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9001 
Hadua

一场暗夜中的抓捕

2019年12月5日,晚上接近9点,我坐在沙发上听财新十年的音频,一边玩文明6。我上周刚拿到了劳动仲裁立案通知,我的要求,前公司按照劳动法无理由辞退的标准赔偿我工作年限乘以二的劳动补偿金,加起来不到十万块钱,对有十几亿闲置现金理财的上市公司来说九牛一毛。

Hadua

至少还能看电影

喜欢@huma在如何幸存里写的“人可以在淹没、坠落、深不见底中活着。可以吃饭、睡觉、看电影。在望不到头的苦闷里面,你可以选择用不相关的东西把一些时间杀掉,让心智少一些磨损。” 我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感觉无能为力,所有事情的发展都超出我接收和处理的能力。

Hadua

中外网友评论赏

我此前发过一篇文章因中港矛盾-我被公司开除举报 记述我因为发返送中文宣被公司恶意举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落入警局的经历。顺便更新最新状态,我参与的公益组织打来电话,称被国保询问我是否会参加活动,公益组织为避嫌已移除我的志愿者身份。我遭遇的事件被某香港媒体和某英文博主报道,观察留言,...

Hadua

一个内地人的普通观察

每次去香港游玩,看到随处可见的街头标语,哪怕是被清洗到只剩一个淡淡的影子,我也会忍不住停下辨认,10月两次路经弥敦道,马路中间隔离带上的涂鸦明显密集了很多,延申到人行道上。对于从来没参与过街头运动的人,每次看到街头抗争的遗迹,像是夜晚遗留下来的标语,没有栏杆的铁通,焚烧的痕迹和碎...

Hadua

因中港矛盾,我被公司开除举报

10月1日是一个无力沉重的日子,虽然我躲到家里屏蔽一切国庆资讯,国庆的庆典氛围还是无孔不入地侵入了我的生活。身居高墙之内,自返送中运动以来我花费许多时间阅读资讯,与人讨论,向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普及知识,甚至与人争吵,割席断交。随着运动的持续和升级,我与持不同政见者交流的耐性也逐渐消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