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性別議題|肥胖者培力|各種沒有用的知識

【時事】從國民黨的“曇花運動”看到人生的荒謬

本來這篇要納入“荒誕人生的生存之道”第四集,但是想說大陸那邊沒有辦法發佈這則時事評論,所以這篇也不納入同系列裡面了。當然可能會有反對者想要炮轟我,但是我無所謂,因為我寫這篇也不是要批評哪個政黨,我只是想到一句話:當你討厭一個人的時候,你會不知不覺會變成跟他一個樣子。

圖源:中央社

國民黨在轉型之前,他們從大陸時期貪腐到台灣,直到台灣進入民主化以後,這種現象才漸漸結束。而在過去的舊民國時代,因為台灣島內在國家定義以及政策上有分歧,所以當年的社運人士也透過社會運動豐富了民國的歷史。

而轉眼過去,經過了20幾年的和平民主的時間,大家覺得民主是相安無事的時候,突然爆發了“太陽花學運”。關於這個學運,民間的看法相當兩極,但是無論這個學運造成的結果如何,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所以就不要在多加評論這些事情了。

但是這次國民黨佔領立法院,從事發起因到這整件事情的發生,作為一個單純的台灣島民,我看到的是人世間的荒謬。想當年,那些噁心太陽花的大人以及年輕的精英份子,他們現在怎麼看待這次佔領?而當年那些為太陽花感動的網路意見領袖以及不諳世事的小青年,他們怎麼嘲笑這些佔領議院的大人?

當然更不用說在幾十年前為了貪腐的國民黨進行抗爭的人,如今掌握了權力也開始變成當年自己最討厭的群體的樣子,甚至連造神的模式也跟那個丟掉大陸的光頭沒什麼兩樣。想想看,這不荒謬嗎?如果自己也抵擋不了憤怒以及誘惑,那麼究竟人都是差不多的不是嗎?

我不接受“這不一樣”這種說法,因為橫看豎看都是一樣的。只是雙方彼此覺得自己比對方更有道德優勢,所以才會自以為自己跟對方不一樣。然而實際上,大家都一樣醜陋,大家都一樣經不起誘惑,所以才會覺得國民黨很低能,所以才會一直說國民黨佔領議院想要吹冷氣,而忘記自己當年也在議院吹冷氣。

我不接受“我們不一樣”的說法,就像自己從前被家長家暴,長大就會家暴自己的小孩;就像自己從前被人霸凌過,到了成年以後就會在職場霸凌別人。

你們不一樣,因為你們從來沒有差別過;你們沒有錯,因為你們從來沒有對過。

我們很努力想要試圖讓自己不要成為自己最討厭的樣子,然而事實上,無論我們如何逃離這世間的荒謬,我們仍然還是逃不過深淵的觸手,讓我們墜落這個荒謬的深淵。如果我們能夠坦然的接受人生的荒謬以及接受自己的荒謬性,或許我們更能意識到存在於自身的荒謬,而期許自己不要被人世間所誘惑吧?假如人生在世所有事情都讓人可笑,那麼當自己能夠承認自己是人間大型遊樂場上的一個小丑,或許我們才能坦然的接受人類的歷史本身就是一個笑話,並且用從容的態度,笑看這些為了笑話而庸庸碌碌的眾生吧?

後記

我有在追蹤像“台灣傻事”之類的微博,也有看一些翻墻大陸網民的反應,我發現大陸網民也覺得國民黨這種行為很可笑,也唱衰國民黨這種行為。我雖然打從一開始就不期望大陸網民會支持國民黨,但是在我看來更像是大陸網民不爽台灣很久才會連鴿派的國民黨也跟著唱衰。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只能慶幸我好想不支持國民黨一段時間了,不然我會很難做人吧?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