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萬里

香港人,好遊牧,旅居英國。不想繼續因為生活而遠離文字,現在又努力重新執筆中。沒有了不能活下去的東西有:蝦子餅、咖啡、小說、旅行和麵包。

【小說】越過天城(八)

發布於
女人說會隨後追上來的,所以我很期待,還盡量放慢了腳步,可是到最後女人都沒有來。

—— 松本清張〈越過天城〉

陽子和米高說下了班會上來,就很準時地在七點鐘按了他的門鈴。

陽子是千櫻在倫敦的好朋友,也是夏生一起唸碩士時的同學,米高是她的男朋友。

「很不錯的地方呢,我之前都沒有來過馬斯韋爾山(Muswell Hill),這裡地鐵不到,很不方便吧。」

米高可能因為不清楚來龍去脈,所以表演得很輕鬆,在一旁的陽子一直垂著頭,她看夏生的眼神是充滿歉意的,這反而讓他覺得一肚子氣。

「也沒有,從地鐵站有巴士過來,也不過半個鐘,她的東西我都收拾好了,都放在那邊,有一些書和CD之前我們一起買的,她說全不要了,我就㨂了自己中意的,其餘你們通通帶走吧。」

陽子和米高忙著幫千櫻收拾的時候,夏生戴上了耳機坐在廚房裡邊聽音樂邊喝著咖啡,咖啡喝完了,就起來去泡新的,又喝完了,就又起來去泡,喝到第三杯的時後,身後突然發出聲音,是陽子在用力地拍廚房的門,夏生冷冷地說:「怎麼了?」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表情很可怕,陽子一副擔心自己被吃掉似的細聲地問:

「不好意思,有沒有看到一個奶白色的鑲著金邊的首飾盒,不很大⋯⋯」

陽子用手比出盒子的大小:

「千櫻交代過一定要取回的。」

夏生用力地把咖啡杯放回桌子上,咖啡有點淺了出來。他跟陽子一起走進睡房,房舖很亂,不過他才不介意別人看到,他什麼都沒所謂了。他們翻開了衣櫃裡的所有抽屜,之後又移到浴室,終於在洗手台下的櫃子裡找到陽子說的奶白色的首飾盒。

才半個多小時,陽子和米高就把東西都收拾上車了,臨走前陽子有向夏生在三樓的房子望上來,剛好夏生就在窗前,她開車門的手停住,並向夏生作了一個深深的鞠躬,夏生沒有回禮,他們就開車走了。馬斯韋爾山座落在倫敦北部,房子依山而起,每兩排住宅中間就置有一條工整的馬路,畢直地一路向山下衝,像滑梯,陽子和米高開的黑色小轎車就是順著這馬路嗖的一聲溜下山去,一轉眼就不見了。當他們的車尾燈消失在街角的時候,剛好一個男人一邊提著滿滿的購物袋一邊拖著一個又蹦又跳的臭小孩在踽踽地爬著斜路回家,兩個人投在路上的影子都很淡薄,對面房子的客廳裡,一個少女正在拿著搖控器對著電視按了又按,不斷轉台的電視畫面反射在窗玻璃上。不久天際開始染上一抺粉紅,宣告夜幕終於珊珊降臨,夏生去廚房拿了一罐啤酒,回到窗前喝,山坡下的房子之間開始升起一行行青煙,應該是下班回來的人開始燒水煮飯和洗澡了,夏生又聞到了印度菜濃濃的香料味,誰家的電視正播著BBC的新聞,層層的煙霧讓遠方密集的都市看起來有點像是海市蜃樓。夏生感到濕了又乾的臉皮癢得緊,忍不住伸手去用力猛揉。


離開了福田家,夏生和千櫻乘計程車來到下田。

這是兩個人這趟旅程的最後一站了,夏生後天就要乘特急火車回東京,然後直接去羽田機場。他看了看車中千櫻的側臉,覺得這六天的假期過得真快。

他想問千櫻接下來要做什麼、有什麼打算,她也回東京嗎?想到這裡他才記起,到今天為止,千櫻都沒有跟他說她現在在哪裡生活,做什麼工作。

今天晚上他們要下榻的旅館看上去很豪華,就在入田濱,一走出去就是很長的沙灘,千櫻在放下行李的時候在櫃台跟旅館的人說了很久的話,然後很高興地回來,她說她把兩個人的房間改成一間了,是豪華的日式套房,雖然房裡沒有私人風呂,不過有緣廊,可以看到無敵的海景,而且晚餐是海鮮大餐,還是部屋食,今晚我請你吃伊勢龍蝦好不好?

「咦?」夏生呆了一呆:「妳請?」

「沒錯。」

「很貴吧。」

「別那麼婆媽,」說著,繞起他的手臂:「來,我們去下田逛街吧。」

下田市有名的培里之路,冷清得來又有一種味道

因為版權問題,希望大家不嫌棄,稍移玉步到以下平台繼續免費觀賞,喜歡的話請記得多拍手、分享及追蹤喔!

〈越過天城〉第八章全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