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Hopper

Nothing wrong to rubbish

大陆生来Matters的第一篇帖子

發布於

作者算是现行考试制度下,大陆最顶尖高校中的佼佼者吧。所以在大学之前和大学之时的繁重学习之余,可以按照自己意愿的去阅读跨界很广的书籍,和能够接触到的教授或老师进行一些针对现实讨论。有的时候是对热点事件的剖析和求索,有的时候是对某些统计数字进行归因和总结。简单来说,算是戴着学者的眼镜,同时留着年轻人的热血的。同时也是性格使然,离开高中的我进入大学,也选择了Econ+Math。

现在回看,虽然也没有过去多少年,高中的那些阅读和讨论给自己的带来的更多是气质和精神上的塑造,那些对现实的关切算是培养了一个富有激情的年轻人。更进一步的,黑格尔的历史观,法国大革命的进退维谷,玫瑰战争的动荡回响,水晶之夜断掉的蓝线还有宏大叙事下冰冷的西伯利亚让我学会了思考和质疑 。但是,不知是因为自己是戏中之人方才深感剧本真实,之后自己才发现现实远远比自己想的要糟糕的多。

然而,进入大学的自己不断的发现热点事件们是历史的重复,本质上是拙劣的悲剧。越来越多的,满载着乘客的列车发出嘶吼,沿着错误的轨道义无反顾的行驶下去,碾碎前进路上的一切异议。之前对现实的剖析和思考让自己越来越胆怯与害怕。事实上,很多自己独立进行或跟随教授进行的关于农村、社保、金融稳定、经济增长和经济体制改革研究的项目,除了让自己感叹现实情况的复杂与矛盾,还揭露了越来越多透露着危险意味的信号。比如农村的人口锐减问题,建国后的剪刀差政策在改革开放后并没有本该有的反哺政策。城乡二元对立下,农村生产率相对城市的落后本应该通过科技的转移和金融的支持来改善。然而具有竞争力的现代化乡镇企业的建立迟迟不见踪影,管理和生产的反哺迟迟不到位。热火朝天的反而是以土地转移和资源利用型的企业大行其道,或者利用廉价的人力,或是高成本的开采资源,亦或者是饮鸩止渴的开掘土地出让金,背上沉重的政府债务。值得庆幸的是,政府逐渐意识到了扶贫的重要性,可依靠行政力量而非市场手段的调控耗资巨大,大部分情况下总是着眼于生活的维持而非人口的再生产,治标不治本。

更糟糕的是,改革开放之后的去政治化让当下的社会中坚力量在远离决策政治的同时,也断绝了他们直接从现实事务处理中获得实际经验的可能性。渐渐的,以政治倾向为主的群体日益萎缩,而以娱乐倾向为主的群体高歌猛进。这样的社会生态在互联网生态中加上信息渠道的隔离,只能导致群体性的信息偏差。许多残酷无情的社会问题往往被认为是离群和不合理的,因此也无法得到应有的重视,遑论公民社会里应有的讨论。这还仅仅群体是自发性的排斥残酷无情的社会问题,而互联网的审查也让意识到问题存在的公民束手束脚,试问连指出问题都容不下,又怎么能容忍解决问题呢。两者双管齐下,造就了娱乐化的公民群体进行议题受限制的讨论的奇观。

也许,爱国永远是最安全的庇护所。但在信息偏差不断恶化的将来,可能连不够卖力的赞扬也会是不爱国,十二道金牌正在赶来的路上。除此之外,谎言和造谣恐怕也会成为常态。哦,很难想象一个充满了猜忌的社会是怎么样,。

作者现在已经离开了大陆,继续读书思考,很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和思考。

我依然有着年轻人的热血,也希望未来不要彻底凉透。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看法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