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已停更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

【時事】是什么讓N號房這樣猖狂?色情文化的泛濫如何型塑目前的兩性關系

發布於
修訂於
這篇本來要投稿果殼網,但是果殼網編輯認為這篇講得都是老生常談,很多人都有在講,所以我就直接公開在我的自媒體了。其實我對於“老生常談”這四個字很過敏,因為其實很多人儘管接收這種新聞,但是對社會的色情文化卻不會有比較嚴肅的批判,所以是時候我要表達我對於色情文化的批判,以及自由派女性主義者將色情文化“正面看待”的看法。

最近韓國的“N號房”事件震驚了全世界,也因為N號房事件的發酵,使得國內陸陸續續有更多人爆料國內的性侵與偷拍事件。然而雖然大部分的網友為此事件都感到相當的憤怒,并且有相當多的網友聲援此事件的幸存者(我們在此不用“受害者”,因為很多受暴女性經常撐不過司法正義就在社會的“蕩婦羞辱”文化中選擇自盡了),但這么嚴重的“性剝削”案件,在當今世界上難道是唯一的案例么?而盡管這件事情鬧得滿城風雨,引起這么大的公憤,難道當今社會的色情文化在這起案件中沒有相對的責任么?

因此,我們在這篇文章,透過對色情文化的分析,對性產業的分析,以及目前“自由派女權”與“基進派女權”對色情文化及其產業的爭議,分析一下,究竟色情文化對我們的社會造成的沖擊是什么?

“色情”是如何產業擴平日的文化?

說到“色情”,我們腦海里第一個想的畫面是什么?是那些小黃片里交疊的膚色畫面?還是紅燈區扭腰擺臀的櫥窗女郎?還是色情漫畫中的曼妙女體?還是H-Game中充滿誘惑力的調情畫面?

而事實上,以當前的社會文化來看,“色情”這個文化,已經不僅僅只停留在小黃片和紅燈區,而是在我們不知不覺間,就已經侵入了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每個角落,只是因為我們的文化太將色情文化視為一種“常態”,所以我們才懟社會甚囂塵上的色情文化感到渾然不覺。

相信你走在街上,以及在電視上,你一定會看到女性的內衣廣告很強調女性的胸部曲線,雙乳在廣告上的效果被放大到几乎呼之欲出,即使讓人不想看,也忍不住讓人瞄了胸部一眼;而有時候我們在網路上,也會看到一些游戲廣告,內容充斥着各種撩人女體,以及男性用一種“選妃”的姿態,左擁右抱這些女體,而我們的文化卻將這些廣告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人們卻對於當前的廣告亂象卻毫無知覺。

我們在國內外的綜藝節目上,有時候會看到一些節目,刻意讓一些別具姿色的性感女藝人,分享自己勾搭男人的經驗,以及分享自己的性經驗;或者是這些藝人平時在表演才藝時,也是透過性暗示的肢體語言,進行挑逗和煽情效果。而這一切毫無限制的內容,卻在“節目效果”的名目之下,透過電視與網絡各個媒體,毫無分級的向全世界的觀眾散發,甚至不在乎觀眾本身的年齡,就這樣讓這些畫面直面暴露在兒童青少年的面前,讓全世界無論是誰,都以為所謂的“色情”只是一種理所當然的現象。

因此當我們在譴責N號房如此猖狂之前,我們不僅僅只對這26萬個犯罪者進行道德撻伐,也不僅僅只對受害的幸存者們進行創傷修復以及司法上的支援,我們需要反思的是:是什么樣的文化,才會讓色情文化如此猖狂?是什么樣的文化,才會讓人們以為色情文化其實正常?是什么樣的文化,讓人們覺得色情是一種“必需品”,不應該被質疑?是什么樣的文化,讓人們以為色情文化“正常”,而進一步用更殘酷、更極端的手段,去剝削女體;性虐女體;甚至直接摧殘女體,而有26萬人卻麻木不仁!?

“色情文化”究竟是否正常?

然而其實色情文化正常么?關於這個問題,無論是在女權的角度來看,還是社會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其實一直有爭議。然而筆者今天為什么透過N號房這則新聞對色情文化進行討論?是因為色情文化在我們的生活中,實在是過於泛濫,泛濫到我們看到很明顯是色情的事物我們都會覺得“正常”。所以我們必須要嚴正的討論色情文化的合理性,探究“色情”這件事情到底正不正常。

在評論“色情文化”這件事情時,我們必須要先從“色情文化”的源頭--也就是“性產業”開始說起。

如果你有看過一些像《誠徵辣妹》這種探討性工作的紀錄片,你就會發現,其實我們最習以為常的“普通性工作”本身就存在着性剝削的成份。根據《誠徵辣妹》這部網飛的紀錄片的報導,許多業余成人片的女演員,她們的職業生涯最多只有三個月,如果還要繼續在這個產業工作,她們必須要嘗試更大膽甚至更危險的性交,才有辦法持續在這個產業過生活。而這些影片的內容,往往都是將女人塑造成“非人化”;“物化”的形象,好像她們除了成為男人的性玩物以外,就沒有其他可能了。

因此,我們從產業本身看到影片本身的內容來看,你光是看這些內容,你覺得色情文化真的讓女性有尊嚴么?

