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女性成長|性別議題|個人雜談|雜多知識|每週六更新 合作請來信:hollowerhu@gmail.com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酸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噢。

【兩岸三地雜談】不要讓噁心你的人改變對事情的態度,讓我們從個人成長談兩岸關係

發布於

都過了三天我才開始提筆寫新年新願景,所以藉此機會來談談做人處事這件事情吧。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我每次的起手式都是“我很醜所以……”下略一千字的自貶內容,但說實話我也不是要自我貶低什麼的,而是因為我的人生確實因為這個因素遭遇很多挫折,所以我才會一而再的提到這一點。

當然我今天要講的也不是我因為醜而怎麼樣,所以我今天寫這一篇文還是針對兩岸三地廣泛讀者的一些建議,希望我的經驗可以給大家一些生活靈感。那麼接下還我們就進入正題吧。

就如同我在上段文所言,我因為醜和胖所以遭遇到很多瞧不起,其中有個例子是我經常被一些成績比我還要低的人優越,被認為我再怎樣都處處不如他們。很多人都是叫我要在成績或者是能力上證明給他們看,或者是要我瘦下來證明給他們看。但是為什麼我始終對於這些人優越我這件事情感到不以為然?因為我認為我不應該因為他們因為我身上的一些特徵而瞧不起我,進而改變我對於其他人以及這個世界的基本態度。

這就像很多人只因為我胖就認為我比他們愚蠢,或者是當我出糗時會很刻薄的嘲笑,導致我自己內心一而再的跟自己的小我對話,一再的糾結“究竟這些人憑什麼對我這樣”。然而我們要思考的是,假使現在的我即使表現優異,他們會瞧得起我嗎?而在此同時,假如我今天瘦下來了,這些瞧不起你的人突然之間認同自己了,你覺得他們會是認真的嗎?

所以今天我們談到因為自己的某些特徵被人優越的時候,我們要理解的是,今天我們遭遇到這種事情並不是我有責任要解決這些事情,而是製造問題的人本身就不可以對我製造這些問題。所以每當我被優越時,我常常在想“到底憑什麼是我要證明我沒有不如他們甚至我比他們優秀?我平常就不會隨便這樣對待別人,到底他們憑哪一點這樣對我?”

其實我覺得人的性傾向甚至性癖會影響自己對世界的態度,特別是對當事人而言,如果彼此之間本身就有話語權關係,那麼這種關係鐵定是不對等的,而我們將這種關係稱之為“政治”。

而事實上,目前在兩岸三地確實存在著類似的問題,也因為這其中的政治關係不只包含權力關係,也同時存在歷史遺留已久的政治意識形態,因此兩岸間對於彼此的敵視是很確確實實的泛政治化的。

我上互聯網這麼久我當然知道為什麼港台網民會這麼瞧不起大陸,以及近幾年大陸對於港台網民展現一種“報復性優越”,說實話如果不是在過去因為西方勢力(沒錯啦就是蘇聯和美國)影響了兩岸三地的關係,否則兩岸三地的網民其實根本不需要這樣子。

雖然我很同情港台的網民對於現實政治的無力感,但是這篇文有更多還是在於大陸人如何看待自己與港台人士的態度。在過去一、二年,有很多大陸人因為我表達我對大陸的好感,就認為我只是要賺大陸的錢而講場面話,並且時不時用武統刺激我或者是拿大陸比台灣先進的地方優越我。

雖然被優越的當下其實很不舒服,但是我確實能理解為什麼大陸會有這種“報復性優越”的想法,因為在過去有太多大陸人被港台網民優越,甚至直到現在還故意用廁所門、茶葉蛋、榨菜這些事情去優越大陸人,而在大陸人無力反抗這些鷹派的港台網民之下,就轉而對我們這種親大陸的人動手。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其實我對任何地區的人我都說喜歡啊。我相信有追蹤我IG的人應該不只一次看到我說”我喜歡香港“,所以我覺得大陸網民先入為主的認為說喜歡大陸的都是要賺大陸的錢……可能害群之馬真的太多才導致大陸人這樣認為。

但是今天我寫這篇文章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在於“當一個人自卑或者是仇恨的時候,會因為這些因素而影響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因此我們應該是把當下的尊嚴缺失留給那個時候,而不應該是讓這個東西影響到自己。

如果我們要分析大陸與港台在尊嚴需求上的根本問題,我們可以說,港台之所以優越大陸是因為這兩地的人“害怕”,而大陸是因為長期被“同胞”優越再加上西方敵視大陸的心態,對港台兩地的人心生不滿。

這其實都值得同情,並且不應該說哪一方的感受不重要,但是我們今天在面對兩岸三地的問題時,我們不能因為自己覺得恐懼(港台)以及被瞧不起(大陸)而改變自己的價值觀或者是扭曲自己,因為這些始終都是政治的問題,而不應該讓自己成為政客利用的工具,給那些不關心自己人民死活的人加以利用。

所以當我們在面對恐懼和不理解時,我們必須要讓自己成為理智的主人,而不是讓自己被憤怒支配,因為你不知道這背後的意識形態是什麼。

這讓我想到我去年七月在一個英文網站玩的時候,有人問我說“是不是大陸在禁小熊維尼阿?因為像習近平”。我當場覺得有點好笑,並且很耐心的跟他解釋“這個梗在大陸其實是沒有問題的,因為這個梗就是大陸人發明的,官方是不會禁止的”。雖然她還是半信半疑的拿BBC的新聞問我“難道這麼大的媒體還會出錯嗎”,但我還是很耐心的跟她解釋“新聞媒體會有錯誤報導是很常有的事情,所以不用過分糾結”,才結束我們之間對維尼的討論。

所以無論如何,在自卑與憤怒的當下改變的從來不是你在意的這件事本身,而是你會被自卑和憤怒所改變。因此我們從今年開始就做個又自信或者足夠勇敢的人吧!如果當人的自尊需求不被滿足時,要如何迎接各方的挑戰呢?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