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

女权主义者

只能待在家里的人可能是“幸运”,但根本不是“幸福”|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2/24-2/28

小区内隔着窗户聊天的人(图片由郭晶提供)

2月24日

这两天我的日记里提到我和小区的一些住户会下楼晒太阳,有人评论说“武汉的人还是不怕”,有人说“心大”。我不能代表在武汉的人,但我自己不是不怕,我只是努力让自己在困境中过得好一点点

很多下楼晒太阳的人可能跟我一样,在家里憋不住。下楼的人大都会戴口罩,跟别人讲话也都保持着一些距离。每天被困在家里,不知何时会解封,我很心焦,也会感到绝望。

这几天,身体也开始感到疲惫。我没有发烧,食欲也还好,所以应该不是感染肺炎,只是身体对无力感的一种反应。

我们如何理解和尊重别人不同的生活方式?这很难,需要觉察和练习。现在很多家庭内的争吵大多跟不同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有关。

人们按照一般的、大众的标准生活会相对容易,选择另类生活的人往往会得到一些非议。很多人会用自己的标准去评判别人,而不去理解别人的不同。

如果一个家庭里女人没有那么爱收拾,家里稍微乱一些,就会有人批评这个女人没有尽到本分。

昨天的晚餐是冬瓜炒肉加稀饭。

今天的阳光有点吝啬,10点多就没有了。气温明显有所升高,我和平常穿得一样,厚毛衣加外套,今天开始觉得有点热。白天在房间里都开着窗户。

小区的蓝色围栏有两处被暴风雨打破。今天有三四个人从旁边的工地上搬了一些围栏来修补。我下楼跟他们聊了一下。原来是物业让他们来修的,为了防止有人跳墙

他们是地铁公司的工人,也是因为封城被困在了武汉,住在旁边的临时房,和他们一样困在这里的一共有9个人。

他们也曾去修建过火神山,有一天11点多临时接到通知,公司派车把他们接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才回来。他们一共去了4天。他们说,修建火神山的工人都是两班倒。结束了在火神山的工作,他们也在家隔离了15天。

现在很多社区会找他们帮忙做一些类似维修的工作,他们几个是技术工,有个人说“现在硬是把技术工当作劳动工。”公司会发口罩给他们,他们去火神山有补贴,封城期间也还是有工资。

封锁期间,公司会有专门的厨师给他们做饭。一开始公司还发水果,现在水果很难买到,就只有一日三餐。他们说,封小区之后,外面的便利店和小超市都关了, 只有大超市还开着,不过超市只接受社区和物业的团购,个人进不去。他们现在的出入没有特别的限制,但也需要给公司说一声。

他们说现在在屋里呆着,不太担心感染。我问他们的家人担心吗?有个人说:“假如今天家人打电话没接到,就会有亲戚不断打电话,直到接电话为止。”

修补围栏的建筑工人

有个男人骑着电动车带女儿在小区里转,挡风罩里还有一个小狗。

11点多,物业通知大家去拿一个团购套餐,说还有十一份鸡翅和七份鸡胸肉,先到先得。于是,今天物业办公室门前排队领团购的人要更多一些,大家排队的时候自觉和前面的人保持距离。

平时下楼散步很少见到女人,领团购时下楼的女人多了一些。我们预定的团购套餐是:干子+千张+宽粉+豆腐+馒头+吐司,50元/份。我拿到的是:两包豆干,一盒豆腐和一袋发糕,共14.2元,和预定的不一样。我刚好拿到了最后一袋鸡胸肉,13元。

我把团购拿回家就放在门口的地上去做饭了,下午物业的工作人员说豆腐坏了,1份3.5元,让大家下楼退款。有人表示打开盒子后发现豆腐是粘的。有人问:下次团购抵扣行不行,免得又下楼一次,增加风险。物业的人回复道:下次团购抵扣也可以。

有人嫌麻烦,就表示不退款了,有人则说:不要退款是不是便宜中百了。有人在群里分享了把豆腐做成腐乳的做法。

团购套餐和鸡胸肉(图片由郭晶提供)

前几天网上曝光了很多超市随意涨价,团购里有不合理套餐,引发了很多讨论和关注。今天有人在群里发了生鲜事业部的通知,制定了“社区套餐供应模式”的价格,具体如下:

1、推出“民生蔬菜10元套餐”,具体为:三个品种、共10斤10元。(共大白菜、包菜、白萝卜、红萝卜、土豆等5个,每套餐品种不少于3个)

