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性別議題|肥胖者培力|各種沒有用的知識

【同志驕傲月特輯】真的有後天性少數嗎?談兩岸的“結構性性少數”

我昨天在IG提到我變成後天無性戀的時候,我提到成為後天無性戀對我而言,像“被打斷腿的人需要輪椅才能生活”這句話很不妥,原因是因為這句話其實顯示出來的是異性戀霸權的主觀視角,而不是從天生無性戀的角度去分析這件事情,所以我很抱歉,我這句話說的很不妥,而且我也沒有敵視無性戀的意思,所以我非常抱歉說這種很不妥的話。

那麼從這個問題可以看到另外一個問題:“究竟性少數有沒有可能是後天的?”我覺得這個問題如果問絕大多數支持性少數的人,大家應該會立刻否認這個問題,原因是因為很多反性少數的人都會拿後天形成做理由並強行“矯正”性少數,所以為了維護性少數的權利才會很多人支持天生論。

然而之於我這個後天無性戀,以及我在大陸和台灣網路的觀察,我反而覺得“後天性少數”的現象,相較於一再的強調“先天”的部分,更能夠看出異性戀文化本身的問題。

我相信這裡每個自稱研究女權的人應該有聽過一個女權都市傳說叫“Radicalesbian”。這個是什麼?這指的是有些女人為了要反抗父權體制,所以只跟女人談戀愛過生活;當然,你應該也有聽過另一個都市傳說叫做“政治性女同志”,那這個又是什麼呢?這指得是在早期的美國家暴案很頻傳,所以有些女權倡議者就鼓吹女人跟女人結婚談戀愛過生活,而不要進入父權體制。

然而事實上在兩岸三地間確實有些女人因為當前的性別結構對女性不利,所以才選擇成為女同志、女雙性戀,以及像我這樣的後天無性戀,但是這些女人之所以會選擇同性生活不是因為“沒人要”或者是男性口中所謂的“很可憐”,而是因為當前男女婚戀關係對於女性相當苛刻,但是由於社會又經常會在女性適婚年齡時,催促女人要在一定的年齡期間找一個對象(特別是當今Chinese mainland最為嚴重),有些女人承受不了壓力,或者是要逃避催婚,所以才選擇跟女性談戀愛和結婚。

當然有一些結構性性少數是因為真的被男友家暴以及跟我一樣長期被男性霸凌,所以才變成女性性少數。我認為讀者在看到這段的時候,不要用男性的角度去分析“這些女人是不是討厭男人所以才會變成性少數”,並且叫她們說“你不要討厭男人啊,男人都不是這麼壞”;不然就是理所當然的嘲笑“你不去配合環境,你當然會變成性少數”,而讀者在看待這個現象時應該要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的婚戀環境對於女性而言是不是非常不公平?我們的婚戀環境是不是條件對女人太苛刻而對男性太寬容才導致女性覺得追求這個關係很辛苦?我們的婚戀環境是不是強迫女人把被男人認可視為女人唯一的追求,導致女人不甘心受到這種汙辱所以才會另闢蹊徑?我們的婚戀環境是不是往往都叫女人要為了這段感情過度犧牲,導致女人覺得這段關係不值得?

如果說絕大多數的結構性性少數其實意識到異性戀文化間本身存在的不公平,那麼這些結構性性少數的生命歷程能說的其實比天生性少數還要來得多,因為這意味著性少數這個群體已經不是先天後天到底能不能改變的問題,而是既然異性戀文化這麼不公平,為什麼被迫改變的會是性少數?

當然讀者認為我這一切都是胡說也好,還是不管我說的對不對我說的都是笑話,但是今天我們在捍衛性少數權利時,我們的性別運動確實存在著迷思,究竟為什麼我們必須要圍繞著異男/異性戀的思維去反駁?為什麼當反同的異性戀說性少數是後天形成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拿天生論去反駁?為什麼當異男說支持女權的都是醜女的時候,就一定要自己是美女或者是精英階級才能去談女權?如果今天我們強調後天性少數的存在,或者是醜女倡議女權的時候,這其實從根本上也證實了異男/異性戀社會一直存在的問題,就是我們的社會確實對女性很不公平,所以有些人才會選擇倡議女權以及成為結構性性少數,不是嗎?

因此在這個六月,也就是同志驕傲月這個時間點,我們可以思考一下究竟這社會上有沒有什麼人是被我們忽略的。或者是以當前的社會結構以及目前的運動進展上,我們有沒有陷入什麼誤區而導致有些質疑直至今日一直沒有辦法反駁?但無論今天性少數是先天還是後天,我們要明白的是,無論今天一個人是什麼樣子,每個人都權選擇自己最舒服的生活方式,所以無論論述如何變化,不變的還是對別人的尊重,只有當我們把“尊重”放在多元性別議題的前面,那麼任何質疑都是無稽之談,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讓人覺得奇怪的地方,如果連自己都不能包容別人的不一樣,那麼我們也更沒有理由要求別人包容自己了 。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