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女性成長|性別議題|個人雜談|雜多知識|不要光顧著關注我要按拍手|要拍五次手 合作請來信:hollowerhu@gmail.com 我的據點:https://linkby.tw/hollowerhu 請支持我:https://liker.land/ladycartman/civic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酸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噢。

【政治】簡單來談一下為什麼我覺得台灣泛藍政黨及其支持者一直失敗的原因

發布於

說失敗其實也太嚴重了,但是就如何吸引年輕群體以及掌握社會正義的話語權,確實泛藍政黨及其支持者是比較弱的。

根據我瀏覽泛藍支持者的一些貼文,以及Youtube的實況來看,泛藍之所以只能吸引跟他們有相同立場的人,而無法更進一步去擴張自己的支持者,有一部分也是跟他們的價值觀和論述能力有關係的。

舉個例子來說,之前部桃有醫護人員在桃園到處趴趴走的時候,有些泛藍的專頁主覺得將這件事上升到正義不正義太言過其實,但是真要說他們為什麼對這種言論很不屑,他們其實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他們通常會覺得:“欸,本來就這樣啊!你為什麼要嘰嘰歪歪?而且你之前也不是這樣說的阿!你在嘰嘰歪歪什麼?”

但是問他們“為什麼本來就是這樣”,他們又會直接說你蠢或者直接貼一個左膠的標籤把你打發掉。

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人(特別是年輕人)會覺得泛藍群體不近人情的原因。

很多泛藍群體會覺得這世界的一切都很理所當然,他們大多不承認這世界上的確存在弱勢,所以當他們在提到社會正義的部分的時候,他們會覺得“這世界根本沒有弱勢”,並且認為“你之所以弱勢是因為你不夠努力”。

這也造成泛藍群體丟了一把槍給台獨使,並且讓台獨有機會假借人權的名義攻擊泛藍政黨。

很多台獨都問我說“你為什麼要支持國民黨”並一再的勸我“祖輩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未來是我們的,你要支持台獨”,但是為什麼我始終不會因為人權議題而支持台獨?是因為其實台獨在人權議題上也只是把人權當工具,而不是真正支持人權議題,否則為什麼每次在談到性暴力問題時,永遠談到的都是完美受害者而不是更普遍不完美的受害者?甚至我們提到這一點還會被罵,導致更無法發聲的群體就這樣被“表演性自由派女權”淹沒在輿論底下?

但是即使在人權議題上,絕大多數的台獨其實並不會認真看待人權議題,為什麼泛藍還是始終不明白這一點,並且一直擁護非常保守的價值觀,甚至把真正在研究人權這一塊的人打成左膠?因為多數泛藍因為覺得只要自己努力就能得到自己想擁有的一切,不想了解社會弱勢實際上在想什麼,甚至要如何有條理的解釋自己的脈絡也懶得研究,才會導致社會正義一直被敵對政黨利用。

再舉個例子好了,我三年前說我不支持女權了以後,有MRA支持者很興奮的問我要不要支持MRA,想當然我是絕對不可能支持的嘛,因為我從小就被MRA式的噁男霸權下長大,我怎麼可能會支持MRA?但是為什麼MRA會這麼理所當然認為我反女權就要支持MRA?因為就跟大多數的泛藍一樣,他們不認為自己對廣泛女性有傷害,認為男人的處境比起像我這種多重弱勢還要弱勢,甚至還覺得男人施加在他們身上的暴力也是女人害的,這種群體要我憑什麼支持?

當然我寫這篇也不是一刀切的認為台獨都假仙偽善裝善良,因為我確實也有接觸過不少真正關注人權議題的台獨。關於這種有愛心的人,我是很感謝的,但是這篇文的用意,還是在於泛藍群體在解釋自己脈絡或與台獨進行辯論的時候,能不能有耐心的了解支持台獨的人心裡在想什麼,你們才有材料反駁台獨?而不是用一種“你在說什麼廢話”的方式,覺得台獨倡議的東西都很沒營養,但是真要論述時自己又不知道該怎麼論述。

就像我在前段所提到的“部桃事件”,其實是可以用垃圾桶決策法去做討論並且做政策決策的方法,因為這個事件最關鍵的原因有兩個,一來是醫護人員長期一直被關在醫院,在出入不自由的因素下可能會讓他們覺得個人權利受損,才會覺得外面的餐廳拒絕他們很受傷;可是問題是,外面的餐廳如果要照顧這些醫護人員,他們一定又要將醫護人員跟一般民眾隔離,並且要花時間在餐廳進行消毒,這有可能會導致店家收入受損的情況。

所以這個問題本身的折衷辦法就是盡量讓餐廳外送到醫院去,而不是彼此責怪對方都不講道理。但現在的情況是,雙方彼此並沒有想要向說服對方的想法,而是單方面的互相指控,那麼這種討論到底算討論嗎?

我覺得有些事情其實很簡單,只是要不要認真討論的問題而已。如果雙方看事情的方式都只看到自己而不看全面,那麼到底有什麼討論的?所以做人還是要謙虛一點並且多參考對方的想法吧,如果每個人都預設彼此都是笨蛋,那麼政策執行永遠都是白癡政策,那這種民主到底能幫助我們什麼?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