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dua

冻毙于风雪

一场暗夜中的抓捕

發布於

2019年12月5日,晚上接近9点,我坐在沙发上听财新十年的音频,一边玩文明6。我上周刚拿到了劳动仲裁立案通知,我的要求,前公司按照劳动法无理由辞退的标准赔偿我工作年限乘以二的劳动补偿金,加起来不到十万块钱,对有十几亿闲置现金理财的上市公司来说九牛一毛。

突然有人敲门,我妈开门,我听到陌生女子的声音叫我的名字,说是朋友,来找我。我隔着防盗门看见四个人,三个男人,其中一个高举摄像头,一个女孩站最前面,他们自称是珠海市高新区公安局的警察。

我要求看传唤证,一个男人掏出一张纸隔着防盗门晃了晃。我看不清,打开门拿过传唤证,就再也关不上门了,几门男人把持着门把我推进去。

我要求拍传唤证,要求打电话给律师,统统拒绝,警察夺回传唤证,使劲拉我的胳膊,喊同事拿手铐,说我拒捕,将采取强制措施,小小的家鸡飞狗跳,警察高举执法记录仪,记录一切。

我慌得不知道该拿哪部手机,终于拨通了律师电话,感觉像是多了一层保护,警察也不敢轻举妄动。我庆幸留了律师函,趁打电话一边整理思绪一边发消息给朋友。女警始终监视我,连上厕所都不放过,拽着门把手看我脱裤子,仿佛我要随时从窗户一跃而出,她要开门让男人进来。我在卧室换衣服,她就把控住窗户的位置,冷漠地看住我。天气微寒,我怕要在警局过夜,套上件毛衣。

我让家人记下四个警察的警号,她只记下两个,杨彬082063,徐德浩084035,另外两人未出示。

我僵持不住只能跟他们走。他们让我走在前门,走到一个没有任何警察标记的蓝牌面包车。我问为什么不是警车,警察说“为了保护我”。上车让我坐在最里面,一路超速狂奔,开到位于前公司所在地的高新区公安局。

因为上次来警局已采集过生物信息,这次只按了指纹,执法记录仪一直拍到我踏进有监控的警局为止。在等候室没关多久就开始审讯,警察把我右手以非常不舒服的姿势拷在铁椅子上。从各种迹象表明,这次审讯规格跟第一次比全面升级。

警察给我看几张六四的照片,一张庆祝七十周年的图片,问是不是我发的。

不记得了,不是我发的,我看见就删了。

是不是在你朋友圈出现过。

出现过,我看见就删了。

一个年轻警察嘲讽我,”发的时候那么勇猛,现在怎么畏畏缩缩?“旁听的女警估计觉得很无聊,一直刷手机。

签字画押,我拒绝在几张照片上签字,警察说你不签就是我们签,签字是给你机会,我拒绝。警察把我放回冰冷刺骨的等待室。

我欣赏起墙上历代犯罪嫌疑人留下的涂鸦,“我想回家“,”杀杀杀“,”报仇雪恨“,有些是用笔写的,我突然很渴望写字,好奇这些人怎么把笔带进来的。

我解开鞋带在墙上刻下最近看的书:Darkness At Noon,一滴泪,巫宁坤。警察再次传唤我,我已经签过笔录,拒绝再回答任何问题。警察说我的问题很严重,又让我去等候室。

我准备在长椅上过夜,又觉得太冷还是等天亮吧,起来没事干,想再刻一个林昭,警察又传唤我。

结果出来了,白纸黑字寻衅滋事,行政拘留五天,因为刚刚过12点,决定书落款写第二天,相当于多惩戒一天。

我气急,问他们收了多少好处,他们手里的购物卡,有些都是我以前在公司亲自去买的,警察避而不答。我要求现在就把我送到拘留所,我不要在这里过夜,四五个男警察围着我吼叫,让我老实点,最后说最快半小时就送我走。

珠海市第一拘留所兼第一戒毒所探秘,且听下回分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因中港矛盾,我被公司开除举报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