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I know you never care...

2020年11月7日记录:冬至,《GOTH断掌事件》,琐事,

發布於

G小姐,许久未见。日子终于来到了立冬,听说京城最近降温,不过我想大概还没有这座城市冷。在写信的此刻,耳旁仍然能清晰听见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声,我不禁有些担心那扇半坏的窗子,它能撑过这个冬天吗?我不太确定。

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又能在白色覆盖的城市里行走了。冬天这座城市总是人迹罕至,如果忽略寒风中僵硬的手指和刺痛的脸颊的话,那么这里真的是一个远离俗世的美好去处。G小姐,如果你在冬天回来,就和我一起在清晨的湖畔和黄昏的公路旁散步吧,我打心底里怀念你的声音。


最近我读了一本书,作者是你一直推荐的乙一。其实我不喜欢他的文风,细腻又悲观,掀开书页扑面而来的是浓烈、沉重的绝望感,他的《暗黑童话》我就没能坚持看完。但这一本却不太一样,我能接受他的推理小说,也许因为在推理小说里,侦探永远都处于安全的位置吧,被杀害的是受害者,被惩处的是杀人犯,唯有侦探的未来绝不会被剥夺。没错,即使遍体鳞伤,侦探也必须、只能顽强地克服一切苦难活下去,继续揭穿真相的事业。因此我不讨厌侦探小说。

我找了半天,最后终于在一个盗版软件里找到了一堆错字的翻录版。我一边怀着微不可察的惭愧之心,一边利用几天的破碎时间读完了。《GOTH断掌事件》大概由五、六个小故事组成,讲述了缺失人性、却混在人群中的不起眼天才少年神山树和渴望猎奇的哥特少女森野夜被卷入各种杀人事件里的故事。乙一并不擅长设计烧脑的谜题,但他发挥了自己的特色,层出不穷的叙事诡计让人眼花缭乱。感觉说太多会剧透,所以关于内容就到这里吧。

树虽然缺少人性,会毫不犹豫的杀人和欺骗他人,但他并非毫无底线,也从未享受杀戮。他是绝对客观的观察者、守望者,远远守护着马蜂窝森野夜。树和夜在内心里都是这个社会的边缘人,他们不可能被这个社会理解和接纳。但是他们却彼此联系,彼此都是对方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没有夜,树就会沦为连环杀人魔;没有了树,夜就早早放弃了一切自杀了。这种联系究竟是幻觉,还是联系人间的某种密码?

在最后一篇故事的结尾,夜和树身在晚高峰的车站的人山人海里,“左边有来往的行人,右边也有来往的行人。” 在川流不息的人海里,无比渺小的树和夜相对无言。夜终于理解了树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人。她擦干眼泪,转身往回家的路上走去,而树看着她的背影,什么也没说,向相反的方向离去。

故事结束了。

后记里,乙一拒绝为这个故事再续写短篇,也就是说,它真的结束了。树和夜,最终理解彼此了吗?他们该如何面对这个残酷冷漠的世界?乙一没有交代,但故事末尾凄凉的氛围,让我持悲观态度。

异类终究是异类,渺小短暂的人生迷宫里,我们不可能每次都幸运地寻到出处。


结束了严肃的书评之后,写点最近的琐事吧。


沸沸扬扬的美国大选。拜登赢了,川普决定上诉最高法院。A老师问我们对大选的预测,班上90%的人都讲川普会赢,只有两个人支持拜登,老师一脸哦买噶,我猜她是支持拜登的。

最近在看米泽穗信的书,以后有机会好好写一写。

某处的迫害似乎告一段落了。这群人本就三分钟热度,我不意外,只觉得他们恶心。

父亲身体不好。

学业并不繁重,但老师表示挂一科就要重修三个月。晚上失眠,听狗叫。

想读《巴黎永无止境》,找不到资源,买不到纸书。记下,以后再说吧。

想见G小姐。


想听你唱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