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論“表演性自由派女權”是如何阻礙真正性別弱勢的發言權的(2)

空心二胡

色情文化、性產業,以及仇女本身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倡議色情文化以及性產業的自由派女權既然倡議這種東西,甚至鼓勵這種東西,當然就是在鼓勵社會的仇女和殺女文化,所以自由派女權當然應該要被批判,而不是霸佔女權的主席台。

【盡量精簡的偽勵志短文】我曾經也想過一了百了,但我沒有

空心二胡

其實我講的東西對很多人來說也不算什麼,因為很多人都會轉載這種文章笑我,所以我節制一點就是了。

空心二胡
作者精選

然後我不想聽到任何要我改進的地方,我這輩子已經改到不像我了,我希望在我漫長而短暫的餘生中能夠自己做自己

【時事】校服外能不能穿外套是屁點大的事情

空心二胡
回覆
Bron@7745133

不過說實話我這篇也不是在反反制服,我覺得討厭制服可以談啊,只是我不喜歡把長輩的管太多上升到威權,因為這種人根本沒經歷過像納粹的那種個人崇拜以及民主獨裁

空心二胡
回覆
Bron@7745133

是不能解決小團體的問題,我必須承認,但是便服校園是會更理所當然認為一個人又胖又土就沒有人權的,我覺得制服至少能夠解決因為外表或穿著造成的階級問題,只是要合理,像不能穿自己的外套就很過

空心二胡
回覆
蛋碎@kk103

一般來說台灣的男生除非是真的由衷反省過自己,否則他們遭受的“報應”其實也根本稱不上是報應;而且B和C這樣還有女朋友誒,真的很好笑啊,可見台灣女生多不挑啊,我這種胖醜女看到B和C就子宮委縮了哪會想跟他們更進一步啊。

而且說實話這也不是我一時的陰影,而是因為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被整個社群的價值觀影響,導致我處處有陰影。像我很愛買衣服,不是因為我快樂,而是因為我在國中五專因為不好看所以才會一直有陰影導致我一直買衣服,是我家人一再告訴我家裡沒地方放,以及特定材質的衣服無法用洗衣機洗,我現在才沒有一直買衣服。還有運動也是,花很貴的錢煮健康餐也是,做頭髮也是,化妝也是……我其實一點都不快樂,但是我陰影在那邊,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克服,特別是只要你不稍微化妝打扮一下任何人根本不尊重你,這種陰影都會加倍成長的。(甚至只是單純在外面跟人交談也是)

這讓我想到一個精神科醫生所說的,如果身心病人不離開他的環境根本沒機會變好,所以我也在努力想辦法脫離我現在的環境,我覺得我的生長環境真的是有病、很有病,我很難為我的家鄉感到驕傲。

空心二胡
回覆
蛋碎@kk103

我是絕對不要想著談戀愛以及有戀愛腦,我覺得男生太可怕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班上的不良少年,一個B一個C,嘲笑我很胖就算了,還說我成績很好的姐姐很醜。但是他們就是又醜又壞的俗仔,只會欺負我這種胖女,然後B進少年監獄的時候,因為跟死刑犯關在一起就哭了;而C平常就在欺負包括我在內的醜女,然後在網路上嗆聲被人在街上揍,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跪著喊人家爸爸🙄🙄🙄

而且我家鄉的媚男風氣可怕的還不是只有醜男可以批評哪個女生很醜而已,几乎全校的男女同學都會跟醜女嗆聲“女人有男人要很了不起”或者是說“沒人要睡你”之類的,我現在變成AA無性戀有很大的因素在於我家鄉太直男癌才導致我覺得男人和一部分的女人都很噁心😑😑😑

空心二胡
回覆
蛋碎@kk103

另外我也覺得禁止學生談戀愛也是管太多啊,因為會上建中北一的就是會上,不會上的就像我一樣沒有戀愛經驗還讀可怕的爛五專啊🤣🤣🤣🤣🤣🤣🤣🤣🤣

空心二胡
回覆
蛋碎@kk103

其實服禁髮禁在我們那個時代其實已經沒有很大的管束意義了,就只是為了升學考試讓大家專心學習,可是我國三那年還不是有升學班的同學談戀愛,不然每年畢業分手潮是哪來的🤣🤣🤣我覺得有些事情其實就只是管太多,但是把他上升到威權這種很嚴重的地步感覺很小題大做

空心二胡

我覺得髮禁服禁不能完全斷絕學生間的權力關係,因為很多胖子即使在制服學校還是會被霸凌,但是我不能接受只是因為髮禁服禁就說這是“威權”,說這種話的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民主獨裁”是什麼

空心二胡

而且最可怕的是,我當時在五專的時候,還有跟我同年的同學找電視台摧毀特定老師的社會人格,所以我覺得學校的權威還是很重要的

空心二胡

江湖問題就江湖解決,我覺得父母師長應該要鼓勵受害者反抗而不是一直要受害者配合霸凌者

我的前半生:一个性工作者的自白

空心二胡
回覆
Bron@7745133

你可以看我賬號裡所有反色情和性產業的文章,我很積極反對這兩個東西,因為自由派講得都是一堆歪理

空心二胡
回覆
Bron@7745133

其實我好奇的是主要是以什麼方式剝削

例如不合理的條約

暴力和虐待

但是我們常常聽說這些

卻沒有人細談是怎麼樣被虐待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被鳥屎救回的人生

空心二胡

無性戀表示其實大學以前不要談戀愛是對的

我看過好多畢業分手潮哭得唏哩花啦的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