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性別議題|肥胖者培力|各種沒有用的知識

【兒少教育】談一下“霸凌”與“談判”這兩件事情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常常提到我以前到現在都有被霸凌的經驗,而事實上我在國中也有遇過跟我一樣被霸凌的女生,她在國三即將畢業的時候問我要不要找她“結盟”,她一直找班上被霸凌的人,希望我們“反抗”的樣子,但是她之後覺得我這個人很討厭,被霸凌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她罵我一頓以後,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我知道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嘲笑我是爛人,不過無論我今天爛不爛,我想說的是,在我過往的人生中,我不是沒有做過對不起人的事情,但是我幾乎沒有對讓我覺得很煩的人做出霸凌的行為。原因是因為今天無論這個人多KY,霸凌這件事情始終是不對的,就像有些人一直欺侮你,你也不可以拿刀殺他一樣。因此縱使我這一生做的爛事不少,我也必須承認我確實不是個好人,但是我不會找理由合理化我霸凌讓我覺得煩的人的事情。

當然我這也不是要跟我第一段提到的國中女生比較,因為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了解這種事情,特別是國小到高中,甚至大學的小朋友受同儕壓力影響,他們很難避免有這些觀點,所以我能理解為什麼這些人會有這種想法。

但是如果你身為家長,以及身為老師,如果你看到有同學霸凌別人,你要怎麼做呢?

首先我們要先釐清“霸凌者”是什麼。根據Steven Spielberg所指導的“Why we hate”影集中,在第一集就有提到,很多霸凌者其實都是很受歡迎的人,與我們一般在影視作品看到的霸凌者形象其實完全不同。

那麼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霸凌者可以透過他的輿論力量,控制輿論,以及利用群體壓力去決定這個人的是非對錯。

所以為什麼很多霸凌者常常會說“受害者被霸凌都是他們自己有問題,但是他們自己不知道自己哪裡有問題”。因為他們掌握輿論力量,自然可以問心無愧的說這是受害者的問題。

當然可能會有老師家長認為“這只是小朋友做事不懂分寸”,覺得這些人就算犯了這些過錯也不算什麼。

然而實際上是這樣嗎?

實際上是,霸凌這個行為它本身是一種建立自己政治力量的“練習”,霸凌者確實是存心要藉由踐踏別人去建立自己的政治力量,所以這不存在“不小心”的問題,而是一個妥妥的“別有居心”。

因此為什麼霸凌是需要研究的問題?這不只是受害者心裡有沒有創傷的問題,他同時意味著霸凌者可以不斷的將霸凌視為一種藝術,並且在每個階段的“人際爭霸”中一而再的熟捻這個技巧,並在出社會之後成為一個在職場上鬥爭的工具。所以霸凌本身的問題就在這裡。

當然,也許霸凌受害者真的有問題,但是通常霸凌受害者通常離不開這四種人:一種是長得不好看(醜的、胖的、瘦小的、黑黑的、不符合性別刻板印象的);看起來很遜的(窮的之類的);比較能出師有名的(例如有人被質疑偷東西的);或者是在人際鬥爭中失敗的。

於是當我們在處理霸凌問題時,我們可以從輿論力量的角度去切入,解決霸凌問題。例如如何削弱霸凌者的輿論力量,讓社群輿論走向一個平衡點,而不是讓人們覺得“他好酷,他一定就是對的”;“跟著他會讓我覺得有力量”。

至於被霸凌者被霸凌的理由,有九成都是假命題,被霸凌者被霸凌唯一的理由就是霸凌者要跟其他同儕“示威”,所以他們才拿大家公認最遜的人開刀,這樣一來他可以對愚蠢的人宣誓“我們是有共同的理由霸凌這個人”,二來也同時對聰明的人宣誓“你敢惹我你下場就是這樣”。

所以其實所謂的霸凌有很多其實都是政治鬥爭,而並非真的是孰是孰非的問題。

可是我們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們難免會遇到讓我們覺得很煩的人,因此學會“如何談判”是正確的。首先我們要重申一個原則,就是無論怎樣霸凌都是不對的;就算他真的很煩,你應該要告訴他“他很煩”而不是去霸凌他。

雖然說我在每次談判我未必能夠成功談判,有很多時候我都是跟這些人漸行漸遠,但是如果真的要談判,我可以提供一個觀點是,當你跟他們談判的時候,你要讓他們知道,你今天跟他談判不是要指責他,是我們要讓我們的友情更精緻。

因此我在談判的時候,我都會請他吃飯,請他喝飲料,甚至你在他有危機的時候幫他一把,這樣他對於“談判”這件事情就有正面聯想,進一步會改善自己的問題並且對你抱持感激。

當然無可避免一定會有人會為了那一點好處而處處讓你談判,所以我們必須要加強自己的溝通方式,以避免這種情況。

所以今天我們談霸凌這件事的時候,如果這個霸凌者還是說都是受害者的問題時,你就跟他說:

“他如果真的有問題,請你直接告訴他,而不是欺負他,不然他怎麼知道自己有問題?你希望他藉由被霸凌發覺自己的問題,但是每個人都有各種問題,誰知道你不爽他的是哪一個問題?倒是你,你讓人不爽的問題很明顯,難道你今天有問題,我們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對待你嗎?你不要說你跟他不一樣,你如果被搞,你能接受嗎?”

因此當我們在談霸凌時,我們著重的重點可能是削弱霸凌者本身的政治力,其次是要教育學生族群的溝通方式,這樣當我們真正遇到問題時,我們才能用溝通解決問題,而不是隨意對別人施展暴力,然後說這是解決問題。畢竟霸凌這件事情它禍害的不是只有學生,如果大家知道霸凌與政治力的關係,我相信不會有人覺得霸凌這件事很簡單。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