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lun

常年被知乎禁言,企图寻找当代鲁迅。14亿人哪,要找一段时间,尚未找到。

和粉红朋友的一次聊天

發布於

周末和一个朋友见面,之前知道他是很信中国政府那一套的,从他的话语中也明白他知道我有反贼的倾向,聊天过程比较火热,我尽可能把话题控制在不闹掰的范围之内,吃完饭后也就翻篇了。

其实还是有我另一个朋友在场,她全程基本就在听我们辩论。话题主要是从他日常工作聊起,他也经常翻墙,不清楚是谁先提到政治话题,他的观点是特朗普连任好,特朗普把美国弄乱有利于中国的发展。聊天过程中我提到中国经济在走下坡路,他反问最近唯一经济上行的国家是哪个,我猜他是在说中国GDB增长这件事,我没往这个话题进行下去。很简单,扯GDP一点意思都没有,大家都知道中国GDP水分有多大,但是粉红不这么认为。

期间他又提到2020全面脱贫,我提到李克强那句话。他便反问贫困线是多少,我说中国的贫困标准太低了,连联合国标准都达不到,他直接问我数据,我承认很多准确数据不可能随口就来,就说了一句日收入1美金左右,他说那不是达到了嘛。我基本清楚这个话题也进行不下去了,再进行下去就说扯皮了。

我到这边也大致清楚他的是走宏大叙事的路线,我提了一下三峡的事情,说三峡不是当初建的目的不是防洪嘛,防住洪水了嘛,我不清楚他具体的回答是什么,大致理解下来就是三峡不是提前泄洪维持低水位了嘛。我有提及当初建成的时候可是说可防万年一遇的洪水,并且现场查了那张广为流传的图。

他看了一眼,说金华网是什么小报,这我还真不知道,又看东方网,也不清楚,便说百年一遇这个新华网总是大报了吧,他便说这不是遇上百年一遇了嘛。话题也基本进行不下去了,原则上这张图是想表现三峡防洪能力一改再改,结果他认定这是百年一遇的洪水,那我也不打算继续下去了,他反而认为三峡是基本认知问题,认为我怀疑三峡是基本认知出现了问题。我随口反驳了两句就说这个话题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又聊了两句香港问题,果不其然也是我有基本认知问题。香港是一国两制,一国在前,两制在后。其实聊到这里都还行,粉红逻辑基本就是这样,我也不奇怪。我的主要观点其实是中国原本没必要动香港,香港问题是中国政府先挑起来的(反送中事件)。他坚持认为香港的事务就是国策,不容置疑。

其实无论粉红怎么辩都无法否认现在的中国四面楚歌,周边没有一个算得上是友好国家。他原本的话语中还有美国是霸权主义,没有国家支持,然后我说中国现在可没有朋友,他反而表示就是要强硬一点,周边小国就是要打压一下,跟小国搞好什么关系。

他从以前也一直说我只看到事情消极的一面,我一直很疑惑,我之前的文章也提过这个问题。我已经想通了,我反问他这怎么能算消极呢,这个话题也进行不下去。因为其实大多数人对消极的定义很奇怪,他可以看到美国的黑暗面,而你不能说美国好,而你说中国的问题时,他就说你消极,我猜他的意思是我只说中国的问题,所以我消极。

最后讨论的焦点又落到了为什么我总是讲一些小事件,而不是在宏观上跟他辩论,他一讲基本国策我就讲事件,我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我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原本应该是我们来问粉红为什么只会宏大叙事,谈到具体事件的时候就不正面回答了。我想我的答案应该能满足他了。

对了,他一直劝我不要看油管上乱七八糟的视频,并推荐了“雪石看世界”给我,说他是体制内出来的人,观点很客观,当时我没想起来是哪个,只记得有印象。我今天突然想起来查了一下,发现这个雪石是一早stone记连线的那个人,算是stone记带红了。知乎上大把骂他是骗子的,会员费贼高。我在想他都叫我多看看知乎了,他怎么没去查查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

我多说两句雪石这个人,我其实基本把stone记的视频都看了,所以他跟stone记的连线视频也有看。他确实有一些真假难辨的一些猛料,我当八卦听得挺开心的当时。不过他当时在说某些人的料时顺带提另外一些人的料都是含含糊糊,说不太好说,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又单独拿出来说了,就觉得这个人不靠谱。他的话语有透着一股傲慢,所以并没有兴趣关注他。

这篇文章写得比较赶,没有考虑生动情节,其实另外一个朋友虽然没说几句话但是也有很多戏份。她就是清楚中共很邪恶,但是不让我到处说。我事后问她如果美国打过来,我帮助美国让他们剿灭中共算不算叛国(没错就是带路党),她又说算,谁领导就听谁的。将就看一下,多多包涵。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