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下客

对49年以后历史感兴趣,鉴于中文互联网有关的记忆和记载正在大规模的有计划的被移除,本博主要用作收集网络“垃圾”,“拯救”网络记忆和记载,可能偶尔会有点原创,稍微会转一点资料性强创见多的不被主流刊载的学术性文章。另外,凡是地方文革网、香港中文大学民间资料库(已经停更)及华夏文摘刊登过的文章一般不cross post,当然也会有例外,视情况而定。

杭州日报 1966年 我参与了保护灵隐寺的行动

發布於
灵隐寺,位于杭州城西面,江南著名古刹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享有盛誉。 然而,在43年前,灵隐寺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一群中学生红卫兵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狂潮中,打着“造反有理”、“寺院是封建迷信场所”的旗号,欲砸毁灵隐寺。 在紧要关头,浙江大学师生员工闻讯而动,自发组织了一次保护灵隐古寺的行动,并在杭州市民的支持下取得了成功。

作 者 : 杨斌;潘一峰

日 期 :  2009.06.02

来 源 :  杭州日报

版 次 : A02:要闻

灵隐寺内的塑像,摄于1897年,塑像前方有桌子凳子,左侧坐着当时的居民,可以看出当时灵隐寺内的情况,这可能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反映杭州灵隐寺景象最早的照片。   资料照片
灵隐寺罗汉堂。 资料照片

记者 潘一峰



灵隐寺,位于杭州城西面,江南著名古刹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享有盛誉。


然而,在43年前,灵隐寺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一群中学生红卫兵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狂潮中,打着“造反有理”、“寺院是封建迷信场所”的旗号,欲砸毁灵隐寺。


在紧要关头,浙江大学师生员工闻讯而动,自发组织了一次保护灵隐古寺的行动,并在杭州市民的支持下取得了成功。当时,正在浙大机械系铸造621班读书的周城镐,亲身经历了此事。


“我俩成了第一目击者和参与者”


时光倒回到1966年8月23日的傍晚。还在读大四的周城镐从湖滨返回浙大,途经平海路。


“当时看到一家戏装道具商店被砸了,马路上一堆被焚烧的戏装道具还在冒着青烟。”联想起近几天校园内小字报所传的北京红卫兵破“四旧”、扫“牛鬼”的种种消息,周城镐敏锐地意识到,西湖边的许多名胜古迹可能要遭殃。


“于是,我特意绕道岳庙回校,想去看看岳庙怎么样了。从7路公交车上一下来就看到岳庙大门被封了,门上贴着‘岳飞不是民族英雄,岳庙该砸’的大字报。回到学校后,又听说西湖十景御碑、黄龙洞、净寺等处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损毁,校园里的同学们对此纷纷议论,明天灵隐寺一定是在劫难逃了。”


当时,周城镐和他的同学很为灵隐寺担心,打算第二天去灵隐寺看看。“当时也只是想看看而已,谁也没有公开表示要去保护灵隐寺。”回忆起当年的情形,周城镐老人记忆犹新。


第二天一早,牵挂着灵隐寺的周城镐和同班同学林成孚吃完早饭,从机械系食堂出发直奔灵隐寺。“当时,我们两个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先行竟使我俩成了保护灵隐寺这个事件的第一目击者和参与者。”周城镐老人对记者说。


灵隐寺离市区较远,当时游人并不多,一片宁静。然而进到灵隐寺内,气氛却有些异样。“有三四名中学生比我们先到了,他们在寺内转来转去,其中一个人还拿着长棍东敲敲西敲敲,似乎是在商量如何下手砸庙。我们当时判断,这几个中学生应该是先遣队、侦察兵之类的角色。我心想,红卫兵先锋已到,而寺内毫无抵御之力,灵隐寺岂能平安!”


