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女性成長|性別議題|個人雜談|雜多知識|每週六更新 合作請來信:hollowerhu@gmail.com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酸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噢。

【女權】從針對賣性者的兇殺案來談為什麼性產業不會讓女人有力量

發布於

(本文於2020-08-13發佈於方格子與IG帳號)

開膛手傑克;香港鳳姐連環劫殺案;日本東電OL殺人事件;美國綠河殺手;以及英國伊普斯威奇連環殺人案,他們的共通點都是針對婦女的謀殺案--而且是針對賣性者的謀殺案。直到現在,全球數以萬計的賣性者,仍然無時無刻在各種紅燈區以及社會的角落遭到無情的謀殺,這對支持性產業合法化的Liberal派女權而言,無疑是狠狠打了Liberal派一個響亮的巴掌。

Liberal派女權認為,基於古典自由主義的前提之下,女人可以自己選擇自己是否從事性產業的權利,並且認為從事性產業可以有效讓女人的性得到充分解放。所以性產業對Liberal派而言,是讓女人培養力量的指標,並且能夠近一步讓性產業去除污名化,讓性產業成為一份普通工作--就如同普通勞動一樣。

然而事情是這樣子嗎?

事實上,性產業本身就是色情文化的集大成。所以當我們對色情習以為常時,我們本身忽略色情文化的本質是在於對女性的性化、玩物化,以及對女性的剝削,所以我們的社會才不覺得色情文化不對,甚至還荒唐地認為色情文化是前衛的象徵。但如果性產業真的有如Liberal派所言可以“解放女性”,那麼全世界這麼多賣性者遭到謀殺是因為何故?這就要讓我們從性產業的本質開始講起。

所謂的性產業,顧名思義就是提供性服務而產生的職業,然而性產業真的就只有提供性服務這麼簡單嗎?其實性產業所造成的結果不單單只是為了提供性服務給消費者(特別是男性),同時也是在複製男性對女性的刻板印象,畢竟從事賣性的人必然會將自己玩物化或者是讓自己更符合消費者的理想狀態,所以從事這個產業的女性必然會將自己的人格矮化以博取消費者喜歡,進而得到收入

那麼這個產業的從業人員既然會將自己的人格矮化,那麼對於消費者而言,自然會產生一種“如果我有力量,那麼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的感覺。特別是當我們這個社會本身的性別結構,本來就把女人無時無刻性化和玩物化,那麼當女人從事性產業的時候,自然是不可能獲得任何力量的,而這也是相較於男性賣性者最關鍵的差異點。

所以當我們在談性產業本身的問題時,我們談得不是色情從業者本身到底有沒有問題,而是使用性產業的男性消費者本身到底有沒有問題,我們才會討論性產業本身是不是一個製造社會不安的大問題--因為當使用者覺得他自己擁有支配女人的權力的時候,他當然會希望這社會上每個女人以及每個環境都是如此,所以當我們在談性產業的問題時,其實是在談主要消費者--也就是男人--他們如何藉由色情思維製造社會的問題

這也導致為什麼前一陣子台灣在討論性產業合法化的時候,沒有一戶人家會希望紅燈區開在自己家附近,是因為使用色情的男性消費者他們不只會玩物化賣性者,他們甚至連周邊那些不是賣性者的婦女與女童都會去騷擾。而這也是我們為什麼直到現在都不可能開闢紅燈區的原因,因為人們不是覺得賣性者有問題,而是覺得那些買性的男性消費者更有問題。但是由於整體社會並不在乎女性的看法,所以才導致這個問題不被討論,或者轉移到女性身上,讓“男性”這個問題,成為房間裡的大象,而沒人提出這個想法。

那麼我們再更細談性產業本身的風險。

首先,這些專挑賣性者的連環殺手,他們犯罪的因素有很多,例如價錢談不攏,例如自己性無能,例如覺得自己是正義魔人,例如各種例如。但無論是哪個例如,這些都呼應前段所言--因為男人覺得在這個不公平的環境下,他們覺得自己有權力做任何事情,所以他們在行兇時,自然也不會手下留情

