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Rain

也许历史并不计较人类观念中的“善良”和“正义”,但这并不代表它是无底线和彻底混沌的。终有一日,历史会遵循它独有且一贯的残酷,对作恶者和绥靖者宣读不可逃避的审判。

一点关于2020大选的思考

Rain

一个缺乏民主基本素质的人,才会把别人没有xx政治概念的话挂在嘴上。大概您又没看完我的观点,就来对我进行人格教育了。此外划分阵营成分这种话术请省省,你我都没有他人政治阵营的定义权。您想吵架找真正的川粉吧,我没兴趣复述说过一遍的话。恕不奉陪了。

Rain

很多人不是看不清事实,而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脚下的大船出了问题,从美梦中醒来也需要时间

Rain

我支持油管删所谓的“亲中”频道的视频,因为民主体制下的平台,不应该容许任何人宣扬独裁、替独裁国家洗地。而大选事件是民主体制内政治观点的不同,理应通过讨论和协商的方式解决分歧。这是区别。

Rain

也不尽然。和大陆不同,美国大公司对民愤更多是一种畏惧,因为后者拥有真正行之有效的谈判筹码——持枪权。而且这次事件也远未结束,川普支持者(保守右派)不会善罢甘休。

天下大事| 被封禁的总统和7500万人

Rain

堵上一个总统的嘴简单,但7000万人的嘴肯定是堵不住的。这些压抑的情绪如果不能得到释放,后果不堪设想。

另外,这是我的一些看法。

https://matters.news/@HelloHuman/%E4%B8%80%E7%82%B9%E5%85%B3%E4%BA%8E2020%E5%A4%A7%E9%80%89%E7%9A%84%E6%80%9D%E8%80%83-bafyreig2dyfcyw33cog7jkbndvpra63uv4e5jqx344elgaiyl3ujft5f4m

一场奇怪的外交事故

Rain
回覆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如果你只是单纯仇视大陆人,心中的怨气无处可发,我无话可说。但如果你想用自己的意见和经历改变一些事情,那你应该对自己的用词三思。“大陆人”这个概念里包含的是14亿各不相同的灵魂,既有让人无法直视的五毛粉红,也有一些行动起来的、觉醒的人,更多的是无知的、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人。别试图把“大陆人”和中共画上等号,这种站队心理和你口中的”大陆人“毫无不同,甚至比五毛和粉红的言论更为恶劣。

Rain

对流氓政权来说,“骂人”是它外交决策的一部分。如果不把自己置于道德制高点,它统治的一切合法性都会土崩瓦解。

Rain

中共试图把自己包装成道德制高点上的批判者,不过这种包装毫无疑问是失败的。一方面夸大其词的构陷无法说服客观中立者,另一方面,贸然挑衅又打破了中澳貌合神离的微妙平衡。

这件事给了我两个启示:1.中共已经陷入了自我说服和自我欺骗,看不清自己与自由世界存在的区别;2.尽管澳大利亚这几个月一直致力于修复中澳关系,但二者关系已经彻底无法修复。要么澳大利亚屈服于中共,要么中共再尝一次被动脱钩的滋味。无论是哪一个结果,对于跑路壬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另外,好久没看到你更新了。欢迎回来?

自由是耐人尋味的詞彙、我對法律與醫學的猜測

Rain

我认为即使一个人频繁地厌倦他自己的生活,也不能认定他是不自由的,反过来说,斯德哥尔摩症患者爱自己被控制下的生活,尽管他压根不自由。自由可以有很多层面,单在社会层面上来说,一个人叛离他的家庭、工作、职责本应该是一种等价交换(比如说你不想干某份工作,那么按照法律流程解除劳务合同即可),然而当一个人会因这种叛离而身败名裂、甚至遭到迫害时,他就是不自由的——比如《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那个主角托马斯,他仅仅因为签了反对捷克共产党的情愿,就受到政治迫害,被没收护照禁止出境。一个人经历过“不自由”后,自然而然会意识到自由的确切存在,对不自由产生警惕。

所以自由大概是“选择的权利”,而喜不喜欢是另一个问题。

随便写一写,课间有些着急可能比较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