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2019

愿荣光归香港!

愿荣光归香港(小说连载2.0版本)8

發布於

愿荣光归香港 8、暴风眼之愿荣光归香港


这一天,反政府反送中新一波示威游行兴起,大街上人山人海,人们群情激奋,有的挥舞美国国旗和英国国旗,有的高喊口号,有的打巨大横幅“时代革命,光复香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没有退路,他们必须作出表达对自由民主的意志和诉求。


在一个路口,香港众志人员、民主人士黄之锋、周庭站在马路边,手拿着一只扩音喇叭,对过往的行人发出呼吁和鼓励,希望人们为建设自由和美好的香港而努力……


黄警良特意到学校拿了陈明通遗留剩下的装备,黄色头盔、雨伞、防毒面具、自制盾牌,还有燃烧瓶,加入了游行队伍。


因为示威游行属高危险性质的行为,许多参与人员都写下了遗书,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可能会遭遇到什么。黄警良也一样,也写下了遗书,写在了纸上,并贴在了自己的黄色头盔上,写的时候,手颤抖了,眼泪也流了下来,喉咙哽咽得难受。纸上写着:


老爸,对不起,让你失望了,谢谢你养育了我20年。




美樱,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不知道以后我会怎么样?我可能会失去自由,我可能会死掉,我也可能会失去你。我现在正在拼命地在自己和自己作斗争,不管怎么样,我不可以退却,我必须继续走下去,我爱你,我也爱香港,爱香港的每一寸土地,爱香港的每一个人。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娶你,如果没有机会……下辈子,我也照样娶你。我爱你!!




在一个广场上,聚集了成千上万参与游行的人,一个头戴防毒面具的年轻人,拿着喇叭扩音器,进行演讲:


“如果我们是被这个时代选中的一群,我们就要去做,不断去做,坚决去做,如果我们命中注定,坚守香港自由最后的防线,我们就不可以放弃,我们一定要守护这个香港,我们终有一日会相约于金钟,站于煲底,以公民广场作见证,我们不可以接受政府提出的要求,因为这样我们死去的朋友是不会原谅我们的,是不是?”


“是。”在场的人纷纷回应,并有人高喊口号:“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加油!”


“在这里,仍然在场的香港人,我希望你们举高你们的右手,并指向天上,我们来唱这首歌……”


何以 这土地 泪再流


何以 令众人 亦愤恨


昂首 拒默沉 呐喊声 响透


盼自由 归于 这里


何以 这恐惧 抹不走


何以 为信念 从没退后


何解 血在流 但迈进声 响透


建自由 光辉 香港


在晚星 坠落 徬徨午夜


迷雾里 最远处吹来 号角声


捍自由 来齐集这里 来全力抗对


勇气 智慧 也永不灭


黎明来到 要光复 这香港


同行儿女 为正义 时代革命


祈求 民主与自由 万世都不朽


我愿荣光归香港




《愿荣光归香港》多美的一首歌,唱出了香港人的心声,唱出了香港人的苦与甜。黄警良和许多人一样,唱歌的时候,不禁地热泪盈眶。


傍晚时分,一支数千人的游行小分队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与警方讯龙防暴警察对峙,警方队列一字排开,切断了公路,并打出威胁横幅:“警方防线,严禁冲击,否则将使用武力。”不久后,警方队列又打出横幅:“警告!摧泪瓦斯。”随后警方队列开始向前步行推进。


而游行队伍一度出现混乱,连连往后退,黄警良在混乱之中,看见了不远处的周美樱,虽然她也蒙着面,不过黄警良一眼就认出了她。混乱中她还被人无意间给挤倒了。黄警良连忙跑了过去,扶起了她。


“你来这里干什么?”