其次,很多賣性者本身可能是來自破碎的家庭,或者可能自己跟原生家庭斷絕了關係,所以她們在與家人的關係間,可能是疏離的,甚至根本沒有家庭可以撐腰的,所以這些專挑賣性者的殺手自然是沒有什麼包袱的。因為他們覺得“反正殺了她們不會那麼快(甚至根本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以他們才會不帶任何愧疚感的行兇,或者多次行兇。

再者,其實很多把持性產業的黑手黨跟警察間本身存在著一種恐怖平衡,雖然他們彼此都是對手,但是有的時候警察可能不想打破這個恐怖平衡,所以在面對賣性者的兇案的時候,可能不會那麼認真處理這些兇案。另外對於性產業而言,由於每個從事這個產業的姑娘都是“消耗品”,所以當然這些產業自然也不會積極要求警察注意這些兇案。而黑手黨和警察間本身的恐怖平衡,也是讓連環殺手不眨眼得犯下多起賣性者者的兇殺案的原因之一。

最後就是,社會對於賣性者的偏見也是造成民眾甚至警察不關心賣性者的原因之一。你不可否認在目前的社會裡,確實是把賣性者當做一個貶義詞來使用。如果今天社會瞧不起賣性者,那麼當兇殺案赤裸裸的發生在社會上的時候,自然是不會有人主動去關心這些事情。

因此在目前的這個社會結構下,你怎麼會覺得成為賣性者是可以讓女人培力的?如果性產業真的能讓女人有力量,那麼為什麼全球各地有多起針對賣性者的連環殺人案,而且有一大半都被警方吃案,並讓兇手毫無伏法的逍遙法外呢?

今天我們反對性產業合法化,以及反對“性產業可以讓女人有力量”的這種詭辯,不是因為覺得女人從事賣性不道德,而是因為在當前的性別結構來看,如果社會持續的給予男人特權並且不放權給女性,那麼無論今天女人要選擇性感也好,還是真的賣性也好,女人是不可能藉由這些東西獲得力量的。假如女人可以在從事性產業時得到平等的權利,鐵定是要先打破目前的性別結構,我們才能討論性產業能不能讓女人獲得力量。

當然,賣性者遇害的問題在女權圈子也引起了廣泛的注意。有一個著名的國際日叫做“International Day to End Violence Against Sex Workers”,主要是終止對賣性者暴力的國際日,此日的標準符號是一把紅傘。雖然我在查閱wiki的時候不是很清楚這個國際日是不是Liberal派發起的,但是創始人Dr. Annie Sprinkle的公開信本身也很具有保護女性的精神意義。她的公開信這麼說道:

“Violent crimes against sex workers go underreported, unaddressed and unpunished. There really are people who don't care when prostitutes are victims of hate crimes, beaten, raped, and murdered. No matter what you think about sex workers and the politics surrounding them, sex workers are a part of our neighborhoods, communities and families.”
針對賣性者的暴力犯罪未得到充分關注、解決和定罪。確實有些人不在乎賣性者為什麼會被仇恨、毆打、強姦和謀殺。無論您如何看待賣性者及其性別政治,賣性者都是我們世界的一部分。

但無論怎麼說,當我們在看這些針對賣性者的犯罪者時,我們必須要知道女性賣性是不可能獲得力量的。而事實上根據一些在第一線採訪性產業的記者和編輯也不只一次表示,其實這些女人在從事這些工作時,本身並不怎麼快樂,甚至她們可能也並不喜歡這種工作,只是可能因為一些因素而被迫待在這個行業。因此當我們在思考性產業的問題時,我們必須要從歷史以及自己的良心去評估這件事情,我們才能說女人從事這個產業到底有沒有力量--畢竟連多數倡議者都不會去選擇這種工作,那麼這種工作真的有她們所說得這麼好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