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女性成長|性別議題|個人雜談|雜多知識|每週六更新 合作請來信:hollowerhu@gmail.com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酸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噢。

【性別】你眼中的女性形像不是你的女性形象:談男性中心主義如何讓我們認為“女人是什麼”

發布於

(本文於2019-08-06發佈於知乎專欄)

這次的標題很繞舌,而且其實這個主題曾經有談論過,不過對於社會如何定義女性形象(或者應該說是“臆測”)直到今日還是一個持續不斷被討論的話題,不如我們從性別以及其他類似的角度來談論“女人的形像是什麼樣子”。

記得將盡快十年前剛進入大陸社群的時候,我在百度貼吧有看過一個貼吧分類叫“網絡紅人”。當時所謂的“網紅”不是我們現在所謂的網絡紅人或Youtuber 之類的人物,而是透過輿論嘩然讓人嘲笑的網絡人物,像“鳳姐”就是當時網紅的代表人物之一。

其實談起鳳姐這個人,我從她最紅那時期到現在,我都不覺得她有什麼好笑的。特別是她曾經開出擇偶條件,大意是“要聰明要有顏值以及起碼的經濟地位”時,我覺得這真的是沒什麼爆點,因為我不覺得一個農村女孩沒資格開出這些條件,所以我對這個網紅一直以來都不懂哪裡好笑。

不過說起來台灣也不是沒有這種人,像十幾年前的如花、許純美就是一個例子。說起來這些人和鳳姐被嘲笑唾棄的聲量也不相上下,可是十多年過去了,當我們回首看待這些“怪咖紅人”時,或許最該反省的,沒有別人,就是我們自己。

不如這麼說吧。我們從小到大有沒有看過有些長得不那麼好看的女生被霸凌,或者是看到那些女生做一些很滑稽的舉止讓我們覺得她很蠢;或者是你可能在網絡上也會看到有些很胖或很醜的女生拍攝沙龍照或者是性感視頻的影音,讓後配上自吹自壘的文字,讓網友嘻笑辱罵,嘲笑她們“不照照鏡子”;“不知自己斤兩”─ ─其中包括女生在內,也同樣嘲笑這些人,也同樣覺得怎麼有人不要臉成這樣,並且認為自己絕對不會變成這樣子。

然而當你取笑完這些人以後,當我們回頭反省自身,如果把這些你覺得很好笑的人跟實際的“正常”女生相比較,你覺得其實這些你覺得很好笑的女生真的會這樣嗎?到底是因為這些人是怪人神經病?還是因為有某種力量限制什麼才是真正的女人,所以你才會真以為真的有這種瘋子生存在這世界上了?

這種定義什麼是“正常女性”的行為,其實是一種男性中心主義的投射。

我們就從我們在生活中最常見的問題來說。我們常常問,男人喜歡看網紅臉的美女,那女人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呢?十之八九女人都會回應“是猛男”,然而當你花一段時間思考自己真正喜歡的男性的形像是什麼,可能不見得是猛男,可能是韓系花美男,可能是歐美成熟男,甚至可能是二次元人物……女人對男人的喜好其實不一而同。

這就是在男性中心主義中,我們直接將男人的行為和思維直接套在女人身上的結果。

所謂的男性中心主義,指的是用男人的視角看待以及臆測男人以外的人事物。也因為是從男人的視角出發,所以我們很容易把男人行為和思想直接套在別人身上,而沒有深究這個人實際上是怎樣。

就拿上面的例子來說,我們之所以會直觀的認為女人一定喜歡猛男,是在男性眼中,猛男才是美的象徵,既然男人覺得猛男很美,那女人應該也會喜歡猛男,所以他們就直接把男人的行為模式直接拷貝在女人身上。所以我們才會有個刻板印像是“男人喜歡網紅臉,女人喜歡猛男”,但實際上可能不完全是這樣子。

因此當我們在看網絡上看到那些又醜又奇葩的女生的時候,一般女生不會覺得自己會是這樣子,是因為在男性中心主義下,每個人都被男性定義──包括不好看的女生會是什麼樣子。因為在男性中心的思維下,他們不覺得這些不好看的女人行為正常,畢竟打從外表對男人而言本身就不正常。那麼當男人對醜女的想法影響到其他群體時,當然會有“醜人多作怪”;的刻板印象。

所以為什麼一般女生在看待那些很醜的奇葩女,不會意識到是不是有巨大的力量在定義女性?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其實並沒有讓女性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反思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才會真的以為這其中的對視並沒有外力干涉在其中?

就像班上那些被欺負的醜女一直被說醜人多作怪,有沒有可能是她一面被受到男性對女性的刻板印象的壓力,收斂自己的行為,但是又一面受到集體主義壓力,要求要努力討大家喜歡,所以她們的行為才很奇怪?更不用說那些完全不符合社會審美的女性拍性感視頻傳到網絡上,有沒有可能她這個視頻本來就不是給你們看的,但就因為有些不是要求對象的受眾覺得很滑稽所以把這個拿出來取笑,然後你就覺得醜女都這樣,使得外型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性,在言談舉止受到更多的壓力?然後在男性中心主義下,沒有人用其他角度看待這些群體?

這樣說可能有點刺激,但是從男性中心主義對人的定義,到影響每個群體在社會生活的方式,男性中心主義在本質上是有那麼一點霸權主義的。這讓我想到東方主義有提到西方人如何用籠統的印象去想像以及臆測亞洲人的文化和思維。用比較具體的兩則舊聞來舉例,在美國曾經有個博物館因為展覽日本的藝術品而發起穿和服打卡的活動,引起亞裔的不滿;此外還有萬聖節美妝產品中也有出現裝扮成日本藝妓的美妝,這也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其實歸根究底,要根除單一視角的局限,仍然還是要從看事情的根本方式進行改革。可能會有男人表示不服,覺得“我是男人,我怎麼可能不用男人的角度看事情呢?”當然也不可否認其他族群,例如女性、年長者、兒童也會從自己的角度看事情,然而現在提倡多元視角正是為了避免單一視角造成的歧視進而引發群體衝突,所以我們才要盡量從多元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情是怎麼回事。

我相信大家都不喜歡自己被說歧視,然而我們必須要承認,我們在這個社會,都有或多或少的歧視。如果我們要讓自己不要那麼歧視,或許我們從現在開始就當一個試圖去傾聽別人的人,當社會開始溫柔了,也許我們看事情的角度也會一起變得更溫柔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