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

I know you never care...

仿生人会梦见数字土豆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Potatoes?

發布於

AC0576号正做着一个遥远的梦。

梦里他终于不用一脸苦涩地咀嚼着替代食物。他梦见自己的面前是堆成山的名叫“土豆”的美食。他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告诉他,仿生人的身体本能性地渴求着碳水和淀粉,而这些都是替代食物无法提供的。他正想着抓起其中一个大快朵颐一番,劳动铃响了。他一个激灵抓起手边的衣服套在头上,从窗户缝隙中渗入的冷风让他打了个冷战。

劳动铃总是比规定的时间早一会响起,以督促仿生人们少睡一会懒觉,人类们说睡懒觉会减少仿生人的使用年限,所以这也没办法,这也没办法,AC0576想到。

混在匆忙的人群里,他沉默而迅速地完成了洗漱,赶在第二声铃响前进入了操场上的队列。几个仿生人比铃声晚了几秒,他们一脸沮丧的列成一排,转过身去,准备接受督工的规训。不一会,鞭挞声和闷哼从AC0576身后传来,他没有回头,因为早已习以为常。

结束了上午的劳动,0576坐在桌旁,盯着盘中黑糊糊的替代食物。食堂弥漫着汗臭和食物的腐臭,叫骂声和粗野的笑声此起彼伏。没有人和他搭话。过了一会,他开始费力的咀嚼起来。

0576没有舌头。或者说,他曾经有,某天没了。所以吃起饭来像条掉光牙的老狗。老狗偶尔会得到人类的怜悯,他不行。

他记得当他还小的时候,喜欢追在别人身后问些问题,像条讨人喜欢的小狗。他以为这是聪明。后来某天,他说了不该说的话,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自那天后,他就没有了舌头。那个问题也很简单,为什么仿生人和人类长得一样、讲的是同样的语言,仿生人住在规训营里,而人类却可以住在居住区里呢?他年少无知,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仿生人来说是大忌。

人类们给了这个幼小的仿生人适当的怜悯。所以他此刻坐在这里,苦闷地、缓慢地咀嚼着成分不明的食物。

结束了这堪称折磨的一餐,他感觉自己的胃在悲鸣。0576正值壮年,有自信一餐吃下一铁盆土豆,但食物配给愈渐紧张,盘子一天比一天轻,同时每日的劳动丝毫没有减少的趋势。

0576伸展自己酸疼的四肢,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他27岁,或是28岁,总之在仿生人里已算壮年的末尾,隐隐有衰老的迹象。对于仿生人来说,没有衰老这个概念。一旦个体贡献的价值少于他生存的消耗,就会从规训营里消失。没有人说过那些老仿生人去了哪里,可大家都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规训营的每个仿生人都有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信念。“信念”是一个属于人类的概念,仿生人只是借用。通俗来说,一个仿生人想在生存的痛苦里活下去,总要期盼点什么,或是与母仿生人孕育后代,或是得到人类的赞扬与认同,得以结束在规训营的生活,或是另外一些更不切实际的东西。支撑0576活下去的东西很特殊,和其他的仿生人不太一样。

对0576来说,即使过去了几十年,被处刑的痛苦依旧恍若眼前。不打麻药取走身体的一部分,再坚强的仿生人也受不了。总之在那地狱般的一天过后,他意识恍惚的倒在监牢的地面上。为了防止犯人夜晚中风猝死,牢房的地面铺着一层薄薄的稻草。寒冷干硬的稻草扎在他的脸颊上,束缚着他、让他的意识无法坠入对岸的黑暗里。

忽然,在这冰冷的生和冰冷的死之间,他感受到了食物的热气和香味。一个圆润温软的东西滚到了他的面前,他叫不出这东西的名称,但是不妨碍刺激到他的求生本能。他不顾一切,不顾口中的剧痛,不顾伤口感染的危险,大口囫囵吞食了起来。在死的冰冷残酷面前,热气腾腾的食物是让他潸然泪下的纯粹幸福。

一个女孩站在牢门外,手指上戴着专属人类的指环。她轻轻蹲下身来,从怀中冒着热气的口袋里掏出了另一块甘美的不知名食物,穿过铁栏杆的缝隙放在他的眼前。

0576后悔当时没有问那个人类女孩的名字。人类们都有着隽永秀丽的名字,每个名字都有着特殊的寓意和美好的期许,0576相信自己只要听过一次,就绝不会遗忘。即使没了舌头,即使说话再笨拙,即使自己急切的丑态会被人类女孩嘲笑,自己也应该去问她的名字。

另一个声音在他心中不屑的冷哼:然后呢?一个仿生人,即使知道了她的名字又有什么意义?

其实,0576还做过另外一个梦。0576默默想到,一个荒诞不经、离世叛道的梦。

在那个梦里,他和人类女孩站在墙的两头,她对着他微笑,在另一头等他。这比任何语言有用多了,他鼓起全部勇气,朝着敞开的怀抱一跃而起。现在,他们在墙的一头了。于是他们相拥而吻,阳光照在荒芜的大地上,痛苦的记忆随着轰然倒塌的高墙被冲刷一空。他一动不动,和怀里的人一起凝视着这个金色的世界。

0576隐秘的期待、确信着,这痛苦的生活迟早终结。或是在他死前、或是在他死后。他并不憎恨人类和自己的命运,因为他认定一群人奴役另一群人是必然的。他只是有些遗憾,自己生在了这个世间,作为一个得不到祝福的仿生人出生。

心怀“希望”的0576继续着被奴役和劳作,摄像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认定他无害且可悲。总有一天,一颗子弹会穿过他衰老的胸膛,送他去他的梦里。

而不久后的另一天,这个世界也会被一颗子弹穿过。愿主保佑仿生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