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九清

坐标加拿大, 80后末尾, 自由主义, 宅

我們是不是活成了巨嬰的模樣: 讀<巨嬰囯>

發布於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盡量成爲一個成熟獨立的個體, 不要期待世界圍繞你的意志運轉, 不要把自己的生存和價值完全建立在各種共生關係上, 更不要期待著有一個全能的照顧者在各方面照料你或是告訴你應該做什麽, 最後, 學會拒絕那些想要和你完全共生的人, 包括你的家人和伴侶.

最近剛剛讀完中國知名心理學家武志紅的<巨嬰囯>, 其主要是對中國人的國民性和社會文化進行分析批判, 並指出"我們90%的愛與痛, 都和一個基本事實有關 -- 大多數成年人, 心理水平是嬰兒, 這樣的成年人是巨嬰, 這樣的國家, 是巨嬰囯." 這樣的言詞可謂很犀利了, 加上作者在這本書裏不只講心理學, 還抨擊了中國的許多社會傳統和思想意識, 也因此這本書在中國很快就不再出版了. 在我看來, 姑且不論書中批判的巨嬰是不是更多集中于中國社會, 就這些特質檢視自身也是很有啓發意義的.

"巨嬰"一詞這些年常常被提及, 不過很多人未必真正想過這個標簽的含義. 在<巨嬰囯>這本書裏, 作者指出了一些"巨嬰"的典型特徵, 我歸納為三點: 第一, 巨嬰的全能自戀, 即世界應該圍著我轉符合我的意志, 就像嬰兒們只要自己的要求得不到滿足就要哭閙一般; 第二, 巨嬰縂要尋求共生體, 也就無法形成有意識的核心自我而需要各種共同體來證實自己的存在, 就像嬰兒們無法獨立存活一樣; 第三, 巨嬰永遠需要一個全能的照顧者, 嬰兒當然需要父母及其他人的全方位照料, 而對巨嬰來説這種照料這可以是各種意義上的.

根據以上幾個"巨嬰"的特徵, 其實就可以解釋很多成年人的怪異行爲和思想. 比如, 一些人爲什麽特別容易憤怒和歸罪他人, 因爲嬰兒或巨嬰追求的每一件事情, 無論大小, 都必須符合他們的想象, 這樣才有掌控感, 而一旦事情不符合想象, 他們就會有崩潰感. 這種崩潰感甚至會引發自我的瓦解. 爲了避免自我的瓦解, 他們就需要把引發自己崩潰的責任推卸到外部世界上. 典型的例子就是老人摔到后反而指控救助自己的人爲肇事者並要求其承擔責任, 因爲這樣的老人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 他一定要尋找一個外部因素來怪罪, 而那個扶助他的人就不幸成了被歸責對象. 巨嬰們的心理邏輯如下: 任何不如意, 都是在挑戰"世界應該按照我的意願運轉"的自戀, 而且任何不如意都有主觀的惡意動機, 那麽有主觀惡意動機者就必須道歉, 否則, 就是你死我活. 這樣的邏輯是很可怕的, 巨嬰們意識不到很多客觀因素的存在, 也無法理解很多事情就是無法掌控也無從怪責的, 他們只會不斷為不符合自己意願和自己無法掌控的事物尋找可歸罪對象, 而當這個對象不道歉不承擔責任時, 他們就會出離憤怒. 長此以往, 就變成了一個個被害妄想症和一言不合就你死我活的情形. (這樣是不是可以解釋爲什麽中國人動不動就覺得xxx"辱華"然後集體憤怒要求道歉?)

另一個典型的巨嬰心態就是基於共生心理之下的集體主義. 這種集體主義的意識小到家庭團體大到國家民族, 但和正常的組織不同, 巨嬰們要求的共生性為統一思想和反對獨立, 並且沒有界限. 在這種共生心理驅動之下, 當發生緊急事情時, 巨嬰們常常會無視事實, 而會先區分"我們"和"他們", 即共同體内部和外部. 就算事實上你錯了, 但你是"我們"的人, 那麽我們就要支持你, 但如果你是"他們"的人, 那麽就算你是對的也要攻擊你. 而沒有界限感在中國的家庭生活中體現的格外明顯. 嬰兒們當然不知道自己和周圍的其他人是不同的獨立個體, 他們會覺得你我(尤其和媽媽)是一體的, 到了中國的家庭這兒就變成一種滑稽的糨糊邏輯: 我的事也是你的事, 你的事也是我的事, 我的事同時是所有人的事, 所有人的事同時都是我的事, 由此也就衍生出來一個人的事要跟整個家族交待, 兩個人結婚變成兩個家族結婚, 兒媳和婆婆的矛盾變成兒媳和婆婆全家(丈夫公公小姑等)的矛盾. 而這種畸形的共生關係還帶來另一個惡果, 就是要滿足集體主義下的大家長的全能自戀. 這個大家長當然也是個巨嬰, 但他真的有讓世界圍繞他的意志運轉的權力, 基於個體統一思想和沒有界限, 大家長對於自己所在的群體就有了無限支配權和話語權, 上升到終極的皇帝, 當然就變成整個國家都必須滿足他和配合他了, 這就是巨嬰囯的終極形態.

關於巨嬰, 作者在書裏還寫了很多, 比如完全的孝順其實就是基於父母子女不正常共生關係下滿足父母的全能自戀, 很多人找伴侶之所以認爲安全感最重要其實是爲了滿足巨嬰心態下要尋找一個全能的生活和心理上的照顧者, 再比如在中國社會發生了什麽不好的事最好就是先找一個"替罪羊"讓整個巨嬰群體可以去歸罪去恨. 雖然我對作者的一些觀點未必完全認同, 但這本書確實讓我反思了自己的一些問題, 比如我是不是也容易在事情發展不符合自己預期和掌控時就容易發怒和怪罪, 還有我常常會期待家人或親密的朋友與我思想一致是不是失去了個體相處的界限等等. 總之,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盡量成爲一個成熟獨立的個體, 不要期待世界圍繞你的意志運轉, 不要把自己的生存和價值完全建立在各種共生關係上, 更不要期待著有一個全能的照顧者在各方面照料你或是告訴你應該做什麽, 最後, 學會拒絕那些想要和你完全共生的人, 包括你的家人和伴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