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徒的酬勞:『殺警』最高給2000萬!」,經查為錯誤訊息

至少还能看电影

Hadua

在大陆电影院看电影最让我头痛的一点是,总遇上不文明观影的观众,发出噪音,频繁打开手机,我还该死的记得很清楚,跟当时看的电影名字一起,成了想起那部片子就一定会记起的事

Hadua

影院的现场感——此时此地用这样的设备,有这样一批观众陪你一起看,错过了就不可复制;仪式感——为了出门看片要沐浴更衣提早出发,有时还要约上好友,跟随时随地打开手机的小屏幕完全是两码事。如果能在影院支持,我都尽量去,可是大陆放映的影片太少,而且大概率有删减。我在电影院看的片子估计只有屏幕看的一个零头,能获得完美体验的片子太少了,也就将就了,羡慕对岸群众

如何幸存

Hadua

想起我一个南方人,第一次到东北过冬天的经历,日照那么少,太阳那么斜,第一次体验零下二十多度的糟糕气候,从澡堂出来湿头发瞬间结成冰柱,连耳机线在室外都冻得僵硬,那是我最失落的几年

中外网友评论赏

Hadua

更新一个情况,没有积极告密揭发我的几个公司领导,被老板以降职降薪处理了。一个民企内部鼓励员工互相监视,互相检举揭发,极权之恶的微缩面

体会一下什么是思想审查

Hadua

同感,我和我的朋友们都遭遇过数次微信封号,到现在,我已经放弃用微信跟人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