样的大公司抢去。

教学组织刚开始老师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有些老师不懂如何操作电脑,正式开学前还开设面向教师的线上教学培训。实际开学后最初一周还是有些混乱,后来学校在教务处临时设立公告栏,记录每门课程老师的联系方式,让学生主动取得联系互相告知,师生一起自主组织。国内大型的教材出版商开放在线免费阅读,文泉学堂开放不到半个月就经历各种爬虫(当然我也去爬了2333),在2月22日停止提供,改成需要注册帐号并只提供部分页数阅读。先到先得啊!开始完全没想到会突然停止提供,偷懒几天没去爬,失策失策。。。

今年多修五门课,明年直接准备毕业相关了。在专业课授课一两次之后才注意到一个问题,水课的话无所谓,专业课我得做笔记啊,平时习惯把笔记做在书上,上着上着课随手拿起笔,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没有书,想干脆在电子书上做笔记,可我鼠绘没那种功底,常年使用的数位板又不在身边,明天得去超市买笔记本了。这些还都是小事,体育授课才是互相折腾,学校折腾老师,老师折腾学生,拍视频做热身操、发照片记录锻炼,课上播放需要肉眼补帧的视频,叫我们照着做,播几次播烦了,干脆发群里让学生自己做好拍照记录。用QQ群点名后该做的做了才好丢我们挂视频。平时就fei宅的我哪有心情去做这个,青年大学习我都从来不做,还得遭这个罪,录好一段视频 用截图PS法分好几次发 糊弄过去。

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搞得教育部折腾学校,学校折腾老师学生,和学刁墙国、青年大学习、易班一个德行。网络授课完全可以利用独有特性,多个老师面对多个班的学生,没必要每个上课的老师都要建立在线授课,水课完全可以利用现有教学资源授课,哪还需要一线教师再弄套新的。也许教育部的初心是好的,制定相关好的政策督促学生,但执行到实际中产生的效果和坏政策相同,那它就和坏政策是一样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