另外在《最貧困女子》一書中有提到,有些成人影片公司,會讓有身心疾患的女人從事成人影片界的“三大NG片種”--也就是“吃排泄物”;“重度SM”;以及“肛交”的主題。而事實上,在本書中也有提到有些家長會讓自己殘疾的女兒,給成人雜志公司拍攝戀童題材的色情影像。因此你很難想象,這些性產業公司,會為了綁架這些人的收入,他們會祭出什么樣的手段,讓這些表演者為那一點點的收入,在極度高壓的環境一直被剝削,一直被摧殘,而在家境貧困;智商不足;以及蕩婦羞辱的情況下,很難透過社服單位進行求救?

當然更不用說,以當前社會視角中,最最讓人覺得“正常”的“援助交際”以及“酒店賣春”的從業人員,本身的生活也不好過,原因是因為她們也必須要為了生活讓自己暴露在懷孕和性病的風險,剝奪掉最最基本的尊嚴,在精神和肉體上諂媚客戶;討好客戶,并且為了維持自己在行業的“保鮮期”,要花更多錢維持自己的容貌,以及花更多錢預防懷孕與染性病甚至自己身體受傷的“職業病”。而這一切,還不包括仲介的“抽成”。

因此當這個社會不斷的提出“性產業只是人類文明的正常現象”;“有需求就有供給”時,你是抱持着什么樣的態度去看待這些性產業?你抱持的態度,難道不是用一種男性支配、認同男性、以及男性中心這種“父權體制”的視角,認為女性是“物品”可以讓人消費,讓人宰割,而認為女性在這種高壓環境以及被剝削的現實中是理所當然?

所以今天我在這篇文章質疑“色情文化”不只是在為N號房事件倡議什么,就如同林芳玫在《色情研究》中所提到的:“色情的影響并不是人們看了色情片會去模仿色情片,而是在於色情片以及色情文化帶來的傷害是價值觀上的傷害,它會導致人們只會站在男性的角度去看女性,以男性的性別關固化男女的性別刻板印象,讓女性群體在社會的色情文化下產生‘沉默螺旋’,并且會讓人們以為強暴與支配文化是正常,并不在乎、不理解、不尊重女性的實際想法”。

而色情文化對社會造成價值觀上的傷害,加上整個社會對於“性”議題又矛盾得處在一種曖昧狀態,因此有些人看准了色情文化的猖狂以及社會上的恐性心里,紛紛威脅網路上展示性感美色的年輕女性,使她們掉落性剝削的地獄,但又因為社會的“蕩婦羞辱”文化而使得她們的權利無處聲張,才會造成N號房這樣的悲劇。

就憑這些案例,我不禁想質問放任色情文化的所有人:“N號房的悲劇,難道你們沒有責任么?你捫心自問你們真的一點責任都沒有么!?”

“色情文化”意味的不只是食色男女

當然,色情文化讓人詬病的,不只是在於色情讓女性不被尊重,有更大的因素還是在於,色情在政治上意味着“男性支配女性”,或者是“男性支配任何人”--即便是一個擁有男性性器官的女性插入男體也是。所以為什么色情不能被視為一種“正當文化”甚至是“言論自由”?是因為當一個人限制另外一個人的權利時,這種言論與法律上的自由是背道而馳的。

以N號房這些網站來說,N號房的主謀會威脅幸存者拍攝視頻,讓會員拍攝自己偷拍的影片,以及拍攝自己或其他參與者迫害幸存者的行為,本身就是一種權力展現。

以偷拍或側錄為主題的色情影像本身就有兩個意義:一個是再現真實性,另一個是窺視欲的權力展現——特別是N號房的入會方式,甚至是會員親自侵犯受害幸存者,本身就是在進行這種“支配欲”的權力關系,而在這時候,“觀看女體”以及“用鏡頭審視被觀看者”這個問題已經不單單只是性別平不平等的問題,而是利益團體如何透過支配的手段去擺布沒有發言權的客體,以彰顯自己的權力,以鞏固這個性別結搆并且讓自己在這個結搆中透過性剝削獲得利益。