“我带你们去打电话”


周城镐和林成孚在寺内各处转了一圈后,便来到大门口台阶东南侧的大树下,静观其变。这时,从壑雷亭方向来了一队中学生红卫兵,有二十来人。他们手中有的拿着棍、有的拿着标语旗,个个显露出得意的神情。


“他们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在寺门‘云林禅寺’匾额下面的台阶前集合,估计是在等后面的大队人马。面对此情此景,我和林成孚两人面面相觑,心中紧张极了。难道灵隐寺就要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被砸了吗?”周城镐略显激动地说。


正在无可奈何之际,壑雷亭方向又疾步跑来一队浙大同学,也有二十来人。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们跑到寺院东侧铁栅边门时,其中一名同学高喊一声:“快把铁门关上!”立刻有七八名同学分成二组把寺院东西两边的铁栅边门关上,并从里面用插销锁住。其余十多名同学就在“云林禅寺”大匾额下的台阶上列成一横队,准备阻挡台阶下的中学生。


中学生们也许是没有料到会有人阻挡他们,也许是一下子没弄明白浙大学生的意图是什么。总之,他们对这一分钟发生的事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坐失了“先机”。


当时,虽然两边铁栅门关上了,中间寺门石阶上也有十多名同学挡着,但人数上还是中学红卫兵占优势。


“因事态发展太快,我和林都来不及挪动仍在原地。这时我对林说,要是能打个电话回去叫些同学来就好了。不料我的话音刚落,立刻有一个声音接道‘我带你们去打电话’。因为回答的声音太突然,我当时吃了一惊,定睛一看,原来是离我身旁几步远处的一位园林工人,他正放下手中的工作应声而出。”就这样,周城镐和林成孚等几个同学跟着这位园林工人来到他们的办公室。大家围着电话机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有拿听筒,因为不知打给谁好。


“大家讨论了一下,认为还是打给校广播台好。接通广播台后,我把当时的情况简单讲了讲,然后要求校广播台在校内广播一下,请同学们前来支援。接电话的是一位男同学,他很爽快地答应了。随后,校内的同学纷纷赶往灵隐寺。”


等周城镐等人打完电话回到寺大门石阶上时,石阶上已经陆续聚集了三四十位浙大同学,而台阶下的中学生则更多。双方已经开始喊口号并且辩论起来,场面越来越激烈。“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中学红卫兵主要的口号是‘造反有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而我们的口号是‘造反要有理、以理服人’。这两句口号妙极了,虽然与前者只有一字之差,却切中当时形势要害,很能争取在场群众的心。”


随着时间推移,双方人数不断激增,口号声、辩论声不断,气氛十分紧张。到中午时分,浙大几乎倾校出动,以绝对声势压倒对方,首战告捷。


“也许他们看到这架势不敢接近了”


第一天以中学生的失败而告终,周城镐和他的浙大同学也陆续回校了。不料,第二天晚上风波又起。


“当时,我们班住第七宿舍二楼东南端,我住2005室。隔壁的机械系分团委办公室门口有一只电话机。大约在晚上十一点突然电话铃响了,我因为近,就跑过去伸手拿起听筒接电话。”周城镐接起这个电话,被告知:有一批中学生红卫兵正在向灵隐寺进发,又要砸灵隐寺了。


同学们一听,都纷纷起床聚拢来商量该怎么办。因为有了第一次电话求援的经验,周城镐立刻想到打电话给校广播台。“接电话的是一位男同学,我把情况跟他一说,请他向全校广播,他当即答应了。果然不到一分钟,教三6楼的高音喇叭响起了一个洪亮的男中音,一刹那全校各个宿舍的电灯接二连三亮起来了,紧接着玉泉的同学纷纷出动,连教师员工也出动了。”


当晚,浙大本部的学生几乎倾校出动。由于离灵隐寺较近,浙大的同学赶在中学生之前来到灵隐寺。等周城镐赶到灵隐寺时,那里已经人山人海、万头攒动了。“我在人群中转来转去,未曾找到一个中学生,也许他们落荒而逃了,也许他们看到这架势不敢接近了。”


在现场,浙大的学生代表碰头商量了一下,决定各系轮班24小时值班守护。


“过了几天,大概在八月底的时候,红卫兵大串联的消息传来,先是大学生,后来中学生也纷纷出外串联。注意力转移了,灵隐寺相对就平静了。就这样,灵隐古刹毫发未损,躲过此劫。”


“在灵隐寺保卫战中,周恩来总理曾下达‘保护灵隐寺、做好群众工作’的指示,这对古寺保护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43年前的往事,在周城镐老人的心里,依然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浙大师生自发保护灵隐寺的行动,唤醒了人们的良知,当时大规模的群众性破坏文物行动得以收敛。


记者临别时,这位已经从杭州锅炉厂退休的老人感慨道:“现在,杭州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https://hzdaily.hangzhou.com.cn/hzrb/html/2009-06/02/content_682530.ht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