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性別議題|肥胖者培力|各種沒有用的知識

【日常】我的日常小日子(2):埃及妹妹請我改稿

這其實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了。有個中文系的埃及妹妹,因為收到大陸好友寄給她的齋月燈,所以她寫了一封簡單的短篇信件,希望我幫她修改。

我當時在改信件的時候便想,埃及妹妹是女生,是不是要用比較可愛的口吻回信呢?但是因為大陸人比較大落落,不會有台灣那種嗲來嗲去的語氣,所以還是盡量讓信件的口吻改得比較正常一點吧?

不過,因為我是第一次知道伊斯蘭教有“齋月燈”這個東西,我詢問一下,她告訴我齋月燈是這個:

這個東西顛覆了我對於宗教的想象,因為我有參加過佛教和天主教的宗教儀式,我一直以為宗教生活都很死板,但是想不到伊斯蘭教蠻懂生活情趣的。

看到這個齋月燈,老實說我也覺得很好看。如果我們家之後有請伊斯蘭國家的幫手,可能有一個答謝禮的選項了。(我們家都會送禮答謝東南亞的幫手,只是有時候會因為他們的特定民俗習慣,不知道要送什麼,所以我們通常都送一些吃的)

然後我們說著說著,她之後才發現我是台灣人,她就問我說“為什麼中國要跟台灣爭”?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其實是問“為什麼大陸想要得到台灣”,不過雖然知道她在說什麼,但是我覺得很尷尬,因為基於憲法版圖,我認為台灣跟大陸合起來是中國,但是有些中文系的老外好像不懂“大陸”是什麼,所以我用最簡單的中文跟她解釋為什麼大陸想要台灣。

我說:“從前從前大陸有兩個黨,一個是國民黨,一個是共產黨,但是因為兩黨有’爭吵‘,而國民黨輸了,所以國民黨就來到台灣,然後大陸和台灣彼此爭奪’誰是中國‘。就這樣,這個爭吵就一直到現在了。”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故事沒有講得很完全,因為我們都知道之後的台灣人再也不爭吵“誰是中國”了,但是我們都知道這個“爭吵”還沒有結束,所以中共才執著於台灣。但是關於這麼複雜的問題,我也很難用中文跟這個埃及妹妹解釋,也許等我英文比較溜了,我才能繼續跟她說之後的“爭吵”怎麼了。

不過之後她有提到大陸的言論環境有點不友善,感覺有點不舒服,這也是讓我覺得很尷尬的地方。雖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尷尬什麼,可能是因為我跟大陸民間交流久了我也知道大陸人心裡在想什麼,所以我才會覺得輕易說別人的言論環境不OK很尷尬。但是我知道其實大陸一直以來都有進步,只是因為手機上網普及,上網門檻變低,大陸中央有他的政策,才會讓人覺得言論自由有點收緊。

但是即使如此,我覺得大陸有朝一日還是會變得“自由”,只是什麼時候才會變得比較自由是個很難說的事情,可能要等大陸剷除貧窮了;可能要等大陸出現一個哥巴契夫;又可能必須等到大陸整體國際影響力超越西方國家了,才有可能讓大陸的言論環境變得自由。

所以要問我的回答是什麼?我回答說,這些其實都是需要時間的,原因是因為以前的國民黨也是這樣,所以我相信共產黨也可以,因為大陸確實是一點一點慢慢進步,所以你可以期待大陸慢慢變好。你在學習上的投資,不僅在今天,甚至未來,都會有很大的收穫。

不過說完這些,我其實又覺得有一點心虛,原因是因為大陸的政策有很多都是受到西方勢力影響,而其實也不是只有大陸,連俄羅斯也是,所以我們很難說在國際角力之下,大陸能落實言論自由嗎?但是要論言論自由這件事情,其實未必沒有地方讓我們期待,因為其實以前不自由的地方也開始變自由了不是嗎?

所以言論自由的問題,只是時間的問題,這也不是什麼需要批評或讚美的事情。不過我在給她改稿的時候有提到Matters,跟她說可以在這裡練習用中文寫小日記,讓大家給她鼓掌,這樣一面居家隔離一面有錢賺,是個很不錯的消遣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