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olo

Hello world

初来乍到,随便记录一些

因为自己文笔不好、逻辑混乱、语法错误、的得地混用,很少写点什么。曾经为数不多的网上瞎扯也是在微博、朋友圈、twitter上吐槽几句。twitter由于之前国内不方便,加上简中圈子实在太多火药味,早就不玩了,微博也不知何年(大概是18年)被销号了,朋友圈更是不想打开。于是自己在互联网上就属于一种“幽灵状态”,只接收信息,不输出。后经朋友推荐了Matters,看了一阵子发现是个挺不错的社区,里面的人也都比较友善。于是乎就想着也来网路上留点痕迹,哈哈。:)

2020年身边最大的事就是这次大流行的“电晕病毒”(最开始谷歌翻译就是这个词,用chrome翻译的外文网站满屏幕“日冕病毒”、“电晕危机”什么的,现在貌似只有部分改成了“冠状病毒”)自己外语水平还欠缺,看英文德文经常看的云里雾里,只能借助chrome的翻译,边看边记一些词,尤其是很多字典里都没有的表达。

身边留学生群体

首先,这场肺炎对于我本人生活的影响非常有限,该干嘛干嘛,除了减少逛超市的频率,中饭不能在学校食堂吃,课程变成了网课,其他方面是真想不到了。尽管自己也算处于严重疫区国家:德国,平时还是该跑步跑步,周末该远足远足。不过也跟自己性格有关系,两天不出门就会死的那种,这辈子持续呆在室内的最长天数还是一天。借用@Cassandra 的一句话(暂未经同意)“这是病毒传播,不是毒气扩散”,so,少跟人接触就OK了,超市里保持两米以上就OK了(当然是没人朝你咳嗽打喷嚏)。科学的认识病毒比盲目恐慌更有效。说他们活在恐慌之中吧,也不全对,毕竟每天也靠各种“厉害了”高潮呢,感觉是信心满满。

根据自己观察,身边的留学生们有着独特的生活状态。之前疫情还不严重的时候,学校也还没停课,留学生们是进教室脱口罩,到室外了把口罩戴上,看的我是一头雾水,仿佛自己跟他们的世界基于不同的科学理论。很多是一个月来坚决不出门,平时吃泡面,没了就网购,一个月前就要死要活了(但是又不买票回国),也是好笑。别疫情过去了,肺炎没得,人吃傻了。身边的留学生们还挺喜欢给老外“科普”中药,叽里呱啦能讲十分钟,还扯到“默克尔上次去中国是看中医去的,为了治她发抖的病”,听得德国人一愣一愣的。看着那几个德国人的表情,我知道他们想笑但又不敢笑,我也是。对于“中药”这个话题我一直觉得没有争论的必要,我有科学你有神功,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比命长呗。正好,最近使馆(或者是学联)给留学生们发的“健康包”里面就有“莲花清温”,满足他们的需求。无论是这几天的“健康包”,还是上周的口罩,我都没领过。一是不想浪费纳税人的钱,虽然这钱已经花了,二是自己也不需要,把资源留给需要的人,三是因为领物资需要实名登记,通知里还特意提了一句“按照《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进行严格管理,防止个人信息数据泄露”,不提不要紧,一提这个总感觉怪怪的。毕竟12306那么多个人信息泄露出去不也按照某某法严格管理吗。

虽说是“身边的留学生”,但我觉得可以代表99%的在欧陆国家的留学生了吧。英美加澳的群体接触的不多,不清楚什么情况,应该会好一些?毕竟都是出生豪门,受的教育,家庭环境也会不一样。

德国的社会

首先得承认,无论是政府、媒体还是公众,德国面对这次疫情的表现我认为是不够好的。疫情早期,政府反应疲软,媒体忙着批判种族主义,公众更是一无所知。我的看法:政府不愿过多牺牲经济,也不想被批反应过度。据DW报道:“总体而言,政府的支持率有所提高。 3月初,六成德国受访者表示不满意政府作为。现在情况发生了逆转:自从公共广播联盟1997年开始委托进行这一项调查以来,当下的政府(由社民党、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执政联盟)创下了最高支持率。政府获得的支持不仅仅来自社民党、基民盟和社民盟的选民,绿党和自民党的许多支持者也对政府最近制定的政策为表示满意。一半的左翼党支持者也是如此,但选项党支持者中只有六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满意。”疫情刚开始爆发,大家都很恐慌,批判政府不作为,结果现在,支持的人占多数。假设,疫情一开始,德国就关闭边界,各个州实行“社交禁令”,商店关门,学校停课,blabla一连串举措,成功抑制了疫情在德国国内传播,那政府的支持率恐怕得下降不少。这也跟媒体和大众一开始的反应有关。在疫情初期,无论是商业媒体还是公共媒体,对于疫情的报道是少之又少,公共的反应也大都是“不关我事”“大号流感”。因为德国人没经历过SARS,也很久没经历过大规模传染病,03年的SARS德国总共就9个人感染。公众开始是认识不到这个病毒的厉害之处。后来一下子扩散开了,专家开始说会有60-70%的人感染,人人都怕了。于是乎,政府的禁令推行起来阻力就小多了,相反公众还会支持。(是不是很像“XXX擅长解决别人没有的问题”)

一点补充

关于“留学生群体为什么会表现的特别恐慌”。大部分的留学生获取信息的渠道依旧是国内媒体以及各路公众号,其中不乏有些在这边呆了五六年的人,每天朋友圈都是各种带着中式偏见的弱智文。他们跟国内父母获取的信息是一致的,表现相同也是正常。每个地方都有好事和坏事发生,海外某个地方每天发生99件好事,1件坏事,但某些媒体就是拎出那一件坏事大书特书,而对99件好事视而不见。国内某个地方也是99件好事,1件坏事,但这件坏事是肯定不会拿出来大做文章的。长期处于这样的信息环境中,产生误判也是正常。

关于“中西思维的差异”。几个例子:

1.德国的隔离是自行在家隔离,没有专门的监管。中式思维:他到处跑怎么办啊?我一德国友人:隔离就是隔离啊,为什么要到处跑呢?

2.德国火车地铁这些都没有安检。中式思维:没有安检,那有人炸车怎么办啊?我一德国友人:为什么要炸车啊?

3.对于德国政府抗疫评价。中式思维:早期不作为导致全面扩散,差评不能少。我一德国友人:我觉得现在这样的禁令正合适啊,当然如果早一点实施就好了,总体还是满意的吧。

1和2可以归于“社会信任”的差异,诚信作为德国社会的组成之一,在国内是缺少的。在一个缺少信任的社会长大的人,总会带着恶意去揣摩别人的意图。至于3,自己对西方的社会了解甚微,上面的“如果一开始就控制”也只是基于自己“中式思维”的一种假设而已。像这种基于“中式思维”去分析西方社会,从而造成“偏见”,是不是可以称作“occidentalism”西方主义(之前看到有人说西方面对疫情的失败是因为“orientalism”东方主义)

……啊,没头绪了,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到此为止吧,在Matters的第一段文字(都算不上文章,胡扯一堆,哈哈哈)。感谢阅读:D


我在朋友圈的“尖酸刻薄”记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