黄警良大声责问,语气中很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


“我想加入你们。”周美樱苦苦哀求着。


“不可以,你疯了你,就你这柔弱的小身板,黑警会把你撕成碎片的。”


“求求你,警良,别让我走,别丢下我,拜托,拜托……”


周美樱依然苦苦哀求着,心痛之极的黄警良把周美樱拥抱在了怀里,亲吻着她。这是他们的初吻,在战争的战场最前沿之上,隔着两层口罩亲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这是香港的悲哀。


“你走。”黄警良说着就把周美樱给推开了。


周美樱还是不愿意走,一个蒙面男子走到了她的跟前,严肃地说:“勇武派有严格的规定,老人、伤者、未成年人,不可以参加勇武派。”


周美樱连忙解释:“我已经十八岁了。”


“不可以,你看上去还是太脆弱了,我命令你马上给我走。”


蒙面男子说完就命令手下的两个人,强制性地把周美樱给带离战场。


警方防暴队一度逼近游行队伍。游行队伍的一个满头大汗的指挥人员高喊:“稳住。稳住。保持队形,保持队形。”


游行队伍很快一字排开,筑成人墙,打开了雨伞,形成了防御阵地,在防线后面,一面舞动的美国国旗旗帜迎风飘扬。黄警良他们严阵以待,紧张又害怕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咬了咬牙根,准备开战。


警方队伍发射了多发摧泪烟雾弹,并一边推进,一边开枪平射打出橡皮子弹。


游行队伍的防线一片烟雾迷漫,很多人被摧泪烟呛得不停地难受咳嗽,也有很多人因头部中弹而倒下,惨叫声、呻吟声四起,并源源不断,但这依然没能让他们后退,他们投置燃烧瓶、石头,砖头,扔向推进中的警察,进行还击,公路上散落了满满的一地石头和砖头,加上火光冲天和漫天迷雾,战火纷飞得就如同是一场惨烈的战争。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游行队伍高喊口号,并向警方队列发起了反冲锋,两队人很快就短兵相接,扭打在了一起,很多年轻人被警察给打得头破血流的,黄警良也一样,但是他们并没有畏惧后退。黄警良与一个防暴警察比力气,那警察拿着防暴盾牌和警棍,一边用警棍打黄警良的头,一边用盾牌试图想把黄警良往后推撞。但黄警良稳住了阵脚,使劲用了全身的力气,一把把那个警察给推倒到了好几米远的地方。


“死扑街含家产!”


黄警良一边咒骂着,一边急喘着气,冲了过去……


午夜时分。


两队人依然还在对峙着,期间冲突不断。




凌晨一两点钟,冲突有所平息,两队人搁着几百米的距离对峙着。周美樱和一些市民拿了一些补给品运送给游行勇武派他们。救护车前来将伤者带走了,黄警良虽然也受了伤,但没有走,他坐在高速公路边的地面上,背靠着路边的石栏,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几百米处的警方队列,周美樱就坐在他的身边,用纱布试擦着他头上的鲜血。


“疼吗?”周美樱问。


“有些……疼。”黄警良面带微笑地轻轻回应着,把视线收了回来看了看她。


“你都受了伤了,你为什么不跟救护车一起走?”


“小伤而已,我没事。我们今天损失了不少的人,我还是不能走,我走了之后我们可能就会失去这段公路的控制权了。”


“大家都说,警察都疯了,我看呀,你们也差不多疯了。我的天呢,连命都不要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们没有疯,我们很清楚我们要的是什么,我们很冷静。”


“好好好,你们冷静,”周美樱从旁边拿出了一盒盒饭,“吃饭吧。小肚肚是不是好饿好饿?”


黄警良看了看她,微笑了一下后就大口大口地吃着盒饭。周美樱就在旁微笑地看看。


黄警良突然说:“你不知道,刚才我都快要脱节了,又累又饿又渴的,太惨了,那时候我在想,如果有日本料理吃那该多好啊。”


“很抱歉,我拿来的是盒饭,不是日本料理,三更半夜的哪有什么日本料理呀。那……要不要我回去做给你?”


“算了,跑来跑去的,你不累呀。留下来再陪我一小会吧,如果警方那边有什么行动,你得马上离开。所以现在我更想感受感受你的气息。”


黄警良轻轻地握住了周美樱的一只手。


当看到黄警良黄色头盔上的遗书时,周美樱的心都破碎了,她感动得情不自禁地投入了黄警良的怀里。


“警良,你知道吗?我奶奶她也反对我加入你们。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很听我奶奶的话的,可是这一次我却没有再听她的话,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是因为你,如果你以后下地狱了,那我也一定会跟着你的。”


“不可以,”黄警良很严肃地说,“周美樱,你要向我保证,你必须要尽量地保护好自己,不做无谓的牺牲,知道吗?”


“……嗯,好,我知道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愿荣光归香港(小说连载2.0版本)9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