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binich

無可奉告

今天是遇羅克遇害50周年

發布於
遇羅克

       曾作《出身論》一文,猛烈批判了以毛澤東爲首的中國共產黨宣揚的“血統論”,因而被兩次判處死刑,其中最“有趣”的是,第一次的死刑令是由“人民好總理”周恩來簽發的。1970年3月5日,遇羅克和另19名政治死刑犯,在北京工人體育場的十萬人大會上,被宣判死刑並被處決。其器官被“捐獻”給數位不知名人士。

       雖然其最終與1979年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平反,但當局對遇羅克的屍體無任何交代,只付給了父母二千元人民幣作為撫卹金。遇羅克的日記以及全家人的上千張照片都未歸還,只歸還了十幾張照片。

紀念堂裏的一塊臘肉

       如今文革的首惡毛澤東的那塊臘肉依舊尸位素餐般的躺在紀念堂裏供萬人瞻仰,而這些在恐怖的政治潮流中勇敢逆行的人士的名字則不得出現在公衆視野之中,文革的紀念反思活動近年來則被當局冠以“抹黑、否定中共歷史”爲由百般打壓,位於汕頭的文革紀念館也與文革50周年(2016)之際被當局强制關閉。在以習近平爲首的黨中央領導下中國社會不斷朝著极左的極權主義路綫不断倒车,黨對文革的定性也愈發模糊,教科書裏從“十年浩劫”變成“艱難探索”,文革般的極權主義運動大有捲土重來之勢。

最後附上北島為遇羅克寫的詩:

《結局或開始》


我,站在這裡

代替另一個被殺害的人

為了每當太陽升起

讓沉重的影子像道路

穿過整個國土

悲哀的霧

覆蓋著補丁般錯落的屋頂

在房子與房子之間

煙囪噴吐著灰燼般的人群

溫暖從明亮的樹梢吹散

逗留在貧困的煙頭上

一隻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烏雲

以太陽的名義

黑暗公開地掠奪

沉默依然是東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畫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為什麼不再歌唱

難道連黃河縴夫的繩索

也像崩斷的琴弦

不再發出鳴響

難道時間這面晦暗的鏡子

也永遠背對著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雲

我尋找著你

在一次次夢中

一個個多霧的夜里或早晨

我尋找春天和蘋果樹

蜜蜂牽動的一縷縷微風

我尋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陽光變成的鷗群

我尋找砌在牆裡的傳說

你和我被遺忘的姓名

如果鮮血會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頭上

成熟的果實

會留下我的顏色

必須承認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戰栗了

谁愿意做隕石

或受難者冰冷的塑像

看著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別人的手中傳遞

即使鴿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體溫和呼吸

它們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飛去

我是人

我需要愛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裡


愿法西斯主義、列寧主義、斯大林主義、毛澤東思想等極權主義思想永遠被人類打入歷史的恥辱柱上萬劫不復,也希望這樣的犧牲永不發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