槛外人

农妇,母语一般,其他语言更一般,但这些都没有能阻挡我对各种语言和文字的热爱,哪怕是看看也好。

琐罗亚斯德教——古老但不神秘

發布於

译到斯文·赫定《我的探险旅行者生涯》的第8章时,其中有不少篇幅写了他当年(1890年)夏天随瑞典使团觐见波斯沙阿(注:沙阿是波斯人对国王的称呼)时对当地那古老的琐罗亚斯德教的了解。对于这一宗教,中文一般称为拜火教或祆教,若从准确性来说,祆教这个称呼更接近。而信奉这一宗教的帕西人与华人世界还有些联系,因此我从自己翻译的原文中摘录了相关的部分。另外在文后附加了帕西人在香港的部分踪迹。

以下是译文摘录:

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之一,由琐罗亚斯德(注:又名查拉图斯特拉,意为“拥有骆驼者”,他宣称阿胡拉·马兹达是创造一切的神)创立(注:创立时间距今三千多年),它的经典是《阿维斯塔》。这种宗教曾为世界上一个强大族群所信奉,该族群的强盛期持续了一千年,之后又颤颤微微、气若游丝地过了一千年,在公元640年,被高举先知旗帜征服波斯的奥马尔哈里发(注:伊斯兰教第二代哈里发,先知穆罕默德最著名的拥护者和战友之一,也是历史上最有权力和影响力的哈里发之一)给逼退到埃克巴坦那(注:曾经为波斯首都)附近。而在伊斯兰大军攻城拔寨之时,已经有不少琐罗亚斯德的信徒坐船从霍尔木兹岛逃往孟买。今天印度大约有十万该教信众,波斯约有八千。此教圣火却一直未熄。在前面的一个章节里我们已经在苏拉萨尼(位于阿塞拜疆首都巴库郊区)参观过一座才被毁的火祠。在波斯的亚兹德有20座(火祠)。但在古代,情况则不相同。在波斯波利斯有几座火坛,我们在色诺芬(希腊人,曾被小居鲁士征召至其队伍,前往推翻波斯国王。晚年他根据这段传奇经历写成《远征记》。据说亚历山大大帝向波斯进军时,将此书视为战地手册。)的书中可以读到:

”当居鲁士从王宫出发时,另一辆由一匹紫毛马拉的马车也同时出现,后面跟着几个人,他们点燃一只火炉。然后马被祭献给太阳,从火炉中他们根据琐罗亚斯德巫师的指定从土中取出一块作为祭献随身携带。“

在琐罗亚斯德时代之前,波斯和中亚地区盛行多神教;他们把天体、元素、火和水都视为神,鬼怪和巫术盛行。

琐罗亚斯德教的教义是二元论。该教崇拜的是阿胡拉·马兹达,他是所有善与光明的创造者。他的对立面和敌人是阿里曼,他的信徒皆带有恶意的邪念,以黑暗和邪恶为教义。阿胡拉·马兹达和阿里曼之间的斗争一直待续。帮助阿胡拉·马兹达胜利是正义者的责任。

雷伊城燃烧的圣火是最古老的。太阳与火是上天万能的象征。天地间没有什么比火更接近上天的完美,这归功于火传递了温暖以及光明的纯净。死尸会污染土地,因此人死后须葬于塔上,再筑起高墙使其与周围隔绝。运送尸体到塔上的路也会被污染,但如果带一条眼睛周围长着黑色斑点的白狗或黄狗相随,这条路就可以被净化,因为狗能驱走恶魔。暴露在外的尸体所引来成群的苍蝇,都是恶神阿里曼手的女妖精。敌对方的尸体不会污染大地,因为他们是善战胜恶的明证。

雷伊城火祠遗址(图片源自网络)


拜火者在波斯被称为帕西人,被伊斯兰教信徒蔑视和威胁。于是他们在自己的村庄里离群索居以期可以自由地进行宗教仪式。他们中有不少商人和园丁。千年以来,他们都遵守着琐罗亚斯德的戒律。在每所房屋里都会点燃一盏灯。吸烟草是对火神的亵渎,而且如果着起了大火,人们是不能去扑灭的,因为面对火的神力,人不应该以命相抵。

帕西人死后,会被穿上白衣,头上用白布包起,(周围)点起油灯,死者被放置在一具铁担架上,脚边放一小块面包。然后一只狗会被放进停尸房,若是狗吃了面包则表明亡者已死。如果狗不肯吃面包,那就说明灵魂还没有离开身体,那么尸体会被一直放在当地直至腐烂。然后会有洗尸人将尸体洗净,而洗尸人自己是不洁净的,因此没有人会上门做客。

四个身着白衣的抬尸人在用流动的水净身后,将担架抬至葬尸地——安宁塔。实际这不是座塔,而是堵周长68米,高近7米的墙。尸体被露天放置在墙内一处长方形的浅洼地里。最后,死者的衣服被解开,头巾被摘去,葬礼上的客人倒退到墙边然后回家。在葬礼进行时,秃鹫就已蹲在墙上,渡鸦在上空盘旋。当一切都平静下来后,它们开始采取行动了,很快就剩下光秃秃的骨架,在太阳的灼烤中变干。


以下为帕西人在香港的踪迹:

尽管十分小心,但帕西人还是被大规模放逐到印度,由于没有土地且是外来户,他们生存最重要的依靠便是经商,这也使得一部分帕西人又从印度流散到了世界各地,其中有些到达了香港和广东,还有极少的一些人到了上海。现在这三处地方唯有香港还保存了他们的踪迹。

香港开埠初期,就有帕西商人来到,香港的麽地道便是以一位帕西人的名字命名的,麽地除了是名成功的商人外,也是创立香港大学时一个主要的捐赠者。天星小轮的创办人米泰华拉也是帕西人。汇丰银行创办时也有几位帕西人股东。当年帕西人在香港还是颇为活跃的。

今天在香港还或多或少见到一些与帕西人有关的建筑。如香港岛跑马地黄泥涌道近养和医院的祆教坟场,于1852年建成,想象中应该与赫定见到的安宁塔下葬的情景有所同,但也有所不同。

祆教坟场 (图片源自网络)

另外香港的善乐施大厦也与帕西商人有关,它的英文名称便是Zoroastrian Building. 而大厦的那个祆教标记——法拉瓦哈更为显眼。

善乐施大厦祆教标志:法拉瓦哈

除以上几位名人和两处建筑,香港还有不少与帕西人相关的故事和传说,香港的朋友们若有兴趣可以去探寻一番。华人世界之所以仅香港留下了这么多与琐罗亚斯德教有关的踪迹,和它的多元与包容有关。原香港平安,光明与善与你同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