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 articlesIn total 18237 words

home,home,sweet home

Hazelmoriri

我让L重新再为我作一幅画,像我们刚在一起时我要求的那样,不要用画笔或是相机,我要他用告白和眼睛,细致地说给我听,因为我又快忘了自己的样子,只能以暂时不变的规律记着眉毛低顺的曲度,鼻梁纵深的走向,要记得眼窝可以无底地塌陷,当作是活跃的地壳,再栽种一颗地球,里面又是摇晃喷发的火山、潺潺涌续的液河泪泊。

闯入者

Hazelmoriri

后来我试想以她所有可能的步法靠近她,一要走得比在水泥地上更轻灵,二要用手抚摸清楚树体的纹理,三要铭记作为闯入者的呼吸。

不自由的逃兵

Hazelmoriri

典典这才知道猫的使命,柔软的肉垫可以站在这间屋子里任何一个交叉点,步过柜子的台面,攀到窗帘的最高点,也知道了所有各自带有色彩的污渍的意义,要在屋子里掀卷起海浪,生长起树林,结起灰色的云朵,要风雨不停的典典来跑满整间屋子才能创造出。

女孩.们

Hazelmoriri

Oishi、妹妹和点点,是野猪湾大年三十的第一波客人,我们都站在滴水的茅草檐下看迎新的鞭炮被淋湿,薄薄一层红纸片扒着水泥地,嗒嗒嗒,小狗马大叉追大狗小虎,小虎又反过来追马大叉,脚步声从天空落下,雨声在湿漉的地面追跑。酿好的米酒加迷迭香和柠檬片,装进一次性纸杯里,我们干杯祝好,将...

用它们的话说

Hazelmoriri

康司看着圈里的羊,想着如果所有,人说的都不作数,只有动物能教导我们。为什么会习惯洗手,只要到一处陌生的地方,一定是先找到洁净的水源,筛洗自己的手,才好以此为门,打开进入。和人交好的第一步可以是点头微笑,也可以是握手示好,但是到这之地所洗的第一遍手不一样,这是特殊的,我们的尴尬与勃勃兴致都可以且应当从这一步开始,洗手。

8岁、18岁的动物园

Hazelmoriri

我的母亲好珍惜我,她开车带我去过海边,也陪我坐船去过小岛,我们走过无数遍回家的路,我的母亲好疼爱我,我是怎么成为一个孤儿的?母亲说8岁和18岁是人生的两道坎,是我成人的意志和成人的身份刚出世的年龄,于是她在我8岁生日那天,开着车,载着我去了动物园。

弱小的游戏家

Hazelmoriri

我一直想要有一只橘猫,我也真的拥有了。从有她之前我好多次设想,我会不会无法拥有一直橘猫,因为我担心自己无法生存,只有自己生存下去,才能够再拥有这样的宠儿,我不愿意她是我患难的盟友。还有个担心,这是我其次困扰的,在街上我遇过最多的是不完整的白猫,ta们身上都被泥点溅到,有的是一个圆...

橡皮泥的自白

Hazelmoriri

本来这个冬天几乎就快过去。接到你的一通电话,我又不好受了。到底还是孝顺和远走本就不会成立联系的荒谬论道,我的远走尽管已经千千万万遍告诉予你,还是不被理解,你的话语中似乎从未预设到我的离开,因此你看起来毫无办法,除了打一通电话再而三的强调我的冷漠和无情。

河里

Hazelmoriri

/Hazel 1 从杭州离职回到奶奶家已经住到第四个月,眼见十二月过半,一年竟然马上又要走完,家里又要聚上一伙人,干杯、祝语,像打完了一场全新的胜仗一样,每条街道都会是扫不完的红色、金色的粉末,这时候下一场雨,不知会招致多少骂声,就怕喜气被打湿了。

Dreamland03

Hazelmoriri

「我生前是宠物店的员工,对于喜欢的衣服零食和书本,我可以直接买下来,或者用试图买下的说法表达一种透露喜爱的愿望。」 「十二月的时候有只贝灵顿一下撞到了店铺的玻璃门上,像晕头转向的小羊,我蹲下来靠近它,发现它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号的密码锁,锁面上写着‘135’,我照着试了...

Dreamland02

Hazelmoriri

她说她十一月就要死了。这句话之前,她对我说的话统共只有两句。一句是“欢迎光临”,另一句是“有喜欢的可以试试”。把衣服挂回衣架后,我并坐在她一旁,她周身好像延出些枝蔓,无所凭依的话语把我朝她拢得更紧了些,我突然想到了野间宏,静坐着又突然想到我也许打扰了她的自说自话,不管如何,只是...

Dreamland01

Hazelmoriri

「最开始记录这些梦境是因为我是一个很能记梦的人,这种记忆甚至比现实生活更让我有所清醒感和内嵌感,在豆瓣记录到第六篇的时候就断更了,是2019年的6月12日。我发现这处角落,也许更纯粹,但最好还是能拾起记录的兴致。」 ...... 我和林小一起去海边看的这场比赛,说是海边,所有观众都得泡在海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