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World

nothing to introduce

按时间摘录《纽约时报》针对口罩的认识过程

一月的纽时

「如何预防冠状病毒?勤洗手可能比戴口罩管用」

而且这还被明晃晃地写做标题。

二月的纽时

「将佩戴口罩放入历史与文化背景中去考察,你就会明白,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它的意义远大于简单的个人感染防护。口罩是现代医学的标志,也是人们相互给予信心的方式,帮助社会在疫期保持运转。......口罩不仅仅是一件有效的防护品:它也是极佳的公关工具,表明中国是一个现代的、科学的国家。......在西方,口罩的使用在“二战”后逐渐淡去。但在中国,口罩依然被视作现代医学的标志,并继续在公共卫生危机中发挥作用。」

顺便吐槽句,公认的口罩不是在欧洲发明的吗。。。这个防疫口罩又是什么。。和口罩有啥本质区别?令人疑惑。给人的感觉就是给口罩强加了意识形态性。

四月的纽时

「对西方国家来说,这种转变意义深远,不仅需要克服后勤挑战,确保足够的口罩供应(这个挑战已经够大了),还需要克服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阻力,甚至是与戴口罩有关的污名——一些西方领导人直接把戴口罩的人说成“异类”。」

开始转向。

五月的纽时

「助手们曾说过,特朗普的(对于口罩的)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看上去显得荒谬。从健康的角度来看,这才是荒谬的。但这恰好与特朗普式大男子主义的扭曲逻辑相称:口罩是给弱者——即废柴——准备的,而他是完完全全的强者。」

彻底转向。


当然,你可以辩解说这些都是opinion,这些观点都来自于写作者。但毕竟是要经过编辑的。

很多人也会辩解说这些毕竟经过了民主讨论,信息是公开透明的。maybe,不过媒体在这里起到的只是依据已有的偏见来加深刻板印象而已,真的能体现民主性吗?令人怀疑。这大概也是我质疑媒体所谓第四权的原因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