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萬里

香港人,好遊牧,旅居英國。不想繼續因為生活而遠離文字,現在又努力重新執筆中。沒有了不能活下去的東西有:蝦子餅、咖啡、小說、旅行和麵包。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八)

我們會用海路,從首都到港口只有兩個關口,比陸路簡單得多了,海關雖然連接中央的數據,但只要當值的人員在掃描器上做小小手腳,過關時就不會響起警報,之後只要把你們藏在貨櫃裡面,捱到離開 J 國水域便成。問題是當值的人每天都換,我們要確定那天看關口的一定要是自己人才行,不過我們會做到的,這方面妳不用擔心⋯⋯

大學公開考試過後,就是高中的畢業典禮。

辦完嘉蕙的葬禮後,父親就像一隻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一閒下來就用黃湯灌肚,試過兩次,研究院還要派人來敲門,父親才發覺自己連班都忘了上,即使被下屬用極之不滿的目光晲着,父親一概不理,只是慢吞吞地用手拉了拉滿是皺紋的居家服,再在上面隨便地套上外衣,就這樣跟同事一起出去了,父親離開後,子杏環視家裡,雖然不算凌亂,但到處都漂浮着一種被放棄了的感覺。畢業典禮早上也一樣,當看到趴在凌亂的床上睡死了的父親,她側着頭考慮要不要強行把他吵醒好,想了一會,答案是無所謂,她已經決定了要離開 J 國,並帶父親一起走,她只希望到那天之前父親不要把自己喝到酒精中毒就好。

巴士慢慢地搖到學校附近時,還不到早上八時,離畢業典禮還有很多時間,路上無人,子杏提着裡面空空如也的書包走着,也許是初夏的氣息讓人心情放鬆,又也許是因為幾天前她從有明那裡得到逃出去的資料,走着走着,腳步不自覺地輕盈起來。

── 6月22日, 我們會在金融區發動第二次起義,當政府忙着處理那邊時,另外會有人來接妳。

那時他們躲在子杏住的大廈的後樓梯,有明還說,本來想在嘉蕙葬禮那一天告訴她的,可是薇薇幾乎每一分鐘都纏着他,害他脫不了身。

「首都圈有邊界,即使我們不在國家的線上,但體內還是有偵察器,我現在連天空火車都搭不到,你們怎麼可能帶我出首都?」

雖然已經下了決心,但子杏還是覺得這計劃不可思議。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會用海路,從首都到港口只有兩個關口,比陸路簡單得多了,海關雖然連接中央的數據,但只要當值的人員在掃描器上做小小手腳,過關時就不會響起警報,之後只要把你們藏在貨櫃裡面,捱到離開 J 國水域便成。問題是當值的人每天都換,我們要確定那天看關口的一定要是自己人才行,不過我們會做到的,這方面妳不用擔心,而且知道得越少越好,妳只要記着,6月22日,一入黑,就起行。」

子杏接下來要做的事,就是看準時機,用「蘋果」去「感染」父親。

「可是如果我爸不願意走,怎麼辦?要丟下他嗎?」

「如果事情變成這樣,那也不是妳的責任,你們只一起生活了六年吧,而且這六年來他也沒有好好保護你,當馬高他們在妳身上插滿管子時,他什麼都沒有做,不是嗎?」

「快七年了。」子杏改正他。

「什麼?」

「我跟父親一起快七年了。」她有點動氣,所以說話時故意低下頭,不想讓有明看到自己的表情:「也不能說他沒有保護我,我們被管得這麼嚴,他什麼也做不到呀,而且如果只有我走,他留下來,下場一定會很慘。」

有明好像察覺到自己的話太無情,為了掩飾自己的失言,他乾咳了一聲:「對呢,其實艾斯也千叮萬囑,要把堯教授一起救出來。」

「你不離開嗎?」

「我留在這裡,因為薇薇在這裡。」

有明說這話的時候,爽直的臉上露出憐愛的微笑,彷彿薇薇就站在他面前,子杏覺得薇薇很幸福。

「這樣啊⋯⋯你要多小心。」

「我會的,總需要有人留在敵陣,不是嗎?以後我們裡應外合,各自努力吧!」

他伸出手來,她很感激地握了一下,自從「醒覺」之後,子杏是第一次,如此自由地跟另一個人說話。


礙於版權問題,希望大家不嫌棄,登入《鏡文學》繼續免費觀賞(用 Apple / Google / Facebook / Weibo 戶口均可),如果你不想用個人戶口,也可以私訊我喔,我會另外安排你登入的~~你們的閱讀和支持會為本人帶來很多鼓勵!喜歡作品的話,別忘了要多拍手、訂閱和追蹤喔!

第十八章全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