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九清

坐标加拿大, 80后末尾, 自由主义, 宅

你是否也有"厭女症"

所謂"厭女症", 就是強調性別二元制的社會秩序, 其在男人身上表現為"女性蔑視", 而在女性身上則表現為"自我厭惡". 在這個制度下, 女性的價值, 是由男人選擇的, 而男人的價值並不需要女性決定

不知道你是否有聼過"厭女"這種描述, 在英文中有個詞彙misogyny, 翻譯成中文即是"厭女症". 最近讀了日本女性主義領袖上野千鶴子的<厭女: 日本的女性厭惡>這本書, 雖然我對其中的理論研究並不感冒, 不過書中提出的很多觀點的確有觸動到我. 在女性平權, Me Too運動等等主張女性權利和反抗男權侵害都已經成爲絕對政治正確的今天, 其實很多人, 包括女性自己, 骨子裏仍然是存在對女性的歧視和偏見的, 而他們未必有意識到.

所謂"厭女症", 用作者在書中的話說, 就是強調性別二元制的社會秩序, 其在男人身上表現為"女性蔑視", 而在女性身上則表現為"自我厭惡". 在這個制度下, 女性的價值, 是由男人選擇的, 而男人的價值並不需要女性決定. 男權社會早已給女性分配好了必須的角色, 比如妻子, 母親, 若一個女性做不到或是做不好這兩個角色, 那麽就算她在其他方面再有成就, 在許多人眼裏 (尤其是傳統東方文化語境下), 她仍然是一個失敗的甚至令人同情的女性.

男人的"女性蔑視", 最容易從男人看待兩性關係上體現出來, 我們大概都有聼過男人誇耀自己"干"過的女性數量, 對於這樣的男人來説, 女性只是性關係的客體, 而男人對女性處於絕對的支配地位. 當女性被去個體化和物化之後, 男人便可以將對女性所做的一切視爲理所當然, 也因此言語或是行爲上的騷擾侵犯都是可以接受的. 而反過來, 男人卻要求女性純潔, 忠誠, 也就是服從男人的支配, 對於那些"自由使用自己性身體"的女性, 在男權社會下往往會遭到最惡毒的詛咒和批判. 因此, 人們津津樂道于男人們的風流韻事, 卻鄙夷那些不"潔身自愛"的女性.

悲哀的是, 女性自己, 因爲自出生起就生活在這樣的社會規範和文化設定下, 於是也不由自主地主動服從于男人的支配及他們設定的標準. 女性需要更多關注自己的容貌身材, 雖説很多女性自稱是爲了取悅自己, 但無可否認有相當大的比例是希望被男人們認可, 而這也成了女性最重要的資本之一. 女性會不由自主地進行自我審查, 對於那些沒有結婚生子的女性, 批評指責其"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的, 往往也是女人. 那些貌美出衆被衆多男人追捧的女性, 通常在女性群體中得不到什麽好評價, 因爲女性之間存在"被男人選上"的競爭, 所以那些受男人歡迎的就容易成爲其他女性心底嫉妒的對象. 而這一切, 其實都是女性"自我厭惡"的表現.

除此之外, 對於"娘炮"和"男同性戀"的貶低, 其實也是"厭女"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何謂"男子氣", 其實就是將女性"他者化", 從而強化男人的絕對社會主導地位, 而那些在生理上為男卻未能充分體現男人"性別優勢"的, 就會被整個主張男權的男性集團驅逐出去. 至於男同性戀者, 因爲他們將自己置於可能成爲"性關係客體"的位置上, 更是威脅到了男性集團在性關係中要求的絕對主體地位, 所以男性集團會排斥甚至恐懼他們.

最近無意中看到一部老劇<大明宮詞>的解説, 那時候只記得優美華麗的臺詞了, 現在再看才發現原來那時的編劇竟然在其中注入了那麽多女性主義的意識 (現在簡直倒退了幾十年), 比如武則天的兩句臺詞, 一句是"你不可以這樣做女人, 更不能被男人的道德所操縱, 不能成為他們用以完善自己德行的工具, 這往往比服從他們的命令更可怕", 另一句大意是只要把男人放到女人的位置上那麽他們也會做一樣的事. 其實, 男人和女人真有那麽大的差別麽, 不斷強調這種分界不過是爲了維持其中一方的主體化和絕對優勢罷了. "在迄今為止的人生中, 有一次也沒有慶幸過沒生為女人的男人嗎? 有一次也沒有抱怨過生為女人吃了虧的女人嗎?" 這才是最大的悲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