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肥胖者培力,以及各種沒有用的知識。 異次元門口:https://hollowerhu.wixsite.com/hollowerhu

【身體意識】性的迷思,不是只有生殖器的問題

今天晚上在豆瓣上看到“你如何走出對性的迷思”這個活動,讓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我忍不住寫一篇文發佈在我的所有自媒體,讓我們談談“性的迷思”。

點開活動頁面,發現很多人著重的點都是在於“男生幾分鐘內能射幾次”;“生殖器的大小形狀顏色重要嗎”;“各種性傾向其實是怎麼回事”等。但是如果要以我生命經驗來說“究竟對性的迷思是什麼”?恐怕離我最貼身的問題,就是我的體型問題了。

每個人一看到這個問題,都會很自然的想到生殖器、性生活、性傾向--這些屬於主流體型的人的“迷思”,但是如果要問我們這種胖子對性的迷思是什麼?很顯然的,我們的體型,往往就已經決定我們的人生--包括在性/別生活上,我們是如何被對待的。

我們從小到大,我們就被要求認知“自己的外型是醜到讓人無法直視”,我們都被要求只能穿長裙,不能穿細肩帶,不能穿短裙短褲,不能裸露所謂“過多”的肌膚。

而再長大一點,我們甚至連穿裙子的資格都沒有,我們被要求只能穿長褲,只能穿T恤和牛仔褲,不可以化妝,不可以做頭髮,我們只能在有限度的“服裝規範”裡進行樸素的打扮,然後一面被要求著裝端正,一面又被社會認為“我們的外表就是如此庸俗”。

我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整個社會就教育我們“胖女人是不可能有愛情的”,所以即使我們都會經歷過情竇初開的年紀,我們都會有那位曾經愛慕的男男女女,然而這種情愫就像未出櫃的同性戀一樣,我們至多只能跟這些人當哥們、當姐妹,我們甚至連兄弟姐妹都做不了。

不用說表白愛意,光是做出讓他們誤會你對他們有意思的舉動,他們就會很大聲的嘲笑你;很刻薄的拒絕你;他們會跟你的社群裡所有的異性做朋友;他們會跟他們兄弟姐妹說出“這世界上有你就沒有我”。

戀愛如此,當然就更不用說對性的探索。

一個尋常的胖子跟性行為的關係,就有如電線與塑膠手套。我們的距離,近到我只要翻開陰脣就能知道生命的起源;然而我們的距離,卻是遠到任何人都可以用性羞辱自己。大家大聲且惡毒的羞辱你“這麼胖沒人要睡你”;大家嬉笑怒罵的說“這麼胖還想有性吸引力是很靠北的事情”。

性,對我們是這麼近,卻又是這麼遠。即使你因此試圖隱藏自己對性的渴望,人們依然還是會嘗試挖掘你深埋在地底的本能,然後當著大家的面前,像當眾被剝光衣服一樣,這樣赤裸裸又疼痛的,被全世界的眼神殺死。

至於你的性傾向是什麼?即使你被社會逼迫成無性戀,這個世界其實沒人在乎你對性或愛情有沒有興趣,人們只會不斷的在沒有愛慾的你身上,不斷地到處嘲笑“根本不像女人”;“自以為很美”;“很想要談戀愛”;“很想要跟人作愛”。

異性戀的價值觀,異性戀的社會觀,這些視角,狠狠地傷害了我們。我們無時無刻都要承受這些羞辱,我們無時無刻都要承受別人的解釋;我們要承受非人的對待;我們要承受全世界的傷害。

然而,即使全世界都明目張膽的告訴你“你的長相不容易引起別人的慾望”,但是當肥胖者不幸遭受到性騷擾或性侵的時候,到底有誰可以訴說呢?畢竟,全世界都不覺得看到你可以勃起,你受傷害要如何讓人相信?

但是當我們談及社會給我們的傷害,我們卻要被說“我們拉位子給自己坐”;“我們讓自己站在受害者的位置”,而所有的性別問題,永遠都是主流身材的性別問題,而我們打從出生開始就承受的不明之冤,究竟有誰可以跟全世界解釋?

因此,我再也不要解釋了!因為社會對肥胖者的傷害,本身就是對性的迷思。我們都承認性不應該只有男人的性,我們都承認性不應該只有異性戀的性,但是對於不同體型的人,我們能不能再勇敢的承認,這世界不應該只有主流性別刻板印象的性?

說到這裡,我想到我大學時期,在回家的路上,曾經被一個路人男生說“妳好可愛”。我聽到的當下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緊張害怕的往前走。

為什麼明明是誇獎,我卻沒有辦法坦然的接受這樣的誇獎?可能是從孩提時期,社會就對我們特別吝嗇,整個社會要求女人“謙虛”,造成我們連那麼隨口而出的誇獎,我們都沒有底氣可以接受。

我們在這個社會上,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我們只是一個擁有女性生殖器的脂肪,我們不是人,我們的存在對整個社會來說連尊重都不值得。

說到底,真正傷害我們的是誰呢?不是我們不自知,不是我們不自愛,而是這個毫無自知之明且又不自愛的社會,一次次的傷害了我們,又一次次的殺害了我們。

但是即使我們曝屍在都市的鬧區裡也沒有人為我們流下一滴眼淚啊!

因此當我看到台灣有公知在倡議胖女性權的時候,我有一百個矛盾,在我心裡咆哮。從理性的女權角度來說,目前所倡議女性的“身體自主權”其實在當前的社會結構來說其實是不能幫助女性提升自己權利的;但是從感性的層面來說,胖女被歧視的緣由,難道不就是因為掌握社會資源的異性戀男性,覺得胖女“不好看”;“不能勾起男人的慾望”,所以我們的權利才會如此邊緣化?

什麼是“性的迷思”?可能有性別研究那麼複雜,但是有更多時候比親身體驗還要簡單。所謂的“關心女權”,不是在於你讀多少書,不是在於你對女權有多少了解,而是對於性別上的不公平,你有多少體會?如果每個人都能深刻理解社會上的不公平,並且用基本的同情心去看待這些事情,我相信性別這個東西絕對不會猙獰的令人厭惡。畢竟如果連你也不覺得“性”是如此普遍的問題,那麼對於性的“迷思”,又要如何化解呢?

【身體意識】為什麼我不喜歡“人生勝利醜胖女”的內容?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