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萬里

香港人,好遊牧,旅居英國。不想繼續因為生活而遠離文字,現在又努力重新執筆中。沒有了不能活下去的東西有:蝦子餅、咖啡、小說、旅行和麵包。

【越過天城】小說預告

發布於
《越過天城》寫於2019年。2019 年對於香港人來說,是人間與鬼界的分水嶺,《越過天城》剛好趕在人界的那一邊完成。

《越過天城》寫於2019年。

2019 年對於香港人來說,是人間與鬼界的分水嶺,《越過天城》剛好趕在人界的那一邊完成,雖然不是輕鬆的故事,但現在回看起來,香港雖然幾乎沒有出場,對比起故事發生地的日本,有一種穩定性,好像借來的時間還可以持續多一陣。

會寫〈越過天城〉的契機,是一趟伊豆之旅。

2015 年 11 月,我帶着川端康成的〈伊豆舞孃〉和以松本清張的〈越過天城〉上路,從富士山麓的旅遊勝地河口湖出發,乘巴士到三島,一路縱貫伊豆半島南下,去尋找當年舞孃一行人們的足跡、和那一條被日本文學和電影書寫得撲朔迷離的舊天城山隧道。那是一個秋天就快要完結的季節,我記得那洗練的藍色天空,和樹頂上落剩的點點楓紅。可能是因為渲染著文學的哀傷氣息,那一個旅程的記憶突別深刻。

我是藉著寫這個故事,再將這條路走多一次。

2015年11月,造訪當年川端康成寫下〈伊豆的舞孃〉的旅館福田家

沒想到的是,2019年政治大起跌之後,就是武漢肺炎,纏繞一年多了,還沒有很大的起色,在不能去日本旅行的時候,看以日本旅行為主線而寫成的小說,可不可以幫大家解一解饞呢?

我的小說也叫〈越過天城〉,跟松本清張的短篇〈天城越え〉一樣,不過這個短篇好像沒有翻成中文,可能有翻譯過,不過我找不到。電影是有來過香港的,叫做《天城峽疑案》。

我的〈越過天城〉講述一對久別重逢的男女一起穿越天城山,主角的其中之一是日本人,不過我不是日本人,所以有些顧忌代他們發聲,所以也安插了香港人的視角。小說分為十二章節,外加楔子,從今個星期開始,每星期四發表。因為版權的問題,跟〈旅行、三葉草和程老師之死〉,會用連續的方式連載。

希望大家喜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