槛外人

农妇,母语一般,其他语言更一般,但这些都没有能阻挡我对各种语言和文字的热爱,哪怕是看看也好。

正在保卫基辅的明星和电影学院学生

节选自《滚石》杂志的文章,作者:娜塔利亚•古梅纽克

我开车经过一栋几小时前被俄军空袭击中的建筑,这座25层的住宅有四层被毁。幸运的是,公寓里一户被击中的人家都幸存下来,父母带着他们的小女儿躲在墙后,不过他们的邻居们都受伤了。(据乌克兰卫生部长称,截止现在,乌克兰各地有多达352名平民被杀。其中包括14名儿童)。

我不能停下来帮忙,因为得去完成自己的任务。我作为记者被安排去基辅巡警总部采访 ,总部离机场一公里,离我妈妈和姐姐家的公寓大楼也有一公里,她们两人在前一天已逃离。

基辅现在的街景,图片来自Rolling Stone


乌克兰巡警队是自乌克兰2014年亲欧盟革命以来少有的成功案例之一,当时和平抗议者推翻了贪污腐败的总统。那时,乌克兰人反抗警察的有罪不罚和腐败。由前新欧盟运动领导者尤尔科·佐祖利亚(Yurko Zozulya)管理的基辅警察队伍提醒人们,这个国家已经向前走了很远。在这栋戒备森严的大楼前,我有一种时空回转的感觉。8年前,执法部门是人民的敌人,他们支持一个专制政权,而独立记者是他们的对手。今天,我知道他们是来保卫我们的。

我路过地下室,不少男人和女人(乌克兰的警察部队中至少有四分之一是女人)正拿着枪睡在床垫上。

基辅市巡警负责人对他的下属在讲话,他告诉他们,今天他们中的一人被枪杀了。但这位领导也在努力让手下们保持精神状态,因为他们面临着城市被围困的恐怖未来,而大多数巡警并没有战争经验。

“你们以为我不害怕吗?”这位领导对下属说。“我很怕。我自己没有打过仗,这和你们中的许多人一样。我们都在这里学习战斗。现下的情形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考验。然而,如果有人决定辞职,我理解。”

乌克兰军队的军人和国民警卫队都在前线作战,但如果俄军在战斗中突围,警察们也很可能需要参与战斗。在这个自二战以来从未见过战争的城市里,各区已经有零星的巷战,还有一些破坏性组织在攻击乌克兰军队和城市基础设施。

面对巨大的生存威胁,乌克兰政府允许平民加入国土防卫营,如果俄罗斯人进入城市,他们可以领取枪支并进行游击战,警察们则需要协调民兵在宵禁期间行动。每天我都会发现自己的某位朋友——社会学家、记者、作家、历史学家、电影制片人,有男也有女加入国土防卫队。某一天,他们开车把孩子从东部边境送到一个更安全的城镇,接下来他们便回来参战。他们可能会在检查站执勤或进行搜索和其他破坏敌方行动的事。几天之内,仅乌克兰公民就捐献了330万美元来支持各军队。

很多临时参入物巡警都没有战斗经验,图片来自Rolling Stone

天一黑,炮击的机会便增加,所以民防部队不能离开,要在办公室过夜。在拆子弹的时候,我看到安德里·赫利夫纽克——一位著名的乌克兰音乐人,Boombox乐队的主唱正坐在地板上打开装有弹药的箱子。在2000年代末,他的歌曾在俄罗斯和整个后苏维埃地区成为热门。这位戴着棒球帽的高个子,装备齐全,拿着他自己买的枪。

平时不怎么和记者说话的他,自从加入民防后,已经厌倦了各种自拍要求。过去几天,他一直在执勤。我问他乌克兰需要哪类来自西方世界的支持。

"我们不需要任何东西,"赫利夫纽克低声说。"是他们需要我们。西方和乌克兰都声称坚持同样的原则:人人权利平等,法治,选择权,人权至上,不需强者的动物性统治,而是道德和智力。他们需要我们作为盾牌来保护这一切。"

赫利夫纽克在2014年战争开始时停止了用俄语演唱,并积极参与释放被俄罗斯关押最有名的政治犯——乌克兰电影导演奥列格·森托夫的活动中,这位导演已在西伯利亚和北极地区的监狱里度过了五年半的时间,直到2019年被交换。战前一周,森托夫终于发布了他的新电影(因被监禁而长期拖延),但他没有去参加国际电影节,而是加入了保卫国土的行列。

赫利夫纽克和波波维奇,图片来自Rolling Stone

我问赫利夫纽克,他的俄罗斯同行,那些著名音乐家和艺术家们是否给他发过请求原谅的信息,因为我自己也收到过一些俄罗斯同胞的类似信息。

"宽恕?可耻?我已经受够了,"他平静地回答。"说到底,我是为他们感到羞耻。我不觉得有什么仇恨,但我感到羞耻的是,这么多有创造力、聪明、有才华的俄罗斯人仍然支持这个政权,他们仿佛是奴隶一般。我并不是说我们乌克兰人有多优越,我只是为他们感到羞耻。"

我问指挥官,赫利夫纽克作为一名士兵表现如何。他向我保证,赫利夫纽克是最勇敢的下属之一,而且在需要时,还会默默地为整个部队做菜。

我又走近这个队伍中的另一个人,主要是因为他的外表、微笑和尤达宝宝的图案,以及乌克兰三叉戟的纹章组合很特别。"我在纽约电影学院学习,我住洛杉矶,但我来自基辅,"他告诉我。

现年32岁的米罗·波波维奇在19岁时有了美国绿卡,并搬到了美国。在之后的三年半的时间里,他先在美国陆军服役,并被派往阿富汗八个月。他告诉我,他用服役的补贴支付了在纽约电影学院的学费,阿尔·帕西诺和梅尔·吉布森都是这所学校的讲师。

赫利夫纽克和音乐人The Kiffness合作的歌曲,乌克兰反战民歌《草地上的红荚蒾》

赫利夫纽克和音乐人The Kiffness合作的乌克兰反战民歌在YouTubeh上已有几百万观看,而所获广告收入会全部捐给乌克兰国民自卫队。

以下是这首歌的歌词,由现居上海,精通俄语的“昧拾金公爵”(网名)翻译:

《草地上的红荚蒾》

林中草地旁有棵红荚蒾枝头被压弯,

为何我们的荣光乌克兰如今愁眉不展。

而我们要把那红荚蒾扶植起来,

而我们要让咱荣光乌克兰,嘿嘿,喜笑颜开!

 

不要弯折,红果实荚蒾,你花朵洁白。

不要愁眉,荣光乌克兰,你有自由后代。

而我们要把那红果荚蒾扶植起来,

而我们要让咱荣光乌克兰,嘿嘿,喜笑颜开!

 

列队行进西奇的射击队奔赴浴血战场,

让乌克兰的弟兄们脱离莫斯科的镣铐。

而我们要把莫斯科的枷锁彻底砸坏,

而我们要让咱荣光乌克兰,嘿嘿,喜笑颜开!

 

春播的田野之上布满了金色的麦浪,

乌克兰的射手就要和莫斯科佬作战。

而我们要把春播的麦子收集起来,

而我们要让咱荣光乌克兰,嘿嘿,喜笑颜开!

 

猛烈的阵风从一片片宽广草原吹来,

要把西奇射手的美名传遍全乌克兰。

而我们要把射手的荣光守护起来,

而我们要让咱荣光乌克兰,嘿嘿,喜笑颜开!


原文链接:https://www.rollingstone.com/politics/politics-news/ukraine-night-with-the-kyiv-police-under-siege-1313456/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