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6 篇作品累積創作 42776 
清如

何處是吾家

「我覺得香港是我家,但現在我們可能會想搬到另外一個地方。可能會是亞洲的國家,你說新加坡好,其實也未必,新加坡並不是我們想生活的地方,而去日本,我們又不會日文。」 Steven去過中國旅遊很多次,喜歡那裡深圳、上海等等的一線大城市,也喜歡青島、桂林的風景名勝。

清如

天上的眼睛

泛黃的轉校書,上面用小毛筆清晰地寫著各種資料——姓名、年齡、各科成績等。一張還是懵懂無知的面容,呆呆地黏貼在上行正中。早已有小小褪色的紅色印章,見證著時間的褪色。那是中華民國三十八年,亦是1949建國初年,那是,鵬叔才14歲。鵬叔有九兄弟姐妹,他在家裡排行老二。

1
清如

設計師的大陸工廠之旅

在偌大的牛仔褲工廠裡,工人一排一排列好隊,用刺鼻的化學噴劑處理一條條牛仔褲,把它們整成有殘舊時尚色彩的牛仔褲。那股令人眩暈的氣味瀰漫整個工廠,讓人渾身不自在。每個工人前面,只有幾個廉價的抽氣扇,也受不了工廠內的毒氣,瀕臨絕境,喘著剩下的一口氣。

4
清如

大數據煉金術的啟示

這個世界越來越數碼化,大數據分析已成為未來的趨勢。掌握數據,等於掌握未來。大數據分析就像是煉金術一樣,原始數據是礦產,數據加工後,去除雜質,並且修飾利用,最終變成有用的金屬。大數據分析是在互聯網、智慧手機等資訊通訊設備普及後所演變出來的,將巨大的數據進行發掘、分析、加工、利用的一種新興產業。

清如

那個遙遠的故鄉

故鄉漸漸遠去,故鄉慢慢靠近,故鄉的回憶還有多少若隱若現在眼前?三代人福建人,與同鄉人尋找著共同的語言,與異鄉人共用著於這城市中的回憶。他們究竟是福建人?還是香港人?也沒有人說的明白吧?香港這個地方就像一個無底的麻袋,把不同人的回憶袋入其中。

清如

說好的「不談政治」

對話錄上白綠交間的對話框交錯彈出,伴隨一聲聲令人焦急又心安的鈴聲。「你介不介意討論對香港民主運動還有中港矛盾的看法?」青綠色框飛出。手機頂端「對方正在輸入中......」的字眼,看著就讓人心急。接著彈出一個白得刺眼的對話框:「純粹談個人生活可以,至於談政治,就不要了。

1
清如

處處探金

「我覺得香港本地人反而不會四處探索這個地方,但好似我這類有大陸背景的人更加大膽。」 小時候,在福建,環境不好,食飯要用糧票來換,他還記得,香港的親戚回鄉時,會拿著紅白藍膠袋,裝著一袋二袋物資。他們姐弟總樂得開了花,好奇地看著各類牌子的物件,就像探得了黃金一樣。

清如

創·險

正如六月的風波,給了香港學生太多的成長感悟,讓他們有了更大的抱負,沒有捲入這次風波中的他,於六月的車禍中,得到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成長經歷,之後他有了更大的抱負。6月,Jeremy在旅途中挑戰摩托車。騎著騎著,突然發現前方有一個大坑,情急之下,他緊按煞車掣,但他騎車的速度...

清如

這次,換成弟弟

「弟弟吧,是個對政治、環保、機械等很熱感的人,但對生活卻有點冷感。」兩位家姐對她們弟弟的評價是這樣的。這個弟弟白白瘦瘦,笑起來露出虎牙旁缺了的一小塊空位,傻呼呼的。我們有時談笑中,彈出幾個英文單詞,便問他是什麼意思。就算是十分簡單的單詞,他總會遲疑一下,口中發出「嘶」的聲響,一臉尷尬地看著我們。

清如

在粤语中呼吸自由

我們走進褐綠相間的某咖啡店,抬頭掃看酸酸甜甜又甘苦味交雜的餐牌,我被一杯「石榴洛神花茶」的香甜引了過去,於是我叫出了「石榴洛神花茶」的美名。緊接著,Surrender在我身邊重複我的「石榴洛神花茶」,並好奇地問是哪一杯飲料。「Oh, the hibiscus …」我努力拼讀這個代表洛神花的英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