槛外人

农妇,母语一般,其他语言更一般,但这些都没有能阻挡我对各种语言和文字的热爱,哪怕是看看也好。

瑞典电影简史之电影审查(下)

發布於
修訂於

法国导演阿兰·雷斯奈(Alain Resnais)的纪录片《夜与雾》(Nuit et brouillard ,1955年)在瑞典公映时被剪掉了几分钟。这是一部揭露纳粹残害犹太人罪行、片长只有32分钟的影片,被认为是黑白影像中最好的纪录片。但瑞典电影审查机构认为其中“残缺不全的尸体画面、几处裸体尸体的场景、用拖拉机运尸的画面、脱落的头骨和尸体堆积如山的画面”不宜展示给观众,于是删去。霍华德·霍克斯(Howard Hawks)的《夜长梦多》(The Big Sleep,1946),被许多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好的黑色电影之一。原著小说的作者雷蒙德·钱德勒(Raymond Chandler)都说该片情节之复杂,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但这部电影在瑞典被禁多年,原因是主角对话中色情意味过于浓重。

1960年有三部不错的电影都在瑞典被审查过,分别是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惊魂记》、 迈克·鲍威尔的《偷窥狂》和塞缪尔·富勒的《惊恐回廊》。在《惊魂记》中迄今为止最著名的片段——洗澡的场景被删掉了。另外两部电影完全被禁,原因是过于惊悚。尤其是《偷窥狂》,患有精神病的主角所使用的杀人武器是一部电影摄影机,他在机器的三角架上放了一把刀,这样可以一边刺杀受害者,一边拍摄下杀人的场面。1960年,也是瑞典开始增加11岁年龄限制的第一年,年龄限制级根据电影数量和种类的增多不断进行着增加和修正。

与此同时,电影观众们也开始意识到这种审查是否合理的问题,有三部瑞典本土1960年代出品的电影经过公众广泛的讨论后,没有经过审查而被公映。这三部影片是Vilgot Sjöman的两部“我好奇”系列:《我好奇-黄色》和《我好奇-蓝色》以及Stefan Jarl和Jan Lindkvist共同导演的《他们叫我们不合适先生》。电影审查委员会主任Erik Skoglund对不加审查而直接发行这三部影片提出了保留意见,他认为它们“对性亲密关系的大胆表现远远超出了委员会迄今所能接受的对色情电影的容忍度”。但他的声音被公众的呼声掩盖了下去。1960年代末也是瑞典青年人思潮涌动的年代,他们对电影审查极度厌倦,并将其作为对政治权力讨伐的活靶子。而这三部影片对性爱的直接表现正好也与当时全球很多国家,如美国提出的“做爱不做战”等思潮不谋而合。电影中能表现的性爱尺度经过这场大规模讨论后,审查部门放弃了自己的原有标准。

《我好奇-黄色》(1966)剧照 (图片来自网络)

1970年代,借由对意大利铅黄电影(Giallo Film)大师达里奥·阿基多一系恐怖电影的讨论,使得他的杀人狂、僵尸和食人族三种类型的惊悚电影中,只有一部被审查,那就是《摧花手》。另一部被广泛讨论且争议极大的影片是托比・胡伯的《德州电锯杀人狂》(1974),这部电影在多个国家被禁,瑞典也不例外。但少数看过它的人和电影发行商却开始对电影局简单粗暴的禁止行为提出异议,他们认为尽管有恐怖的杀人场面,但它取材于真实事件这一点无疑更值得反思。经过几番拉锯式讨论,这部影片在删除了一个镜头的情况下公映了,前提是更为严格的儿童观看限制级别。

威廉·弗鲁特的《死亡周末》(1976),从禁映决定开始,经历几番申诉,再到剪掉一分钟后的最终批准上映,用了整整十四年时间。这期间媒体常常把这部影片拿来对电影局的审查进行一番批驳,影评人讨论的是影片质量,而政客关心的是时局。而且在辩论期间,正好出现一艘苏联潜艇在瑞典海岸搁浅的事件,人们一并把它拿来对政府绥靖行为进行了一番比较。

       1980年代,随着家庭录像机的普及,越来越多的电影录像带经过各种渠道进入瑞典普通人家庭,此时的电影审查制度对这一新生事物并没有插手,尽管在报纸和电视上已经有了很多不同层面的讨论。电影审查在寻找自己与电影、大众相处的合适位置。

       有件趣事可以简述一下:香港导演吴宇森的作品曾在瑞典被严格审查过。当年他在香港拍摄的不少影片都被瑞典电影发行商购买,但却被电影局认为内容过于暴力和对青年少有负面影响而禁,如《辣手神探》。《终极标靶》最终通过发行商的上诉而得以与瑞典观众见面。这其中多少和审查委员会成员对香港动作片的不熟悉造成的误解有关。

1990年代,除了吴宇森外,马丁·斯科塞斯也是被瑞典审查委员会关注过的导演,他的《恐怖角》(1991)被删减了一个镜头,《赌城风云》(1995)也被延期上映。斯科塞斯的影迷支持发行商对审查委员会进行起诉,他们还向法院递交了斯科塞斯的亲笔信,导演希望自己的影片以完整的方式上映。最终法院虽然没有完全采纳审查委员会的建议,但瑞典观众看到的《赌城风云》少了五十秒。

最高法院法官瓦格伦谈到这个判决时说:“让观众看到几个相对较短但极为暴力场面是没有意义的。”他的这话确实符合相关法律对于宣扬暴力的定义。但1990年代也成为瑞典电影审查机构最后对电影实施禁映和删减的年代。

这个机构一直保留到今天,它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对影片进行分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瑞典电影简史之电影审查(上)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