2、所有生鲜商品执行1月16日-1月22日平均价格。(没有查到价格具体是多少)

3、政府储备冻猪肉售价调整:精瘦肉15.5元/斤、五花肉18.5元/斤、肋排25.7元/斤。

有人回复说:政策挺好,问题是这个订不订得到

前几天有人问有没有鱼的团购,今天物业组织团购活鱼,我没有处理过活鱼,就没有接龙。

下午小区里响起了喇叭声:社区居民请注意,街道消毒车现在到社区进行消毒工作,请大家注意安全,关好门窗。有人就在微信群里提醒大家关窗,还拍了张照片发到群里,提醒有人没收衣服。

供电局的楼里今天下午又在用大音响放音乐,比平时热闹了一些。

2月24日骑着电动车载女儿和小狗的人(图片由郭晶提供)

2月25日

有很多人问过我:解封后第一件事会做什么?很多人都想吃火锅,我一开始也想。吃火锅要和大家一起才有氛围。中国人习惯于合餐,可以吃到更多种类的菜。

解封后,要大家再度放心地聚集起来也非易事。现在我很少想到解封,武汉的现存确诊人数3万以上,解封遥遥无期,想也没用。

仔细思考了一下,我觉得解封可能跟封城是两回事。解封是一个过程,不会像封城一样是一个临时性的决定,第二天迅速就能够实施

现在一些城市的确诊人数的新增为0,现存确诊患者人数已经在下降,很多城市已经在降低封锁的程度。然而,很多人依旧不敢轻易出门。这大概是封锁的后遗症,很难一下子消除。

所以,很多人最终可能会先试探性地出门,在人少的街道、广场、公园逛一逛,去超市买一些食材,回家做顿大餐。一些餐厅则会试探性地营业,一开始只做外卖,然后慢慢让人在店里就餐。

昨天的晚餐是芹菜炒肉加稀饭。

今天的阳光很好,昨天骑车在院子里逛的男人、小女孩和小狗今天还到院子里玩,小女孩的奶奶也一道下来了。小女孩叫彤彤(音),狗叫小步(音)。彤彤带了一个儿童滑车在玩,玩了一会后,她让奶奶帮她把小步抱上了滑车,她在前面牵着绳子走。

有一户一楼的人家在阳台上晒太阳,彤彤的奶奶跟他们隔着窗子对话,她说:“戴口罩在空旷的地方没关系的。”有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对小孩说:“我们也有这个车,我们也戴口罩好不好?”小孩年纪很小,不会讲话,女人似乎是在跟自己讲话。不过,他们一家人也没出来。

突然有歌声从楼上的某个房间传了出来,院子里有三两成群聊天的人、那个放戏曲的男人,有些热闹,我也没听到楼上的人唱了什么。

有两个社区的人在楼下贴了“防疫公示栏”,上面有写了不同人的的责任和联系方式,有社区书记、网格员、物业、安保、社区工作者、志愿者等。

2月24日在小区里玩耍的女孩和狗(图片由郭晶提供)

今天早上,物业工作人员在群里报体温,“1-602三人体温正常”。大家就自觉地跟着报体温。物业的人还在群里发了通知:请大家注意:每天小区都会消毒,届时听到消毒的广播声请业主关好门窗,谢谢配合!不过,今天我没有听到广播声。

有人发了中百仓储的团购套餐到群里,大家开始问:

“有没有要订蔬菜和水果的啊?”

“肯定也得社区联系吧。”

“中百仓储的套餐怎么订啊?”

“家里冒得菜(武汉话:没有菜)了,可不可以买点菜”

“现能出去买点菜吗?”

“主任,能把社区电话告诉我吗?”

物业的主任发了电话到群里。

有住户说:“上周我们这边所有中百仓储团购的我都打了电话的,要么没有货要么没人送。”

“我们小区团购人数少了,别人不想送,他们巴不得送就送一大车,这样好赚钱。”

“不送就打市长热线。”

最终,有人找到一个中百仓储的几个套餐,有蔬菜套餐、水果套餐、肉套餐。有人在群里发了个接龙,大家都跟了上去。

有人发了个图片,是中商的10元特价蔬菜包,问,“主任可不可以跟社区申请政府补贴菜呀?”