然而當鏡頭與被偷拍者有所關系時,這其中的政治性不只是關於被偷拍者被偷拍的問題,也包含了“我們如何定義社會”以及“我們如何建搆社會”的問題。也就是說,無論今天我們討論這種讓幸存者自己錄制視頻,或者是主謀與會員們參與錄制犯罪視頻的行為,它本身就帶着一種男性支配的意識形態在里頭,并強化男人與男人之間所建搆的一種“社會權力”,讓男人在使用甚至制造這些色情影像時,會更肆無忌憚,甚至也更不會對自己的暴行有絲毫的愧歉。

因此無論是N號房的性剝削事件,還是我們社會中所謂的“正常的性產業”本身就存在著政治關系,而當“被凝視者”被“凝視者”觀看的時候,無論被凝視者是什么,打從這個關系建搆開始就不存在所謂客觀意義上的“社會價值觀”,而是“由利益團體定義什么是社會價值觀”。因此當我們在看待無所不在的色情橋段時,我們觀看的不只是色情,而是在男性一廂情願的世界里,定義“正常的世界到底是什么”。

“色情文化”中,自由派女權與論戰

當然關於色情的問題,女性主義不是沒有討論過,甚至在女性主義的不同流派中,對於色情文化本身也存在着不同看法。

自由派女性主義(Liberal feminism)認為,女性有選擇從事性產業性工作的權利,他們認為女性從事性工作可以讓自己擁有力量,而同時讓色情正常化也可以減緩社會上的“蕩婦羞辱”并且讓社會用更正常的角度去思考性議題,讓性不再是羞恥的事情。因為自由派女性主義者認為,女性所有的歧視是在於社會將女性分“良婦”與“蕩婦”,而女人隨時都會因為受到“蕩婦羞辱”讓自己在社會很難立足。所以自由派認為,如果女人能夠更自由的觸碰“性”的領域,可以自由拍攝性感寫真以及進行性感穿着,或者是自由的與其他人發生性行為,甚至可以選擇以性工作作為職業,那么女性在性方面會更能有自己的自主權,并且讓自己身心更自由。

但是基進派女性主義(Radical feminism)對於自由派的觀點有不同評價。基進派女性主義者認為,當前的性別結搆本身就對女性不公平,特別是女性在性方面又處在一個性別極度不對等的狀態,也因此在當前的性議題上,無論女人怎么提倡性感、自由性行為,或接觸性產業,女人的社會地位是不可能因為這些行為有所提升,甚至會因為這些行為使得女性的社會地位倒退,原因是因為男性中心的社會本身就不把女人的意見當回事,再加上色情文化造成的“沉默螺旋”,這些行為會造成想在其他領域努力的女性,會因為這種社會文化造成她必須要好看或有性吸引力,她的能力才會被看見,這是對女性運動的傷害,是一種女權倒退。

“N房”在批什么?

因此當我們從色情文化的角度來看,今天N號房的悲劇實際上是整個社會對於色情產業的縱容。我們的社會一直以來都很放任色情文化,特別是社會上很多女性其實本身也在放任色情文化,甚至參與色情文化,制造色情影像甚至產業,因為我們的社會不斷的告訴所有人“食色性也”,人們認為色情只是一種本能,是一種“成人童話”,而忽略色情文化意味的是對他人權利的限制,是將對他者的暴力表演化的畸形文化,是一種污蔑,是一種霸權。

當我們在批評N號房時,我們不只是要伸張正義,我們必須要對自己的社會有所反思,到底我們是放任什么樣的人去做這么殘忍的事?是我們放任什么樣的文化塑造出這么殘忍的犯罪?

對於此事件,我們必須要進行深刻的反省,我們必須要有所覺悟去根除這種不公平的性別文化,我們必須要有所覺悟去拆除這種畸形的性別結搆。很多人--包括自由派女性主義者認為,不讓女人自由的販賣性感、自由的與陌生人進行性行為,甚至是自由選擇要不要從事性產業,等同於讓女人的地位回到伊斯蘭國家的地位。但是筆者認為,所謂的女性權利并不是形式上讓女人可以做什么,而是在觀念上我們必須要限縮男人在想什么、做什么,我們才能近一步談女人可以做什么。

如果要說女性的性自由,這也是我們拆除當前的性別結搆以后,才可以有女性性自由的結果。假如我們的社會,一再的放任色情文化;一再的放任男性支配的文化;一再的瞧不起女性;一再的給女人分純潔淫蕩。但是一方面卻又鼓勵女性展現性感以及性自由。請問N號房的事件會有結束的一天么?因此我們是時候該認真談談色情文化這些事情,畢竟如果不直面色情文化本身的權力關系,那么即使受眾長大了,色情對社會所造成的影響,他們可能永遠不懂!

資料來源:
《色情研究》/林芳玫/2006
《Hot Girls Wanted》/Jill Bauer&Ronna Gradus /2015
《最貧困女子》/鈴木大介/2016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