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I know you never care...

12月12日笔记

發布於

颓男搜肠刮肚,实在找不出什么可以用来辩驳的话语。他生而低贱,因此遭受不公正的待遇也是理所当然。社会允许他在一生中的特定时间段接受教育,已经是无上的宽容。一如先生所说,面对逆境首先要自我反思。他稍微照照镜子,那里是一个近视眼、驼背、有胃肠疾病、自私自利、从未对集体做出贡献、长了一双邪恶狡诈的黑眼睛的人,果然很难不被质疑和排斥。最终他接受了自己的命运,颓男留给我们的最后音信,是赠给一位同学的肖像画。画中那人不知为何正强忍哽咽。

在彻底失去人生的时刻,颓男心不在焉,被一个哭泣的人吸引了注意。


“人类的一切存在实感都来自于外界——那个交流和互动都真实存在的环境里。因此,当认知到存在不再孤独的可能性时,我们才会如此义无反顾,犹如寻求温暖的飞蛾般浑然不觉地扑向烛火。”


他认为他的努力可以使这个牢狱更人性化一些...使得那些囚犯被处决时不那么痛苦。集中营因他而有了些许美感,可那究竟有什么意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