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萬里

香港人,居英國,好遊牧。不想繼續因為生活而遠離文字,現在又努力重新執筆中。沒有了不能活下去的東西有:蝦子餅、咖啡、小說、旅行和麵包。

【小說】伊甸的天空(四十一)

白雲在一個彈出來的視窗上輸入密碼,視窗上開始列出一行行人名,從左邊讀過去,是那個人的身分編碼、名字、姓別、出生年月日、最後一欄是過失的記錄,過失記錄用英文字母縮寫,如果沒有對照表,平常人不會看得懂那些字母代表了什麼過失。

一道光射進車子裡面,子杏悠悠轉醒。

「妳醒啦。」阿誠趨上前,用關切的眼神看着她。

在子杏昏倒期間,白雲已經把車駛離市中心,山路又彎又窄,所以他一直守在方向盤前面,子杏把車窗拉下一點,四周杳無人跡,在薄暗的樹林剪影後可以看到天空漸漸地白了起來。

「我們要去哪?」

「去追艾斯。」

白雲透過汽車的後視鏡看了她一眼,覺得她氣色好一點了,就繼續專心地開車。

「這樣要跑上幾天呢。」阿誠看着儀表板上顯示的路線說。

「沒辦法呀,唯有這樣走才比較安全。」白雲在一個轉彎位跑離了柏油路面,真接開到草地上。

「艾斯不是送你離開了嗎?你為什麼又回來呢?」

子杏這句話是對阿誠說的,阿誠聽了,只眨了眨眼,好像她問了多餘的問題似的。

「我當然會回來呀。」他說。

「不知死。」子杏用撒嬌的口吻啐了他一口,心裡卻很高興。

不知跑了幾個小時,三個人來到一個規模看來很小的村落,店面上的招牌用子杏看不懂的文字寫成,村裡有一些人在這個時間已經起來了,他們的衣裝也跟J國的的服飾截然不同。

「這裡是跟解放區接壤的一個外國城鎮,是其中一條很受歡迎的偷渡路線。」

看到子杏一臉好奇,白雲便簡單地介紹了這個地方一下。

正如白雲所說的,這條路線應該有很多人在用,所以村民對偷渡客見慣不怪,即使一大早有陌生的車輛在街上跑,也沒有人多看一眼。

「白雲,當年起義失敗那一天,你沒有見到我母親吧。」

子杏想起自己被用了重藥之後看到的夢。

白雲思索了一下,語氣不很確定地說:

「當時很混亂,誰在誰不在,老實說我不是很清楚。」

「我母親早在前幾天就已經死了。」

藥效雖過,但子杏還是混身無力,她把頭擱在座椅的靠枕上,臉轉向阿誠:

「你的爸爸應該也一起遇害了,那天晚上他們一起去引開那些人,你記得嗎?」

阿誠側了側頭,想了一會:

「我不太記得了⋯⋯」

「總之,他們沒有回來。」

說罷,她就別過臉,靜靜地看着窗外景物流過。

車子在沉默中又開了半天,其間穿過幾個山脈,來到一條巨型的鐵橋前,白雲示意他們把車子棄掉,並向事前已經聯絡過的當地人換來一輛大貨車,白雲會裝成跨境的貨車司機,過關時子杏和阿誠就會躲在貨櫃裡,就跟兩年前她偷渡出J國的方法一樣。

在等待工人上貨的時後,三個人隨便找了一家餐館,在露天的座位坐了下來,點了簡單的東西來吃。離上一餐已經過了差不多二十個小時,子杏卻不覺得餓,一直等到店裡的人送上一盤煎餅時,大概是炒過的葱和蒜的味道太誘人,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她登時羞得臉紅耳赤,白雲擺擺手笑了一下,叫她不要介意,又說:

「趁能夠吃時就盡量吃,接下來還要打一場大仗呢。」

所以子杏不客氣,煎餅只是前菜,她一下子就吃了兩大片。

吃到一半,看到附近唯一一枱客人都離開了,白雲便從背包裡把平板電腦拿出來,手指在上面飛快地彈了幾下,叫出一個程式,然後再把螢幕送到子杏面前。

「這是什麼?」子杏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之後問。

「不是之前妳托我查的嗎?把天空火車意外發生時在場人士的編碼轉成人名呀。」

說着,白雲在一個彈出來的視窗上輸入密碼,視窗上開始列出一行行人名,從左邊讀過去,是那個人的身分編碼、名字、姓別、出生年月日、最後一欄是過失的記錄,過失記錄用英文字母縮寫,如果沒有對照表,平常人不會看得懂那些字母代表了什麼過失。大部分人都只有一個名字,當然有很多人會中途改名,有些人改名是為了轉運氣、有時是因為孤兒被新的父母領養,婦女如果選擇冠夫姓也會清楚地出現在列表上。無論如何,一生中會改名兩次以上的人少之又少,白雲用搜尋器把名單裡的其中一人叫出來。

個人編碼後面足足列出了五個名字,即是那個人自出生以來一共改過四次名,而且每一個名字的姓氏都不同:柏瑞龍、董衛、周唯安、鄒濤、鄭梓年。性別是男性,出生日期是2035年10月11日,今年53歲,在過失記錄上一個英文縮寫都沒有。

「在天空火車意外發生時,他站在這裡。」

白雲把視窗分成兩半,另一半用來打開青桐匿名寄過來的意外時的照片,最左邊的一角站着一個男人,年紀很輕,看來還不到三十,脖子下面的地方被其他圍觀者擋住了,只露出一張臉。

「當時他的名字是董衛,我估計柏瑞龍可能是他的真名,董衛是他開始工作後第一個採用的名字。」

「可是其他都是我們沒有見過的名字呢。」子杏說。

白雲表示了解地點點頭,然後彎下身,從背包裡取出另外一台樣式有點古老的手提電腦。

「妳的朋友說過吧,名字想怎樣改都可以,只有個人身分編碼是不能改的,它就像產品編號,在我們出生之前已經安裝在體內了,看吧⋯⋯」

白雲從那台舊電腦裡面找出一個人的檔案,阿誠把兩台電腦上顯示的個人編碼唸了一遍,是同一個人。

── 是艾斯。

子杏一點都不意外。


礙於版權問題,希望大家不嫌棄,登入《鏡文學》繼續免費觀賞(用 Apple / Google / Facebook / Weibo 戶口均可),如果你不想用個人戶口,也可以私訊我喔,我會另外安排你登入的~~你們的閱讀和支持會為本人帶來很多鼓勵!喜歡作品的話,別忘了要多拍手、訂閱和追蹤喔!

第四十一章全文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