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性別議題|肥胖者培力|各種沒有用的知識

【寫作史】說到寫H文這件事情

剛剛在方格子跟一個寫情色文學的老師談我對她作品的心得,雖然我直接表明我作為無性戀對她的作品其實沒有什麼感受很失禮,但是因為老師的作品確實有值得借鏡的地方所以我會很認真follow她的作品。大家可以點閱筱貓老師的作品,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哦!

不過一個無性戀看情色文學這件事情確實很趣味,雖然說我是“後天無性戀”,照理來說要分析我的行為或多或少還是離不開有性戀的脈絡就是了。所以我這種人要說看情色文學沒想法也不完全是這樣,只是我可能因為在過往的人生經歷被社會抽離掉性慾的部分,所以我對情色文學的態度才像一般的無性戀一樣。

那麼我以前有寫過情色文學嗎?老實說,我學生時代寫的情色小說也不是情色小說,就只是一個單純的H文而已,沒有什麼色,更沒有什麼情,只是一群小腐女小百合狼在那邊意淫而已,根本稱不上有什麼“情”、“色”。畢竟年紀那麼小,哪懂什麼“情”和“色”阿?就是一團肉文在那裡然後一群小朋友看得很High而已。

這麼一想突然也發覺其實H文也不是H(變態)文,而是“High”文吧?反正這些肉文的目的也只是意淫者的自High,誰管其中的情情色色阿?

不過從這裡其實也可以看出來網路上的H文反映出什麼狀況。我認為學生族群寫H文的風氣,與其說是對性很好奇,不如說是對性很憧憬,才會寫那些。但是實際的性是如何?其實很多情場上的風雲人物都覺得“沒什麼,只是活塞運動”而已,甚至失望的人也有。

但為什麼這世界上仍然有那麼多的情色作家,半夜坐在電腦前慢慢碼著人間情色?大概是因為除了活塞運動外,一定還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在這個行為之中才會讓人這麼有心得。

由此可知其實“性”這種東西,過程不是重點,而是其中的情感交流才是這個行為的關鍵,不然情色文學不會這麼讓人津津樂道。

那麼話說回來我作為一個在青少年時期成為“後天無愛戀”,在大學時期成為“自性戀”的人,對H的想象是什麼?其實我以前寫H文時從來都不是會詳細描述過程的人,常常會用一些形容詞描述H的過程,甚至有很多時候我寫一個H橋段常常是兩三段就沒有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朋友和讀者看了我的文都會覺得特別色,我甚至在LOFTER發要H不H的橋段我還被管理員刪文,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文到底是黃在哪裡導致連管理員都要怕我。

至於我以前比較喜歡寫哪方面的H文?寫最多的當然是BL題材(我甚至還寫過不少BL虐文以及獵奇文),當然也有GL題材甚至描述自瀆的也有。但是我對於BG和GB的題材特別排斥,可能是因為這類題材的政治性很重導致我很厭惡這種看起來就不平等的題材。

但不管怎麼說,自從變成“Aro-ace”以後我就對愛情與H徹底絕緣了。我希望我重新提筆後第一部寫的小說是歷史戰爭小說以及諜戰驚悚小說,沒有所謂愛情也沒有所謂H,就只是一個很尋常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但是現實生活中已經夠頭痛了,我大概也不會再花腦筋讓自己更傷腦筋吧?就如同所謂的H文也只是沒有性生活的人的戀愛時刻,如果所謂的人生總是那麼簡單,那麼要寫小說也就不需要看風水挑時辰了吧?


想要了解我對兩岸議題;肥胖者培力以及各種沒有用的知識嗎?歡迎訂閱我的方格子,也歡迎參觀我在墻內墻外的自媒體,謝謝您。

方格子豆瓣微博Mastodon個人網站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