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已停更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

【時事】我其實真的挺不想寫這件事的……

發布於

最近兩岸演藝圈出了一件醜聞,不過因為本篇的內容不是要批評某位台灣藝人嘛,所以我就一句話戴過這件事情。我想說的還是對於台灣性別圈--特別是自由派女權的看法。

其實我很少在關注華語流行圈,可能我還是關注華語獨立音樂比較多吧?所以如果不是因為某台灣藝人的醜聞鬧大到連反台灣的大陸推特都在嘲諷,不然我還壓根不想理這件事情。而且與這個藝人相比我反而對他的粉絲頗有怨言,因為從小到大嘲諷霸凌我的都是他的粉絲,所以相較於他本人我對於他的粉絲沒什麼好印象。至於那為台灣藝人……好吧,我真的沒什麼印象。

不過我今天開篇寫這篇文,就像我開頭所說的,我對他沒什麼看法,但是對於所謂“自由派”女權倡議的一些事情,我是挺有意見的。那麼“自由派女權”到底說了什麼?簡單來說大概就這幾點:

1. 性的流動是很複雜的。
2. “渣男”也許渣吧但是我們怎麼知道他為什麼會變得那麼渣。
3. 我們不是當事人,不好判斷。
4. 在批評渣男以前也許我們要先看到情慾困境。
5. 你在關係中難道沒有說過謊嗎?為什麼出軌就不可以?

首先我們得承認這些說法大概率是沒有錯的,但是問題是,即使情慾有這些困境,難道背著伴侶出軌或者是有其他性實踐是正確的嗎?我知道我的立場對保守的人來說太開放而對開放的人來說太保守,但是我想說的是,你今天選擇這段關係,就代表這件事情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而是你和你伴侶的事情,所以你要為你的選擇負責任。

我是無性戀,我也許不懂什麼是感情,但是退一萬步來說,如果今天你因為約炮或劈腿,甚至做更危險的“多人運動”,那麼一旦染病,那麼在大家都不知道你私生活的情況下,這個風險是很大的。假設你今天跟一個人約炮,染病了,然後你之後又約一個A女士;B酒店小姐;C曖昧對象;D粉絲;然後又跟你的E女友上床,你覺不覺得這個傳染病風險會擴散到其他人身上?然後因為不安全的性行為造成更大的擴散?

好,那麼今天我們不談健康的事情,那麼你跟你的伴侶約定好“只能兩個人互相忠誠”,但自己私底下卻違背這個承諾,這算不算是不守信用?如果你今天對你的伴侶都可以違背承諾,認為“男未婚,女未嫁,甚至就算男婚女嫁,為什麼我們要拘泥於這種‘傳統’關係”,那麼你之後在對其他人承諾時,別人會不會因為你過往經驗不守承諾還理由一大堆就對你抱持懷疑?你對你伴侶都這樣人家憑什麼要信任你?

我們今天不要談什麼女權什麼情慾流動,我要說的是一個人最基本的“誠信”問題。也許你有很多問題,你就是經不起很多誘惑,但是如果你信任你的伴侶,你難道不能好好跟他談談嗎?再來如果真的談到最後你伴侶真的不能接受,你難道不能為了你的伴侶忍住誘惑嗎?如果你經不住誘惑,你怎麼敢說你還愛著對方?你怎麼敢說你會為他今後的人生負責?

所以我覺得很多事情你既然選擇了就沒有那麼多理由;如果你有一大堆理由並不遵守這個關係,只是說明你不夠愛他也不可能對你的選擇負責任而已。但可笑的是,當我們連提出“健康”這個最低訴求時,都還有性自由派拿“同志也被性病歧視”這種話當歪理,然後自己也拿不出什麼站得住腳的論述,然後在各種貼文底下到處詭辯,而同時這一大批人到處鼓吹宣揚他們所謂的“性解放”,鼓吹大家要積極發展性實踐,然後性實踐的風險;社會對性病(特別是愛滋病)的歧視;以及當前的性別結構都輕描淡寫避而不談,這樣的“性別運動者”,本身就是非常非常不負責任的一群人!你們能為你們鼓吹的主張負責嗎?如果有人因為你們鼓吹的東西而受到傷害,你們能為他的人生負責嗎?

關於那位台灣藝人跟他前女友怎麼樣,作為吃瓜群眾,我認為這當然是他們情侶間的問題,我們當然管不著。但是一個自稱在“提升女性”以及“解放性別”的群體卻處處講一堆歪理,不負責任的鼓吹所謂的“性實踐”,我就不能接受了!因為作為社會運動者,你的一言一行不只要對自己的聽眾負責,也是要向社會大眾負責的,就像那位男藝人出軌要對自己負責與對他前女友負責一樣。

所以每當有讀者問我性別問題以及問我要不要性實踐的問題時,我通常會比較強調他們要為自己的身體以及自己的社會關係負責,如果你能承擔後果,你就去吧;但是如果你自問你不行,你也不要挺而走險。一個人要做一件事的前提本來就是要對自己的身體以及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不是講一堆歪理把錯的硬凹成對的,然後到處宣傳,結果有人受害了自己又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我一直不喜歡所謂自由派女權一直拿性解放的名義去散播那些歪理和不負責任的話,然後自己又沾著“進步思想”的光然後覺得自己造成的傷害的跟自己沒關係,接著又拿同一套歪理去鼓吹更多人加入。而且說實在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樣覺得,而且我們都覺得在社會對性病與當前的性別結構上有巨大歧視的情況下鼓吹這些其實無助於性別平等的提升,反而如果有人因此造成傷害,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下,他不一定扛得住這些。

每個性別要能安安心心的約炮以及嘗試各種性實踐,應該是當社會真正落實到性別平等以及反對性病歧視的前提之下才會有性解放的產生,而不是也不可能在性解放的前提之下拆解社會的性別與性病歧視。

話說到這裡我想我這篇文章可能又要被自由派群嘲了,但是現在的我已經很淡然了。但不管怎麼說,自由派對那位男藝人的評價給了我們一個啟示,就是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而不是滿嘴脈絡但是卻看不見真正受害者的脈絡(還會群嘲受害者),期待我們的社會能夠真正達成性別平等的社會,而不是一堆美女或敢露的女人,天天販賣性感強化性別刻板印象還說自己在提升女性權利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