主任表示:“我已经和社区联系好了,他们再和中商、中百联系。”

防疫通告栏

2月26日

小区群里今天发了一个《武汉居民倡议书》,倡议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小区团购适可而止,只团刚需食品;二是少制造垃圾。这次是倡议,而非强制性命令,也算是进步。可是团购现在只有小区和物业才能统一购买,很难再进一步控制了。

这个倡议书为了说服大家,写道:“一线的医护人员在拼命的同时,后方也有一群默默无闻的人们在保障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每个能够幸福地待在家的人,不能冲锋陷阵至少可以不添乱,不去给别人增添太多的麻烦,这也是在做贡献!”

这让我感到不适,不管是否在武汉的人,我们都看到医护人员的付出,理解医护人员的辛苦,很多志愿团体也在尽力为医护人员提供支持。讽刺的是,社交媒体上转载的广东省第一批援助武汉的医护人员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封信却被删了。

现在只能待在家里的人可能是“幸运”,但根本不是“幸福”。什么是不添乱?那个在爷爷去世几天后也没有向外求助的六岁小男孩没有添乱,爷爷在卫生间突然昏厥后,他叫了两个小时,爷爷没有回复。他听爷爷的话“外面有病毒,不能出去”。于是,他在家吃了几天饼干维生,直到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排查才发现了这个悲剧。

昨天的晚餐是冬瓜炒肉加稀饭。

晚上和朋友们闲聊了一会,我实在太累了,就先睡了。没想到,我和朋友们一聊就是一个多月,没有间断过。这是在封锁中一份特别的陪伴。

昨晚9点左右下起了雨,连续下了几个小时,外面的雨打在遮阳板上的声音嘀嘀嗒嗒地响个不停。我做了一个梦,不记得梦里的细节,只记得有很多人。早上半睡半醒的时候,我挣扎着想起床,又有些留恋梦中的人。

早上8点钟醒来,外面没有在下雨了,天是阴的。听戏曲的那个男人已经在楼下散步。他的坚持让我有些敬佩。

上午,物业在群里发了信息:大家好,最近我观察大家需要水果、蔬菜、肉,为此今天先推荐水果清单,大家看一下,如需要在中午一点钟之前订好,争取晚上之前货到小区。水果品种还挺多,一种水果一个套餐,都是50元,有砂糖橘、水晶红富士苹果、皇冠梨、芦柑、帕帕柑等。

于是有人搞起了水果的接龙。有人提出:“水果大家任选,每家都不一样,卖家分得清吗?不如挑几样大家都认可的组成一份,定个价,再接龙。”

物业的主任回复道:“尽量满足大家的需求,就是我们麻烦一下”。一会儿,主任又在群里发:现在有少量的爱心物资,请业主尽快来办公室领取。

有人问:“主任,是什么东西啊?”

没人回复。

我想着下楼到院子里走一圈,就下楼领了物资,是一包粉丝。领了后,拍照发到了群里。有个人穿了睡衣下楼领粉丝。有人从小区外面回来,我充满了羡慕,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走出那个门。

2月26日让人羡慕的回小区的人(图片由郭晶提供)

下午,前两天团购的鱼到了。

两点多,物业又发了一个蔬菜套餐和肉食套餐到群里,这两个套餐是昨天有个住户发到群里的,大家已经接龙过了,有人问:“主任,先前的接龙是不是作废了?”主任答道:“你们先前接龙的事我不知道。”大家只好再搞一个接龙。

物业的主任说:“我们小区接龙要30份以上,如果达不到数字我们只能等和别人拼单了。”

大家都很着急,有人仔细核对接龙的信息,发现有的人没接上,有人提醒,“还没有接龙的继续哦。”

最后终于凑给了30份,结果主任说:“我已把接龙发给社群,我得到的通知中百可能又有变化,一天一个样,等会社区会把中百的套餐发过来,我再转发给你们。”不知道今天团购的套餐是否会成功。

有人提出建议:“建议主任艾特全部人,不然很多大哥大姐不见得看得到信息”,这个人还耐心地在群里发了群主艾特所有人的步骤。

有人问:“小区有没有家里有多余的烟的呀?20块以下的都行,一条以内都可以”,就有人发了一个群二维码,说“这个有烟,不接触送的!”

