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九清

坐标加拿大, 80后末尾, 自由主义, 宅

國家的視角: 那些試圖改善人類狀況的項目是如何失敗的

現代化的國家特別是集權政府往往喜歡把一切事物簡單化統一化, 然後只關注對他們有用的部分並進行量化標準化, 其餘部分則可以忽略不計, 以此實現理想化的管理和統治目標. 典型的例子比如林地, 政府可以把林地轉化成單一種植某种有較高經濟價值的樹木, 短期内或許收效不錯, 然而因爲當地的生物多樣性被破壞土壤也變得貧瘠, 最後造成的就是可能花數倍代價也無法彌補的損害.

在<國家的視角>一書中, 作者James C. Scott總結了那些試圖建立烏托邦的極端現代主義項目最後失敗甚至變爲災難的幾個基本特徵: 首先, 統治者們有著極爲宏大的野心和目標並且對自己和自己治下的整個系統充滿信心, 在他們看來, 對於國家或是社會的改造, 就如同一個園丁精心打造一個盆栽一樣, 要求絕對的美感, 而那些看來屬於雜枝的部分哪怕只是有一點不和諧也要除去. 其次, 統治者擁有絕對的權力使他可以將自己的種種理念付諸實踐, 在此背景下所有人事物都可以被簡化為爲了實現宏大目標的可以量化的工具, 比如人就是一個個實現稅收生産服兵役的統計數字, 其他特徵則不需要考慮. 最後, 集權統治下的通常是一個軟弱的公民社會, 儘管在推進那些不切實際的項目過程中往往會對地方和個人造成各種傷害, 公民卻無法組織起有力反抗. 典型的例子比如納粹試圖淨化人類基因而進行的種族屠殺, 蘇聯時期的計劃經濟, 再就是中國人熟悉的大躍進, 統治者懷抱的都是建立一個前所未有的烏托邦的理想, 然後不惜一切代價去實現, 最後造成的是整個國家民族的悲劇, 死亡因爲被簡化成了數字所以統治者們並不在意.

從極端現代化城市的規劃設計, 到農業集體化工業化, 這些宏偉的改造項目最終都未能按照統治者的意願在精密而科學的規劃下一步步實現而是走向失敗並激起民間的各種反抗. 高高在上的管理者和設計者們自以爲掌握了所有科學知識和真理, 他們可以輕易設計出理想的符合美感的當然最重要就是簡單清晰方便統治的各種模型, 然而他們卻總是忽略了或者完全不在乎這些項目的基本要素--人. 看起來雜亂無章的社區對於本地居民可能有重要的社會意義, 小農經濟下農民最清楚當地的土壤和氣候狀況也知道怎麽充分利用, 一個看起來完全符合科學的宏觀設計在脫離了人們實際需求和感受的情況下必然是無法成功的. 諷刺的是, 最高層的統治者和設計者最初往往是真心懷著願望要改善治下的人民生活狀況, 然而他們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以至於在項目運作過程中下面的官員明知有問題也不會反駁, 這一點在集權國家更是災難之源, 官員需要的是向上面呈現政績而不是對下面負責, 所以他們會採用各種手段只求實現項目規劃中的統計數字, 而最高層便會認爲一切可行於是繼續擴大項目, 直至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 蘇維埃的集體化, 坦桑尼亞的強制村莊化, 中國的大躍進, 都是如此.

" 被统治就是时刻被留意、被监视、被侦查、被控制、被教化、被灌输道理、被列进名单和被删除、被估计、被评价、被指责、被命令……被统治就是在每一项操作、每一次交易、每一个行动中都被记录、登记、计数、定价、警告、预防、改革、调整和纠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