“请问邻居们有没有酵母粉啊,卖我几包”,没有回应。

之前组织大家买水果的女人很有门路的样子,她说她爸爸前几天给她送了一箱水果,够吃一个月。她在水果拼团的小群里发了很多东西问有没有人买,有榨菜、佐料、韭黄、蒜苗、洋葱、荷兰豆、撒尿牛丸。

她说:“封城第一天,我就在中百超市买了10桶2斤装的面条。家里人多,佐料都是成件买。”现在看来,她真有先见之明。

2月26日的爱心物资(图片由郭晶提供)

2月27日

一切犹如昨天,

明天也将如此,

有人已死去,

有人在牺牲,

有人在发声,

有人在辟谣,

有人在投机,

有人扫大街,

有人睡大街,

有人在团购,

有人送快递,

有人不出门,

有人在散步,

有人躺在家,

有人已复工,

有人被家暴,

有人常年做家务。

2月28日

疫情中的家暴正在浮出水面。疫情期间的封锁增加了受害者求助的难度,也增加了反家暴的支持工作的困难。

深圳女孩@整点范德彪被前男友史某拿头往墙上撞。她很勇敢,2月19日逃离后报了警。为了验伤,她不得不去医院。没想到她还在医院做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女孩希望可以追究施暴者的责任,可惜,调解员对女孩说,“他的工作这么好,你这样会毁了人家”。

2月26日,女孩把她的经历发到网上,写道:希望能改变什么,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十万余人转发了她的微博。2月27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了通报,史某被行政拘留5日并罚款200元,对于调解员用语不规范的行为,警方将加强教育,并对报警人表达歉意。遗憾的是,从通报里看不出这是一个家暴案件。

图片来自微博@人间摄像头

我也接到一些家暴的求助,有几个求助者是因为疫情不能上学的孩子,他们要天天面对父母的争吵和暴力而不知所措。即便有困难,受害者还是在求助,那我们要尽力让她们看到有人在支持她们。为了和大家一起讨论和学习可以做什么,我联系了冯媛做一个线上的直播讲座,她有二十多年防治性别暴力的经验。打个广告:直播时间是明天晚上(2月29日)20:00。

昨天上午,有个车从外面来,车上坐的全是清洁工,他们下车后背上喷雾箱,分散到各个楼里去消毒。有人在给他们拍照。

小区里有只纯黑的猫在到处乱窜。院子里没啥人,有个男人在抽烟。有人到小区门口取了快递,有一排鸡蛋,和一个冰红茶的箱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有个人在院子里跑步。

下午,团购的水果到了。我买的是一份8斤的砂糖橘,50元。大家都说物业团购的水果质量很好,纷纷表示感谢。有人在家里做了炸鸡腿,拍照发到群里,外焦里嫩的,旁边还洒着胡椒面,大家都被馋得不行。

昨天的晚餐是包菜炒肉加稀饭。

晚上,物业的工作人员问:“大家好,是否需要未撮水的热干面?4斤/18元,需要就登记一下。上回没有买芝麻酱的业主,现在需要吗?”好几个人说要。上次团购的热干面还搭配了面粉,我就没要。这次我跟上了接龙。

我跟朋友说起我要第一次学做热干面啦,不过只有芝麻酱和辣椒。有个湖北的朋友说:“热干面没有葱和芝麻油就没有灵魂。”我又从那个有门路的女人那里买了一瓶醋和一斤榨菜。我说:“不着急,下次下楼领菜的时候给我就好”。她倒是热心,说:“我老公现在下楼放你家门口。”我们还没约定好怎么交接,她老公就下来了。我就开了门,她老公带着口罩,把东西递给我就走了。

小区的黑猫

这几天天气一直是阴天,今天又下了雨,我就没有下楼。温度也降低了,我又开起了空调。

小区的群里时不时有人发鸡汤类的文字,也没人回应。早上,有人发了一个视频,内容是某个小区外面有一些人在小区门口三五成群的聊天,视频里的人都有戴口罩,解说的人说社区的人也不管。

有人说:“请不要再转发了,被关在家里的我们其实看了心情并不能多好。这些人不配合,自会被请去公安局的!”有人说:“有关生活物质的发,其他的无关的发自己的亲友群。” 有人说:“群里确实可以少发视频,接龙的跟收菜信息容易被刷掉。”

被困在这里,每天的生活又似乎一成不变,这让我有点烦躁。重复容易让人厌倦,但改变也非易事。改变需要我们对自己惯常的行为模式有所觉察,并尝试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打破常规。

50元买的橘子

今天有好几个人都问:订的蔬菜有消息吗?

物业的主任每次都说:“在等中百仓储的电话。”

有人发了一个199元的澳大利亚牛腱子肉的团购,上面写着顺丰直邮,她前天买的,今天收到了。她还在群里问:“3栋哪家有老抽酱油?卖我一瓶,卤牛肉没酱油了。”

有人问:“主任,有没有团购米的?”

主任:“没有”。

小区群内的团购消息图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